珠世 過去。 鬼滅之刃新情報:產屋敷一族過去被揭曉,無慘曾團滅緣一所有徒弟。

鬼滅之刃

珠世 過去

天色已頗晚了, 迷蒙的暮色里, 春嬤嬤正帶人挨個點亮廊下懸著的燈籠。 魏鸞將抱廈里的事安頓好,便踱步出了北朱閣,等盛煜歸來。 遠處的游廊上有人影浮現,熟悉的魁偉身姿,步伐卻不似尋常健步如飛。 他走得很慢,似在思索斟酌。 魏鸞微覺詫異, 接過染冬挑著的竹編燈籠, 迎接過去。 離得有十余步的距離時, 借著昏暗的天光,魏鸞終于看清了盛煜的臉——冠帽下輪廓冷硬, 眉目峻整, 神情卻有點陰沉。 他身上仍是玄鏡司的那身威冷官服, 腰間蹀躞整肅,行動間如載華岳,跟去歲來北朱閣時的姿態相似。 但如今夫妻的關系已迥異于往常,今早盛煜離開時神采飛揚,還曾含笑叮囑她等他回府。 此刻他露出這副表情,著實讓魏鸞意外。 盛煜的手臂有點僵,低頭望向她,正對上那雙清澈瀲灩的眸子。 單薄的海棠紅衣衫嬌艷綺麗,勾勒出窈窕裊娜的身段,她柔嫩的唇瓣翹起盈盈淺笑,淡淡脂粉裝點下,眼角眉梢風姿綽約,亦溫柔婉媚。 無端讓他想起昨夜床榻之間,她香汗淋灕,柔若無骨,趴在他胸膛媚眼如波的模樣。 原本想好的責備言辭,忽然就說不出來了。 盛煜頓住腳步,喉結滾了滾。 上回在霜雲山房瞧見周驪音跟盛明修的親密舉動時,盛煜幾乎沒多考慮,便拋下客人叫走弟弟,晚間去找魏鸞時也理直氣壯。 方才听見門房的稟報,得知盛明修在與魏鸞說話後竟然追著周驪音走了,怒氣升騰而起,腦海里最先冒出的念頭,便是怨怪魏鸞不該撮合。 畢竟這件事,他曾三令五申。 魏鸞明知他對周驪音的芥蒂,明知他將來會將刀鋒指向章皇後姑佷,為何偏要摻和一腳,將這潭水攪得渾濁?如此放任撮合的舉動,不止是無視他的態度,更顯得任性而不顧後果——那兩人注定難以周全,牽扯不清藕斷絲連,無異于飲鴆止渴,對誰都沒益處。 就算她才十六,未脫少女心性,也不該如此輕率。 這讓盛煜很是氣惱。 在踏過藤蔓掩映的垂花門時,盛煜甚至在想,今晚見到她,定要說幾句重話重申態度,好叫她知道輕重,牢牢記住,往後再也不恃寵而驕,任性胡鬧。 就連告誡的說辭,他都想好了。 然而此刻,瞧著近在咫尺的嬌麗眉眼,那番嚴厲的告誡終究難以吐出。 溫柔的風拂過院牆,投林的夕鳥撲稜稜飛過。 盛煜身姿挺拔,清了清喉嚨。 那雙腳被釘在了原地似的,衣衫被吹得鼓蕩,卻沒有去抱廈邊吃邊談的意思。 盛明修追出曲園,確實是听了她的勸言,雖然她原意並非撮合,這事卻無可否認。 不遠處游廊的昏慘燈光照過來,她微不可察地往後退了退。 這般態度著實如一盆涼水澆到魏鸞的頭上。 她雖年少,卻知言出必踐。 她身為閨中密友,原本不該置身事外,視而不見。 可為了盛煜,魏鸞明知周驪音為少女心事而飽受困惑,卻沒能盡密友之責。 只在著實看不過眼時,勸盛明修給個清楚的交代。 如此而已。 結果,換來的卻是盛煜的懷疑——當時府門口的情形,他自是從僕從口中查問得知。 夫妻成婚已久,對方的性情行事,彼此都看在眼里,他卻仍不問青紅皂白,上來就假定罪名,給了她冷臉。 顯得昨晚的溫柔、她的殷切頗為可笑。 但恕我直言,三弟並非稚氣孩童,明知如此情勢下前路艱難,卻仍義無反顧地出了京城,可見他自有主意。 那是他們選的路,旁人可曉以利害,甚至出言規勸,卻不該橫加阻撓。 這件事上,夫君未免過于先入為主,狹隘蠻橫。 從前的如履薄冰和謹慎收斂盡數消失,那雙眼楮望過來,沒有半點鋒芒,亦無半分躲閃。 盛煜活了二十來年,除了被永穆帝責備外,還是頭次被人當面數落。 那個人還是比他年幼十歲的魏鸞。 他愣了愣,便見她拂袖轉身。 三弟是否在那里,我也不知,夫君盡可查問——這于夫君而言是舉手之勞。 只是長寧此次是避世靜心,還望夫君勿告他人,更不可為難她。 夜幕降臨,飯菜香氣遠遠飄來,廊下的燈籠暗紅奪目。 她的腳步不疾不徐,單薄的衣衫隨風輕揚,裙裾掠過甬道,如流雲翻卷。 很快,她進了北朱閣,沒再回望一眼。 留下盛煜巋然站在原地,被數落得神情僵硬。 …… 是夜,夫妻同在曲園,卻各自宿在南北朱閣。 盛煜翻來覆去,琢磨著魏鸞的態度言辭,隱隱覺得自己是誤會她了,幾回翻身而起,終是沒能抬步邁往內院。 不止是因生平頭次被人頂撞冷落,慣于冷傲的男人拉不下臉立刻去求和,更因跨不過心里對章氏母女的那道砍。 生而為人,畢竟是有私心的。 哪怕被魏鸞直言戳破後,盛煜也稍稍意識到,他似將這私心變成了旁人身上的枷鎖。 北朱閣里的魏鸞倒是睡得不錯。 盛明修的事她問心無愧,因盛煜不問青紅皂白就懷疑她而生的那點怒氣,在用完香噴噴的美味晚飯後,也消弭了大半。 她如常沐浴歇息,還點了支安神香助眠入睡——明日是父親的生辰,雖說魏嶠並未張揚操辦,她卻要回去道賀,可不能頂著烏青的眼圈叫家人擔憂。 翌日清晨,魏鸞薄妝華服,驅車去敬國公府。 原本她還打算帶盛煜同去,經了昨晚那場不愉快,徹底打消了念頭,只孤身前往。 魏嶠夫婦問起,也只說盛煜公事纏身,並無空暇。 因鎮國公的事鬧得沸沸揚揚,盛煜又是昨日才回京現身朝堂,魏嶠不疑有他,便未再提這神出鬼沒的女婿,只管留女兒在身邊,闔家高高興興地吃飯,關著門熱鬧。 母親當時常出入皇宮,不知可曾听過這些。 魏夫人遲疑了下,卻沒否認。 你也知道,玄鏡司跟章家結了死仇,皇後每次召我入宮,都變著法兒的刁難。 這種事情,若當真有,母親早點說明白,我也好心里有數。 魏夫人當然知道章皇後身在中宮的手段,瞧著被夾在虎狼之間的女兒,只覺心疼。 明燭緩緩燃燒,魏鸞拿著棋子在桌上劃拉,蹭得輕響。 皇上當時中意的是位出自江南的女子,在他出巡時親自帶回,長得十分美貌,性情據說也極溫柔聰慧。 只是太後極力阻撓,最後也只封了個極低微的位分。 魏鸞卻如聞霹靂,渾身都不自覺緊繃起來,想著這二十年來的情形,幾乎能猜到後面的事。

次の

最新ネタバレ『鬼滅の刃』188

珠世 過去

佛住世時,有一位擅長鑑賞寶珠的婆羅門,偶然獲得一顆如意珠。 這顆如意珠為世所罕見,別說一般人不曾見識,連他這樣的專家,也都無法識別。 於是婆羅門攜帶這顆稀世奇珍,從南天竺到東天竺,遍歷各國請教高明,卻始終無法如願。 行腳天下多年,這一天,他來到了舍衛國,親謁波斯匿王。 王宮中,眾臣雲集,諸賢海會,皆為一睹這顆天下無雙的至寶。 婆羅門環顧四周,朗聲發問:「請問有誰能夠鑑別這顆如意珠?」眾人莫不搖頭默然。 見狀,波斯匿王當下決定帶領這名來自異城的客人拜見佛陀,解答疑惑。 佛陀端詳風塵僕僕前來的婆羅門:「你知道這顆寶珠的名字、來處、功用嗎?」 「不知道。 」婆羅門據實以告。 佛觀此人善根福德因緣成熟,慈祥地開示:「它的名字叫做『金剛堅』,是從一尾磨竭巨魚的腦中取出的。 它有三種難得可貴的功能:第一,中毒的人,不論見珠或觸及珠光,毒消身癒。 第二,患熱病的人,見珠觸光,立刻康復。 第三,結無量怨家債主的人,一旦獲此寶珠,惡緣頓轉善緣,處處受人歡迎、親近。 」 多少年的奔波、磨鍊、尋訪,心中的疑團,剎時煙消雲散。 婆羅門滿腔歡喜難以言喻,決心將此珍寶供養給至尊至貴的佛陀,懇請世尊慈允自己出家為僧。 佛陀金口一宣:「善來比丘,鬚髮自落,法服著身!」更應機為現清淨僧相的婆羅門說法,法音入耳映心,婆羅門比丘當下即證阿羅漢聖果,超越三界生死的輪迴。 佛陀身旁諸常隨眾比丘弟子,見此羅漢入道證果因緣殊特迅捷,紛紛隨喜讚歎:「如來智慧無上!不但能善分別此稀世寶珠,還能方便說法,令這名比丘立刻證果成道!」 佛陀緩緩道來過去生的因緣:「久遠劫前,迦尸國仙人山中,有一名五通仙人。 當時,一位婆羅門路經此山,手持一片稀有的樹葉,問仙人是否識得。 仙人為他一一說明,這乃是金頂樹所產的樹葉。 中毒臨死的人,坐在樹下立即痊癒;患熱病者,以樹葉碰觸身體馬上獲得清涼。 這種樹葉一接觸人體,百病消除。 聽完仙人的說明,婆羅門歡喜依止仙人修法,也同樣獲得五種神通。 當時的五通仙人,就是我的前世;拿樹葉求教的婆羅門,就是這位婆羅門比丘的前世。 過去生中我教他身證五通,今生我更進一步教他漏盡煩惱,六通具足,成阿羅漢。 多生累劫,我們以有形財物布施、以無形真理法寶布施、以慈心無畏布施觸除眾生憂惱……點點滴滴圓滿福德資糧,功不唐捐。 布施一門廣開世出世間眾善之門;普願大眾捨有形有相如意珍寶,洞見自性,離言說名相而建立無量言說名相,功德圓具離一切無明病惱,渾然天成不假他求之如意心珠!.

次の

施珠得道

珠世 過去

第一百五十二章 風火珠 g,更新快,無彈窗,! 魍魎是傀儡,根本沒有任何表情,可是此時的向南看著他的時候,卻讀出了一抹冷笑輕蔑的模樣. 魍魎抓著向南的雙手微微施力,卻是迅速向外一扭. 那劇痛從手臂傳了過來,手掌被迫打開,那原本緊握著的素雙尺都落在了地上. 向南來不及驚叫,卻是先皺了眉頭,滿臉痛苦隱忍. 等魍魎松開了向南的手臂之時,他已然無法動彈雙手,只能任由魍魎用手扣住了他的脖頸,提在半空. 魍魎盯著向南的臉,微微歪了歪脖子,倒是注意了很久,才終于把他一把丟了出去. 即刻反應過來的黃昭團迅速用九節鞭拉住了向南,隨後便將人拖回到自己身側,想要檢查向南的傷勢. 庸嵐此時終于從吃驚中反應過來,急忙去看向南. 向南的雙臂已經脫臼,怕是一時半會好不了,必須立刻正骨. 那山梔此時氣壞了,握著長戈便迅速上前,朝著那魍魎就要掃下去. 魍魎看也不看,直接迎頭上去,身子稍稍一斜,便輕易避開了長戈的攻擊,隨後左手扣住了山梔的肩膀,右手卻是托住了他的手肘. 雙手用勁,只聽得一聲骨頭便被捏碎一般的脆響,便直接擰斷了山梔的左手骨. 山梔發出悶聲的慘叫,只覺得雙眼沖血,腦袋更是嗡嗡作響,手中的長戈都握不住,直接滾落在山梔的腳邊. 隨後,那魍魎更是一腳踩向了山梔前腿的膝蓋內側,讓他被迫單膝跪下. 那羅綺風一驚,握著手中的風吟劍,急忙朝著魍魎刺過來. 可羅綺風提著劍剛到魍魎旁邊,那魍魎便微微彎下身躲過了風吟劍,隨後掄起一腳,直接重重踢在了羅綺風的上腹部. 羅綺風被這強力一腳直接踢飛出去,卻是飛向了無憂小築那五人的方向. 青凝及時反應過來,立刻使出水柔術,將羅綺風包裹住,稍稍減緩了他落地的沖擊,隨後輕輕將他放置在他們身側. 羅綺風躺在地上,大喘著粗氣. 雖然魍魎收到指令沒有下死手,可是這一腳,還是將他踢得吐血,體內的真氣亂竄,那疼痛更是讓他動彈不得. 還被扣在魍魎面前的山梔不是一個甘于認輸的人,他用完整的右手握住落在腳邊的長戈,朝著魍魎的腦袋便削了過去. 只聽得"叮"的一聲,長戈的刀刃撞擊在魍魎的腦袋上,卻是一點事情都沒有. 反而是山梔的手被完全震麻,差點將長戈再次脫手. 原本還在觀望的無憂小築五人小隊也看不下去了,那陳山炮第一個出手,握著手中的長劍,默念法決,他的頭頂立刻冒出一柄數十柄巨大的真氣劍. 在陳山炮聚集劍氣的同時,那林楚楚也立即運轉真氣,點地迅速朝著魍魎飛了過去. 同時那聶青的長棍也朝著魍魎的腰間掃了過去. 魍魎身子一低,卻是想要聚力躲過,這邊青凝終于出手,手中的出現三根真氣凝結而成的針,朝著魍魎的下盤便刺了過去. 此時魍魎無暇顧及山梔,倒是被黃昭團鑽了空子,立刻用九節鞭將山梔拖了推來. 那青凝的針雖然襲向了魍魎,也成功命中了他,卻是絲毫都刺不進魍魎的軀殼. 而聶青的長棍雖然打中了魍魎的腰間,卻依舊讓他紋絲不動. "寒梅怒放! "林楚楚手中的雙環朝著魍魎的背脊劈了過去,所到之處,冰晶盛開,像是一朵朵寒梅一般燦爛. 林楚楚嘴角一勾,以為得手,可是只等那魍魎稍稍一動,那冰晶卻是立即碎裂,落在地上. "楚楚,老聶,讓開! "此時陳山炮腦袋上的數十柄巨劍已經集合完畢,隨時都要落下. 聶青和林楚楚看到這場面,立刻退開. 只聽得陳山炮大吼一聲,"氣定六合! "那數十柄巨劍便盡數襲向了魍魎. 魍魎伸出雙臂,卻是急忙交叉在頭頂抵擋,那巨劍一把接著一把重重砸在魍魎的手臂上,碎裂開來之後,又分出無數個小風刃,包裹住了魍魎,不停旋轉. 魍魎的鎧甲被那風刃打得噼啪作響,他卻依舊維持著那個防禦的姿勢. 等到巨劍全部落下,旋風停住之後. 魍魎卻依舊立在原地,渾身沒有一絲傷痕,不過是盔甲被蒙上了些許砂礫而已. 無憂小築的五人也不會就怎麼輕易認為那魍魎會被怎麼滅了,那旋風還沒停下之前,他們就在准備了. 其實這一系列的攻擊,原本是為了這次奪取玄天塔的修煉權的,不過因為有隱的參與,此時怕是只能用來試試能否把這魍魎除去了. 林子澄一直沒有參與,是為了積攢真氣,讓隊友給自己一些時間,好使出他這最強力的一招. 林子澄也是一個雙屬性修煉者,他在灼烈閣雖然只能排到第二,可是他那風屬性法術也是絲毫不弱于羅綺風的. 林子澄不停用手中的折扇劃出一道道符文,那些符文閃著微光,隨後在他身前聚集起來,漸漸形成一個風屬性和火屬性相交組成的圓球正在不斷壓縮聚攏. 隨著那圓球越縮越小,最後只有一顆彈珠大小的時候,林子澄終于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林子澄雙眼發出一道亮光,朝著那魍魎,大力揮動手中的折扇,用風刃將彈珠大小的圓球一齊帶了過去. "嘗嘗我的厲害吧,風火珠! "林子澄的臉上掛著笑,將那風火珠狠狠打了過去. 隨著風火珠越發靠近,就變得越來越大,那狂暴的風刃的呼嘯聲,和火焰碰撞的滋滋聲也越來越貼近. 最後風火珠將魍魎整個都吞沒了進去. 面對著無憂小築五人小隊展露出來的實力,那黃昭團此時的心情愈發複雜. 五人之間的配合和默契,是他一直忽略的一個問題. 確實,狂徒隊伍中的任何一個人,只要是站出來. 都是十分強悍的存在,可是就是這樣一個,個個可以以一擋百的強力組合,卻在魍魎這具傀儡面前,連一點還手的余地都沒有. 他們這個第一大幫,最強大的小隊,甚至還沒無憂小築這個二幫能打,能抗,這怎麼能不讓人唏噓. 看著身邊倒下的同伴,黃昭團有些失望的歎了口氣. 並不是對于同伴失望,而是他自己. 他是一個指揮者,也是這個團隊的核心人物. 他原本應該整合實力,分析對手情況. 面對更強大的外敵,應該和無憂小築先化解仇怨,並且攜手聯合抗敵. 可是他呢? 除了在隊友倒下的時候查看傷勢之外,卻是什麼都做不到. 黃昭團自嘲起來,這樣無用的存在,還是狂徒的幫主麼? "團……"向南咬著牙,努力從牙縫里擠出這個字,他試著起身,可是雙手都已經脫臼,此時根本沒法動. 黃昭團急忙扶住他,"向南,你別動,你傷的不輕. " 一旁的庸嵐也是一臉擔憂得望著向南,"阿南……" 向南微微搖頭,卻是說道,"幫我……接骨……" 兩人一愣,那黃昭團急忙說道,"向南,你好好躺著,等下便出去吧,我們已經輸了! " 庸嵐聽著黃昭團的話,沉默了片刻,沒有說話,而向南卻依舊盯著黃昭團的眼睛. "黃昭團,在你的的記憶里,我向南是個什麼樣的人? "向南直視著黃昭團的眼,那眼神清冷決絕,甚至帶著幾分凜冽. 黃昭團沒回答,卻是被向南的眼神驚詫在了那里. "我向南,除非是昏死過去,再也起不來,不然,絕對不會放棄. "向南就怎麼盯著黃昭團,隨後一字一句得說道,"幫我接骨! " 黃昭團盯著向南的眼,突然笑了笑,"好! " 此時其他幾人並沒有關注狂徒他們這邊,倒是都注意在那被風火珠包裹住的魍魎身上. 唐峰屏息盯著那風火珠,一動不動得看著,至于洛汐,此時也在暗處盯著. 關于林子澄的這一招風火珠,隱也感覺有些玄妙,十分有興趣,心中不禁對這場戰斗越發感興趣起來. 林子澄的修為畢竟有限,那風火珠能維持的時間不長. 等到風火全部退去,那魍魎周身的盔甲卻已經被蠶食得差不多了,甚至還有幾處人皮破裂開來,露出了里面的機械構造,不過其實並沒有受到什麼太大的傷害. 隱這回又是一臉驚喜,那火魍和水魎合體而成的魍魎,在肉體強度上是又上了一層的. 簡單來說,魍魎便是有著玉衡期的防禦強度的,而那林子澄也不過就是個天璣期的修煉者,那是足足差了三階修為的,可是這一個風火珠的法術,卻是可以破開魍魎的防禦. 若那魍魎不是個傀儡的話,此時怕是已經重傷. 這越級的傷害,足以讓隱刮目相看. 隱一臉興奮,望向那林子澄. 不過林子澄此時卻是非常不好受. 他臉色蒼白異常,看著魍魎有些淒慘的模樣,倒是淡淡笑了笑,隨後卻是一翻白眼,直接仰頭朝後倒了下去. 幸好那聶青接的快,不然非砸在地上不可. 林子澄這一個風火珠已然用盡了真氣,還能堅持清醒到法術結束,就是十分難得的了,這會子是真氣消耗過度,失去意識了. 青凝將檢查過後的事情與無憂小築其他四人一說,他們便全然放下心來,隨後便將林子澄直接送了出去,四人盯著魍魎,重新認真起來. 雖然真氣的消耗讓他們四個都感到疲累,但是這難得的機會,他們可不像就怎麼放棄了,于是還是決定要堅持到被打趴下為止. 這邊狂徒的向南已經重新站了起來,被那黃昭團用粗魯的手法正骨之後,整張臉笑意全無,又冷了幾分,其實大部分是因為疼的. 庸嵐知道自己攔不住向南,他一向都是這樣的一個人,絕不輕易認輸,不管對方有多強大,他都能像是那大象背上的螞蟻一般,就算是拼死一搏,也要打到最後一刻. 庸嵐原地伸展了一下四肢,手中的偃月刀發出淡淡的火光來,她緊緊觀察著此時的魍魎,倒是沒有再沖動上前出擊,她在等一個指令,黃昭團的指令. 黃昭團靜靜分析著狂徒此時的情況:向南的雙臂雖然已經正骨,但是估計也支撐不了多久. 主要輸出還是得靠庸嵐的偃月刀才行. 仔細計算過之後,黃昭團便開始籌劃. 于是在林子澄退出後不久,那黃昭團和向南便是提著武器直接沖向了魍魎. 此時的魍魎剛剛從風火珠的束縛中出來,雖然沒有收到嚴重的創傷,但是反應倒是有些遲鈍. 眼看著向南和黃昭團一左一右襲來,這回卻是再難躲掉. 向南一個瞬身,握著那雙素雙尺,迅速出招,那水元素法則之力隨著素雙尺的走勢而出,緊緊將魍魎的手腳束縛了起來. 而于此同時,黃昭團也用九節鞭纏住了魍魎的腰身. 黃昭團將手指咬破,以血為媒介,劃出八道血符咒,單手一指,便盡數朝著那魍魎圍了過去. 那八道血符將魍魎團團包圍起來,滿是金光的符文不停旋轉在他四周,讓他難以動彈分毫. 隱此時也感覺到,她與魍魎之間的聯系,似乎完全消失了一般,全然無法操控. 魍魎那雙發光的眼睛,也瞬間失去了光澤,像個木訥的傀儡一般,或者說,他本來就是那傀儡,靜靜矗立在那符文之中. 而黃昭團此時終于喊出了那陣法的名字,"八門金鎖! " 黃昭團的臉色有些蒼白,這術法需求的真氣不比那風火珠要求的少,不過控制上來說,這八門金鎖術法可以完全隔絕中法術之人與外界的一切聯系. 如此來說,這術法便是此時最佳的利器. 庸嵐此時握著那偃月刀,高高揚起,手中的火焰真氣不停旋轉在那偃月刀的刀身. 隨著她的揮舞,一道道火焰纏繞膠著在一起,熊熊燃燒著,化作一道道血紅的刀氣,在空中劃出一個"傷"字來.

次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