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警察。 冷水Mリーグ!~麻雀警察逮捕者リスト~

麻雀で、お金を賭けるのは違法ですか?もし、そうなら、何故警察は逮捕...

麻雀警察

麻雀のルールというのは、一般的に認知されているものとは別に、ローカルルールという、さらにアレンジを加えられたとある地域や仲間内で採用されているルールが存在します。 もし、知らないところで麻雀を打つときに、そこの常識が自分の常識ではない可能性があります。 もしくは自分の常識がそこの常識ではないこともあるかもしれません。 一般的だと思っていることがローカルルールの時もあります。 そんなときに困らないための道しるべ、知って得したらいいな的な麻雀ローカルルール大特集です。 1.役についてのローカルルール 基本的には麻雀は役が1翻ついていなければアガれません。 厄介なことにその役についての定義が微妙に違うことがあります。 その代表例を紹介します。 喰いタンのありなし• ピンヅモのありなし• 完全先付け 喰いタンのありなし 初心者入門的役である タンヤオ。 面子は 刻子でも 順子でも良い。 近頃では当たり前のように、 タンヤオは鳴いてもオッケーという風潮がありますが、それはれっきとしたローカルルールです。 鳴いて タンヤオを作ること、それを 喰いタンと言います。 絶対に喰いタンがあり、とは限らないので、必ず事前の確認は必要です。 ピンヅモのありなし そして、もう一つの初心者入門的役の ピンフ。 この役は西日本と東日本でルールが違うことがあります。 雀頭は役牌以外、待ちは両面待ちでなければならない。 ピンフという役は、符のつかない平らな 和了、という意味で平和という名前がついているのです。 なので、 ツモでアガりの場合、2符つくため、 ピンフの ツモアガりは認めない、というルールがあります。 ピンフの ツモアガりの事を ピンヅモと呼び、ピンヅモありやピンヅモなしといったような言い方をします。 ピンヅモなしの場合には、本来なら ピンフと メンゼン ツモの2翻になるところですが、 メンゼン ツモのみの1翻になってしまうわけです。 近頃ではピンヅモありの方が一般的ですが、西日本、特に関西中心ではピンヅモを認めない地域もあるそうです。 完全先付け 完全先付け、通称・ カンサキと呼ばれるルールがあります。 このルールは、 役を先に確定しなければアガれない、というものです。 この完全先付けのルールの場合、注意すべき2つの点があります。 メンゼンを崩した場合(=鳴いた場合)のアガりの制限• 片アガりの禁止 メンゼンを崩した場合のアガりの制限 メンゼンを崩して鳴いて役を成立させる場合、 最初の 鳴きの部分は役に絡めるか、鳴いていない部分で役を成立させていなけらばアガることが出来ません。 この場合、当たり牌が2種類に分類されます。 の場合は平和、 ・ の場合は タンヤオといった状況です。 この状態が テンパイ時にアガり役が確定していないのでアガることは出来ない、という解釈をする人や地域があります。 実に曖昧です。 片アガリの禁止というのは、役が確定していないため、といった理由ですが、そう考えるとストイックな完全先付けルールの場合は、上の ピンフと タンヤオの テンパイもアガれない、ということもわからない事もないです。 また、偶然役と呼ばれる、嶺上開花、海底摸月、河底撈魚、槍槓だけでアガるというのも、役が確定していないのでアガれないとすることもあります。 歯切れが悪い言い方しかできないですが、完全先付けについてはいろいろバリエーションがあるので、事前に確認した方が良いです。 ちなみに、麻雀でよく目にする、「ありあり」や「なしなし」というのは、喰いタンのありなし、役の後付けのありなしの事を意味しています。 つまり、ありありというと、「喰いタンあり、役の後付けあり」でなしなしというと、「喰いタンなし、役の後付けなし(=完全先付け)」という意味です。 ルールが変わってしまうので間違えないように気を付けましょう。 2.途中流局についてのローカルルール ある一定の条件を満たしていたら、途中流局とするルールがあります。 それらのルールは、 オンラインゲームやプロ競技団体のルール、雀荘のルールで採用していたりしなかったりのローカルルールの部類に入りますが、割と一般的に採用されていることは多いので、覚えておいて損はないです。 途中流局の場合、親が流れるかどうかははっきりと決まっていないので、事前の取り決めを確認しておきましょう。 第一巡に全てのプレイヤーが同じ 風牌を捨てたときに流局になるルールです。 『 風牌 フォンパイ 』 つまりこういう状況です・・・。 上の例では西ですが、他の 風牌でも構わないです。 ただし、第一巡に ポンや カンがあった場合は成立しません。 自分の第一 ツモの前に、 ポン、 チー、 カンがあった場合は無効になります。 このように、一九 字牌が九種類あれば流局を宣言することができるのです。 もちろん、宣言することができる、ということなので、流局しなくても良いです。 流局するかしないかは個人の自由です。 言いかえれば、同じ一九 字牌を使って成立する国士無双という役満の役を狙うチャンスです。 三家和(サンチャホー) 1つの捨て牌に対して、他の三人のプレイヤーが ロンを宣言した場合に流局とするルールがあります。 それを三家和流れといいます。 振り込んだプレイヤーが一人で三人の点数を支払わないといけないうえに、麻雀の基本的概念としてアガれるプレイヤーは一人だけ、という理由があり、三人同時に ロンが発生した場合に流局とする、というルールが生まれたようです。 三人同時の ロンアガりを認める場合もあり、その場合は トリプル ロンありや トリ ロンありと表記されています。 四家 立直(スーチャ リーチ) 四人のプレイヤーが全員 リーチを宣言した場合に流局になるというルールです。 つまり、四人目に リーチを宣言した人の捨てた牌で、他の三人が誰も ロンを宣言しなければ流局にする、という事です。 その際に本当に全員 テンパイしているか手牌を公開して全員確認します。 その時本当に全員 テンパイしていた場合に流局になります。 このルールを採用しないこともあり、その場合には四人 リーチをかけた状態で全員が ツモ切りで対局が進みます。 四家 立直を採用している場合、こうなれば流局を宣言できます。 四槓流れ(スー カンナガレ) 複数のプレイヤーが槓( カン)を四回した場合に流局になるというルールです。 槓を全体で四回したら流局になります。 しかし、複数のプレイヤーが槓をした場合であって、一人のプレイヤーが四回槓をするのは許されています。 ちなみに、一人のプレイヤーが四回槓をしてアガれば四 槓子(スー カンツ)という役満です。 なぜ槓を四回して流局になるかというと、槓をした時に牌を補てんする山、 嶺上牌( リンシャンハイ)は四枚であるため五回目の槓が出来ないので流局になる、という理由と、四槓流れは正式には四槓算了(スー カンサンラー)と言い、中国では死棺算了 スー カンサンラー=死んでお棺に入って終り と発音が同じで縁起が悪いためこのようなルールが生まれたという説があります。 3.点数に関する特殊ルール いわゆるインフレルールと呼ばれるものが麻雀世界には存在します。 通常決められている点数の上限をさらに越えたり、ドラを増やしたりして、さらに高得点が出る仕組みになっているものをインフレルールやインフレ麻雀などと呼ぶことがあります。 そんなローカルルールの代表的なものを紹介します。 なので、役満同士が複合しても役満の点数のままであるのが一般的です。 が、しかし、その上限を取っ払って、ダブル役満、トリプル役満を認めるというルールがあります。 例えば... 詳しくはこちらのページへ このように、役満の複合によりさらに上のダブル役満、トリプル役満を認めるルールがあるのです。 青天井ルール 麻雀の点数早見表の点数というのは、以下の計算式に則って決められています。 満貫=5翻、4翻40符以上、3翻70符以上、その場合得点は、親の場合12,000点、子の場合8,000点。 ハネ満=6~7翻の場合、ハネ満。 符計算はここから関係なくなり、親の場合18,000点、子の場合12,000点。 倍満=8~10翻の場合、倍満。 親の場合、24,000点、子の場合16,000点。 3倍満=11翻以上の場合、3倍満。 親の場合36,000点、子の場合24,000点。 役満 このように、満貫以上は点数というのは固定になるのですが、その概念を外し、名前の通り青天井に点数の上限をなくしてしまうのがこのルールです。 なので、満貫以上の点数というのはかなりのインフレ化が進むわけです。 つまり約5倍の点数になってしまいます・・・。 恐ろしい。 アリス アリスというのは、一昔前に流行ったと言われる賭け麻雀で採用されるローカルルールです。 メンゼンでアガった時に、ワンパイにあるドラ表示牌の隣の牌、つまり、槓ドラになる牌をアガった人は開きます。 そして、その牌と全く同じ牌があった場合、チップもしくはご祝儀をもらえます。 さらにまた隣の牌を開き、自分の手牌に同じものがあったら、さらに隣の牌と続きます。 つまり、自分の手牌にある牌と同じものがなかったらそこでストップ。 同じものがあれば続く、というシステムです。 リーチをかけていなければ権利が発生しない、といった時もあります。 永田町ルール 永田町で繰り広げられていると噂される麻雀のインフレルールです。 通常の他にドラが存在し、サイコロの出目によってドラを決めます。 2から8の場合はその次の数字、10の時は 三元牌、11の時は1の 数牌、12の時は 風牌がドラになります。 そして、通常のドラと同じ数字の 数牌もドラになり、 も国会議事堂に似ているためドラになります。 そう、ドラばっかです。 なので点数が飛躍的に上がるルールなのです。 本当に永田町でこのような麻雀が行われているのか、真相は闇の中です。 4.ローカル役 一般的に正式に認められているローカル役というのは37個あります。 それ以外にもローカル役と呼ばれる不確かな存在の、非公式と呼ぶことが出来るアガり役が存在しています。 その中でも代表的なものを紹介します。 なので、 リーチと必ず複合するので実質二翻の役です。 それは手牌を公開しているためによるあからさまな振り込みを防止するために生まれたルールです。 なので、他に リーチをしている人が振り込んだ場合は通常通り二翻になります。 基本的に、オープン リーチの考えとしては、ダブル リーチと同じように、 リーチ(一翻)+オープン リーチ(一翻)の事実上二翻と考えるのが一般的です。 なので、ダブル リーチでオープン リーチをした場合はどうするの?というよくある問に対する一般的な答えとしては、 リーチ(一翻)+ダブル リーチ(一翻)+オープン リーチ(一翻)=合計三翻、ということになります。 漫画などでよく目にしますが、あまり採用されていることはないのがオープン リーチです。 しかし、こんなアガりかた、男らしくてカッコいいですね。 パンダ 白と一筒を 刻子にすることによって成立する役です。 その他の 面子と 雀頭に制限はありません。 1翻の役です。 このように、連続した数字の 刻子があるので、三連刻が成立します。 なので、777、888、999でも成立しますし、444、555、666でも成立します。 採用されることは少ないですが、知名度は高く、麻雀好きなら知っている人も多いので、覚えておいて損はないです。 ちなみに、上の例の場合、三連刻が採用されていたら、三 暗刻(サンアンコ)の二翻もついて、合計四翻確定になります。 一盃口のパワーアップバージョンとも言えます。 しかし、よく見てください。 つまりは メンゼンの場合、三連刻と同じことになります。 メンゼン状態の場合、三連刻と一色三順がかぶるため、どちらかのみを採用することもあります。 しかし、両方とも採用する場合もあるので、一概にもどちらが多いとは言い切れないです。 一色三順は 順子系の役なので、 チーをすることによって作ることも出来ます。 そして食い下がりもあります。 三連刻は ポンが出来、食い下がりがない、といったように、戦略性が微妙に変わってくるのです。 そして、一色三順の得点ですが定義の揺れがあります。 メンゼンのみで2翻、もしくは3翻• メンゼンで2翻、食い下がりで1翻• メンゼンで3翻、食い下がりで2翻 このように、点数にばらつきがあります。 個人的な実感としては、2翻役の食い下がりで1翻というところが、一盃口の上位役という感じでおさまりが良い気がします。 三連刻と兼ね合わせも人によって意見が食い違うこともあることから、あまり日本に馴染めずにローカル役止まりだったのではないでしょうか・・・。 流し満貫 とても有名なローカルルールで、競技団体、オンライゲームでも採用されていることが多いです。 でも実はローカルな存在です。 採用されていることも多いので覚えておいて損はないです。 流局した際に、自分の捨て牌が全てヤオチュウ牌(=一九 字牌)だった時に満貫になるという役です。 アガり役として特殊なため、役なのかルールなのかは曖昧なところですが、そこはあまり気にしないでよいでしょう。 自分の捨て牌が全て一九 字牌で流局しても、自分の牌が鳴かれていたら残念ながら成立しません。 流し満貫についてはこちらのページで詳しく説明しています。 5.ローカル役満 そして、ローカルな存在の役満を紹介したいと思います。 出すのは難しいですが、ちょっとお遊びで取り入れてみてはいかがでしょうか? このページでは代表的なものを紹介したいと思います。 言いかえれば、清一色(チンイツ)の七 対子型ですね。 この形に揃えることが絶対条件です。 鳴きはなしで メンゼンのみ認められます。 なぜ、これが大車輪なのかというと、見ての通り、 筒子を車輪に見立て、大車輪なのです。 かなり知名度の高いローカル役で、 オンラインゲームなどでも採用されることがあります。 言いかえれば、二盃口を同じ牌で集めたもので、一色三順(イーソーサンシュン、イッショクサンジュン)は下位役にあたります。 別名・四連太宝(スーレンタイホー)と呼ばれ、浅見了さんが作ったとされています。 ちなみにこちらのサイトで四連太宝(スーレンタイホー)という別名がついた由来が説明されています。 面白いので気になったかたはどうぞ。 このように、 雀頭まで連続して続いた時に四連刻と認める、というルールもあるのです。 しかし、個人的には、四の連続の 刻子で四連刻なのでは・・・、と思いますが・・・。 ローカル役にはこのように、点数と定義の揺れがあるので、一概にもこれが正解だとは言い切れないです。 しかし、一般的には上にあるようなルールですので、点数の決まりや 雀頭の扱いは話し合って解決してください。 なみに、 メンゼンの場合には必然的に四 暗刻(スーアンコ)との複合になりダブル役満になります。 八連荘(パーレンチャン) 八連荘はパーレンチャンと読み、ローカル役のため定義に揺らぎがありますが、基本的には、「連荘=連続で親を続けること」を八回続けると八回目にアガった時に役満になる、というルールです。 しかし、 ロンでいきなり役満直撃になってしまい、あまりにも攻撃力が高いため、役満としない場合もあります。 基本的な条件は、配牌の時点で テンパイし、第一巡目、つまり自分の第一 ツモの前に ロンアガりをした場合に成立します。 地和( チーホー=子の第一 ツモでアガった場合役満となる役)と同じように、第一 ツモの前に ポン、 カン、 チーをされた場合、無効になる。 人和が採用されていないことに気が付かないで、 ロンをして役がないとチョンボになってしまうので要注意です。 日本式の麻雀は中国の麻雀にアレンジを加えた リーチ麻雀と呼ばれています。 そう、そもそもの日本のルール自体が巨大なローカルルールみたいなものです。 今でさえ一般的になっている赤ドラだって、そもそもローカルルールです。 そんな風に多様な要素があるのが麻雀であると割り切って、ローカルルールを取り入れたり、新しいローカルルールを作ってみたり、楽しくローカルルールと付き合ってみてはいかがでしょうか。 コンシェルジュのミライです。 当サイトのご利用誠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中国各地の色んな麻雀を知るのも楽しいですよ kzpn200. blogspot. com この方のブログには中国各地の色んな麻雀を書いてあるので読んでみて下さいな。 勉強になります。 中国や海外のルールは、日本のリーチ麻雀とは違った楽しみ方が出来ますね! より分かりやすい記事を作成出来るよう、ご利用していただけるユーザー様と共に当サイトも成長していけるように努力致します。 今後とも当サイトを宜しくお願い致します。

次の

【黒川杯】国会前で賭け麻雀実施か? 警察が登場!地検前でテンピン麻雀「黒川杯」を開催したら逮捕される? 賭博罪の告発の行方は

麻雀警察

1940年3月,汪伪政府宣布成立。 陈深的昔日恋人徐碧城 (饰),与另一国军情报人员唐山海 (饰)假扮夫妻潜伏进特别行动处,在多次行动中给陈深制造麻烦和危机。 [6] 第1集 陈深与嫂子重逢 接头后突遭变故 1941年冬天,早已沦陷的上海,外面却依然雍容华贵。 穿着驼色毛呢长风衣的沈秋霞是一名中共特派员,她蹬着黑色高跟鞋踏在浅浅的雪地上,缓缓走过上海的街道。 两小时前,她正在跟安六三谈话,准备与另一位同志接头。 与李小男热舞的陈深却用眼光追随着角落中的沈秋霞,考究的大衣,优雅的举止,沈秋霞与大大咧咧的李小男完全是两种类型。 陈深款款走向沈秋霞,像搭讪任何一位姑娘一样,他为她点了一杯葛瓦斯,带她离开了嘈杂的人群。 陈深,世人眼中的花花公子,剃头匠出生,因为与特工行动处的处长毕忠良是生死之交,因此当上了特工行动处的第一大队的队长。 气质出众的沈秋霞很快引起了一行人的注意,毕忠良要求下属活捉沈秋霞,一场枪战后,沈秋霞中枪,毕忠良为了获得更多情报,坚持要留下活口,将她送进了医院。 他告诉自己,对于自己的考验,才刚刚开始,他必须装作对一切漠不关心,不能漏出一点儿破绽。 第二天一早,陈深掩饰着心中的澎湃,漫不经心地向下属打探沈秋霞的状况,得知秋霞没有死,他暗暗松了一口气。 8名嫌疑人在酷刑之下,竟然全部承认了自己是共产党员,这让毕忠良头疼不已,而陈深依旧保持着平日吊儿郎当地姿态,表示对此事并未上心。 即使这样,狡猾的毕忠良仍然对陈深心存怀疑,派陈深去医院查看情况的同时又交代手下盯紧陈深,避免他与疑犯沈秋霞的接触。 毕忠良的心腹伍志国紧紧跟着陈深,为了顾全大局的陈深,暂且只能在病床前看几眼虚弱的沈秋霞。 于此同时,陈深暗部机关,在医院制造了一场连环爆炸。 第2集 毕忠良老谋深算 陈深陷入困境中 在陈深的精密计算下,医院的爆炸点依次被引爆,这为陈深的计划争取了足够的时间。 陈深干掉了监视他的伍志国,同时弄伤了自己,制造出伍志国作案的假象。 陈深心中清楚,像毕忠良这样老谋深算的人,并不会因为自己的一面之词就相信伍志国是想要劫走疑犯的人,而他此时只能祈祷毕忠良会念旧情,相信他;同时尽量争取组织营救沈秋霞的机会。 毕忠良并非等闲之辈,他仍然无法打消对陈深的怀疑,一方面,他继续派人调查陈深,另一方面,他亲自来到牢房,审问沈秋霞。 陈深出院后,被邀请到毕忠良家吃饭,庆祝毕忠良的35岁生日。 席间,毕忠良的太太刘兰芝提到,毕忠良三十岁前的生命是娘给的,而三十岁之后的生命是陈深给的。 1937年南京保卫战中,毕忠良身受重伤,陈深趴在他身上帮他挡子弹,救回毕忠良一命,两人成为了生死之交。 李小男,一个三流电影明星,热烈地喜欢着陈深。 她在电话中,扯着嗓门要求见陈深,陈深只好赴约,与一心想嫁给自己的李小男见面。 赴约途中,陈深发现,毕忠良的手下一直在跟踪自己,他深深感到了危机四伏。 毕忠良的手下一直紧紧盯着陈深。 陈深听说刘兰芝的教会要捐助一个孤儿院,便邀请她参观猛将堂,这正是沈凤霞的儿子皮皮所在的孤儿院,这家孤儿院的主人,也同样是爱国人士,而这一切,都被毕忠良的部下所看到。 陈深如约来到审讯室,正赶上对沈秋霞的拷问。 不忍心看到嫂子遭受烙刑,陈深决定亲自审讯沈秋霞。 审讯中,毕忠良再一次要求陈深开枪杀人。 善良的陈深早年在战场上杀过一个娃娃兵,从此就再也不敢用枪,开枪杀人,这对于陈深来说实在是太难。 毕忠良见此情景,用枪指着陈深,逼迫他杀人。 此时的陈深,陷入了深深的困境。 第3集 唐山海入驻行动处 旧恋人重逢成陌路 面对毕忠良的重重质疑,陈深继续伪装着自己,他对毕忠良不念兄弟之情怀疑自己而大发脾气。 毕忠良无可奈何,拿起手枪将牢房窗边的一只麻雀打落,为了掩人耳目,陈深佯装生气,摔门而去。 心急如焚的陈深打电话给李默群的秘书,正巧李默群接到电话,要求毕忠良立即回电。 李默群,毕忠良的顶头上司,汪伪政府特务组织的头号人物。 此时在牢狱之中,7名疑犯看到被咬伤的同伴,义愤填膺,他们由其中一个小平头带领着,反抗众特工,小平头抢过了特工的枪,瞄准毕忠良发射出去。 在危急关头,陈深恰巧赶到,一把拽过毕忠良,子弹与毕忠良差身而过,他又救了他的性命,这一个小插曲再次唤醒了毕忠良对陈深的兄弟之情,之前两人的冲突算是一笔勾销。 但这仍无法使陈深完全得到毕忠良的全部信任。 毕忠良挂断李默群的电话,直径赶去汇报工作,安排陈深去抓捕蒋介石的6名军统,这对于陈深来说轻而一举。 完成任务后,陈深赶去参加了李默群组织的聚会。 在聚会中,李默群介绍陈深与唐山海认识。 唐山海是从重庆叛逃过来的国军上校,仪表堂堂,一身得体的西装,举止优雅,而她身边的夫人徐碧城,李默群的外甥女,同样从容体面。 面对徐碧城,陈深心头一震,这不是别人,正是她曾在黄埔军校执教时的学生。 确切地说,她不是普通的学生,而是他曾经的恋人。 席间,李默群提到了上海的飓风队,特工行动处中有头脸的人物都被列进飓风队的暗杀名单,要大家多多小心。 听到这儿,毕太太刘兰芝不由的为毕陈两兄弟担心起来。 徐碧城和唐山海并非真正的夫妻,而是国民党重庆方面的军统卧底,被安排以夫妻之名潜伏在上海特工行动处。 徐碧城向唐山海坦白了陈深是她的老师,而对于两人曾经的亲密关系,徐碧城只字未提。 唐山海要求徐碧城密会陈深一次,向他解释在宴席尚未与他相认,只是因为顾忌到丈夫唐山海的感受,以避免陈深对两人关系的怀疑。 正如唐山海所想,毕忠良将把两人的来历查得一清二楚,同时,毕忠良也无意中发现陈深曾在黄埔军校执教,他正是徐碧城的老师。 历来老谋深算的毕忠良,不得不注意到两人的关系。 徐碧城按照唐山海的要求,约见了陈深,两人一见如故,回想起曾经在一起的甜蜜时光,两人只能淡淡伤感,却又无法言喻。 两人谈话间,正巧偶遇了逛街休憩的李小男,李小男向徐碧城大方地介绍自己是陈深的女朋友,这让徐碧城怅然若失。 视死如归的沈秋霞令毕忠良头疼不已,一次次的电击让沈秋霞一次次晕死过去。 这为陈深营救沈秋霞提供了良好的时机,他立刻为唐山海夫妇二人和沈秋霞画像,安排人马、枪支,制定计划,准备押解途中,在无锡营救沈秋霞。 同时安排人秘密准备了三张去往香港的船票,陈深一心要把嫂子沈秋霞和侄子皮皮送出是非之地。 陈深迎着稀稀拉拉的小雪走回家,发现李小男抱着参汤坐在门口等着他回家。 李小男称两天后是他的生日,陈深满口答应会带着李小男出去玩儿,实则是为了找好借口向毕忠良请假,方便一起赶往无锡营救沈秋霞。 唐山海、徐碧城这几天一直小心翼翼地以夫妻之名相处,生怕漏出破绽,此时的两人,迫切地需要得到毕忠良的信任。 然而,徐碧城的心思根本不在她与唐山海的这段婚姻上,她在心中思念着陈深,却不能表现出来,不能让任何人有所怀疑。 内心同样掀起涟漪的还有陈深,初恋情人的出现让他内心无法平静,他与徐碧城的对立身份,使得他不由心生烦恼。 陈深很快意识到,这是毕忠良对自己的试探,一旦押解途中发生了意外,能够有时间规划的只可能是陈深。 然而此时,陈深安排的人马已经按照计划开始了行动,即使身份败露,他也只能孤注一掷了。 临行前,形势却发生了逆转,李默群与毕忠良通电话,特工行动处的押解行动发生了变化。 唐山海和徐碧城也是满脸错愕,唐山海离开前将一把枪交给徐碧城,嘱咐她小心行事。 突然的变化,让陈深有些措不及防,是李默群真的有紧急任务要交给唐山海,还是故意为之?事先计划好的营救计划又该如何发展?下一步,他该怎么做?陈深此时也陷入了未知和疑问中,唯一确定的是,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他都要救出嫂子沈秋霞。 原来,唐山海在接到押解任务后,与李默群通过电话。 在毕忠良眼中,唐山海夫妇就是李默群安插在特工行动处的一个眼线,以制衡自己。 这次押解行动,倘若果真有共党来解救人质,那么唐山海、徐碧城夫妇很可能在行动中为汪伪政权牺牲,这样一来,不费吹灰之力,毕忠良就可以除掉这个李默群的眼线。 毕忠良的心思,被缜密的唐山海洞察,因此他向李默群求助,不愿意搅进这场押解中。 令他没想到的是,李默群只召回了自己,留下了毫无实战经验的徐碧城,面对未知的境遇,唐山海甚至有些后悔自己打的一通电话,而现在,他也只能祈祷徐碧城一路平安了。 于此同时,趁着陈深离开行动处办公室,毕忠良的手下按照吩咐悄悄潜入陈深的办公室,试图寻找出陈深的一个神秘的公文包,窥探包中的秘密。 李小男接到陈深的电话,要她晚上带着陈深的公文包在码头见面,李小男去往陈深的办公室取走了公文包,中断了毕忠良手下的偷包计划。 这一路,注定不是平静的。 与陈深同行,徐碧城的心中澎湃不已,过去的回忆不断地翻涌上心头,现在的她已经同唐山海结为夫妻,他们的身份不能暴露,她的爱情,她的曾经的离开,现在的萌动,都只能在心中默默搁置。 在列车包厢中,沈秋霞劝说陈深要力保自己的安全,放弃对她的营救,而陈深却早已下定决心,一定要从国军手中救出大嫂沈秋霞。 很快,列车到达无锡站,营救行动开始了。 第6集 陈深痛失唯一亲人 毕忠良对陈深放松 毕忠良派出的明暗两条队伍,不断地盯着陈深的一举一动,营救沈秋霞变得异常艰难,唯一的机会,就是在去往南京的公路上。 公路上依旧无法摆脱毕忠良的监视,上路不久,陈深就发现还有一辆卡车尾随而来,陈深明白,毕忠良从来没有真正地相信过自己,很可能自己的身份暴露后,会被毕忠良置之死地。 一路上,陈深用尽了心思想要摆脱毕忠良手下对自己的跟踪,终于,一个急转弯,那辆尾随的卡车失足翻车而后爆炸,只剩下扁头一行人的卡车。 可能是天意,扁头等人乘坐的卡车半路抛锚,也被远远地甩在后面。 时机终于成熟,陈深以问路为由,将徐碧城支下了车,徐碧城下车前,将唐山海给她的手枪落在的车上,谁也不知道,这在后来是一个多么重要的遗忘。 面对陈深的铤而走险,沈秋霞再一次要求陈深放弃营救自己,以确保他地下党的身份不被暴露。 对于陈深来说,一切都抵不上保护亲人的生命重要。 陈深的行动很快被汇报给了毕忠良,毕忠良派出当地的行动队,对陈深、沈秋霞围追堵截。 这两个人,很快就要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毕忠良此时对陈深是共党身份的怀疑越来越浓烈,甚至几乎封死了陈深的所有退路。 革命意志坚决的沈秋霞宁愿牺牲自己的生命也绝不愿陈深暴露身份。 她流着眼泪将皮皮托付给陈深,告诉他只要身怀信仰,就一定会度过所有的难关,而这个信仰,就是为新中国战斗下去。 此时的沈秋霞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她用徐碧城的那把枪,狠狠地指着陈深,从车上下来,两个人各怀着痛苦与抱负,出演了一出中共为了逃跑挟持特工行动处队长的戏码,陈深的身份终于不会被暴露在大众之下。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徐碧城,这个看起来柔软瘦弱的女子,在这样的危急关头,自愿代替陈深做中共的人质,徐碧城是真的愿意为陈深去死,这之中的情谊也恐怕只有他们两人知晓。 在交换人质时,沈秋霞被国军特务所制服,她与陈深,一个中共反动分子,一个国军特务行动处队长,他们又以对立的身份,继续踏上了押运的道路。 休息途中,善良的徐碧城允许沈秋霞下车透气,万万没想到,走下车的沈秋霞被远处神秘的狙击手所射杀,当陈深发觉狙击手时,一切都太晚了,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在这世界上最后一个至亲的人死在自己的怀中,痛苦万分。 刘二宝从李小男那里偷走了陈深的公文包,交给毕忠良查看,毕忠良打开公文包,没有在里面得到任何线索,毕忠良表情木然,不知是轻松还是不甘。 没有人会知道,公文包中的重要物品已经被聪明的李小男藏了起来。 陈深仍然是特工行动处的队长,至此,毕忠良对陈深的疑心渐渐放下,他不再密切关注着陈深的一举一动,转而对唐山海和徐碧城的夫妻关系产生了怀疑。 安六三在毕忠良手中早已没有了利用价值,毕忠良将安六三口袋里的钱递给陈深说,拿去赌吧。 陈深一把将钞票扬起,亲人的离去,无辜人的离去,让陈深陷入了深深的失落中。 第7集 陈深老毕遭遇意外 山海身份受到怀疑 唐山海看出徐碧城对陈深充满着不一样的感情,他非常严肃地提醒她要与陈深保持距离。 毕太太刘兰芝准备将一批物资送往之前看过的猛将堂孤儿院,毕忠良安排徐碧城同陈深一同前往。 在孤儿院中,陈深与孤儿院阿姨聊天,面对天真无忧的皮皮,陈深充满了自责和愧疚,他不知道如何将皮皮的亲生母亲沈秋霞已经牺牲的噩耗告诉他。 与皮皮一起玩耍时,陈深总是不由地想到嫂子沈秋霞,想到她的牺牲和革命的前途,充满了淡淡的哀伤。 正在一旁清点物资的徐碧霞与扁头闲聊几句,扁头略带戏谑地说道,陈深更适合做一个国文老师而不是特务处的队长,毕竟他连人不敢杀,甚至连枪都不敢拿。 一句无心的话却深深烙进了徐碧城的心,这个男人,一如从前她爱他时的善良纯净。 此时,唐山海正与自己的军统同伴陶大春悄悄见面,他向军统提供了一份汪伪政权特务名单。 陈深的名字赫然在列。 运送完物资,徐碧城赶回办公室同唐山海一起吃午饭,唐山海特意询问了陈深,让徐碧城尴尬不已。 而陈深则开车送刘兰芝回家。 在这途中,意外发生了。 陈深发现有一辆汽车一直紧紧跟踪着他们,如论无何都甩不掉。 他不断地绕路想要摆脱陌生人的跟踪,但这辆车穷追不舍,为了拦截陈深甚至径直撞向了陈深的汽车,把他逼停。 陈深发现事情不妙,立即让刘兰芝趴在车里,自己跳出车窗同一行陌生人周旋,显然一行人的每一枪都想要陈深的命。 想要暗杀陈深的不是别人,正是唐山海所安排的军统手下。 而这一切,他都是瞒着徐碧城进行的。 为了保护徐碧城,唐山海并没有把她来到上海的消息告诉任何人,包括并肩作战的陶大春,在大春的询问下,他才说出了碧城也被潜伏在了特务行动处,与他是名义上的夫妻。 大春听到两人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后,松了一口气。 陈深的遇袭将刘兰芝吓了一跳,她对陈深的安危担忧至极,在刘兰芝面前,陈深只是将这次事故轻描淡写成债主的追杀,他不想让刘兰芝担心,毕竟这是除了李小男之外,最真心待他的人。 刘兰芝走后,陈深才跟毕忠良说出了实情,他怀疑想要至自己与死地的,是军统飓风队。 既然能够得知他的行踪,那么行动处必然有军统的卧底,而唐山海就成了毕忠良和陈深第一个怀疑的人。 他们各自开始了对唐山海的调查。 这次暗杀陈深计划的失败,让唐山海对自己的鲁莽后悔不已。 他不得不冷静下来,认真审视自己,他认为,自己迫不及待想要除掉陈深,是害怕徐碧城漏出马脚,但是,这是他唯一的理由吗?唐山海不敢再想下去。 对于陈深遇袭,徐碧城也暗暗怀疑到了唐山海。 她兜着圈子质问唐山海,却没有得到任何信息。 陈深来到毕忠良的办公室,打探调查内奸的消息,同时提出了质疑,为什么敌人不去除掉李默群等大汉奸,要盯着排不上号的自己呢?徐碧城和唐山海再一次提到了陈深,徐碧城对唐山海说到了陈深的开枪障碍,她坚信陈深是善良的,不相信陈深是汉奸,他猜测陈深和自己一样,是国军派来潜伏的。 而唐山海则不以为然,两人因为陈深再次发生了争执。 唐山海坚持认为,陈深是汉奸,是他们对立的敌人。 第二天,陈深与唐山海在办公室相遇,陈深话里有话,试探唐山海,他对唐山海的怀疑越来越深。 好事的柳美娜将唐山海拉倒一旁询问他准备送什么礼物给徐碧城做结婚纪念日礼物,趁机向他表白。 行动处门口隐约响起一声枪响,毕忠良火急火燎冲进办公楼,他遭遇了飓风队的暗算,手受伤了,但这只是开始,军统飓风队的暗杀行动,让毕忠良惴惴不安。 第8集 刺杀陈深再次失败 军统交易引注意 为了庆祝李小男电影杀青,陈深请她到新开的红灯笼湘菜馆吃饭,还要带着扁头,他实在不想总是与李小男单独接触。 途中,陈深和扁头看到唐山海带着一束鲜花走向行动处大楼,作为结婚纪念日礼物送给徐碧城。 陈深按照约定来到红灯笼湘菜馆与李小男见面,而陶大春则准备在此暗杀陈深。 徐碧城与唐山海开车路过此地,徐碧城心血来潮想吃湘菜,唐山海看到了陶大春的汽车停在门口,他想要组织徐碧城在此吃饭,却被眼见的李小男看到,热情的李小男立刻招呼两人坐下来,两人只要与陈深、李小男共进晚餐。 席间,唐山海借上洗手间之名离开,寻找陶大春。 此时李小男也去了洗手间,只留下陈深与徐碧城两人,徐碧城回忆陈深曾送给她的一串红灯笼,那才是她收到的最美的礼物。 说话间,察觉到杀手危险的徐碧城要求坐到陈深旁边,试图要保护他。 看到这一幕的唐山海为了保护徐碧城的安全,只好叫停了当天的暗杀计划。 回到家中,徐碧城再一次质问唐山海,为什么要隐瞒自己而行事,又为什么要跟陈深过不去。 无奈,唐山海交给一份写有陈深名字的特务名单,并且告诉了徐碧城刺杀计划。 徐碧城告诫唐山海,她与唐山海只是名义上的夫妻,而她真正喜欢的人是陈深,她希望唐山海不要公报私仇。 徐碧城坚持相信陈深不是汉奸,她甚至想要策反她。 她要求唐山海将陈深从特务名单上去掉,否则将拒绝与他继续搭档。 唐山海心乱如麻。 回到家的陈深,再一次想起了徐碧城的好,又将整晚种种奇怪的事情联系在一起回忆,他知道,当晚自己差一点儿被刺杀。 陈深向毕忠良说起了昨晚险些遇害的经历,他请求毕忠良安排一些秘密任务执行,好趁机逃难。 毕忠良则说,秘密任务倒是有,但并不是他所能决定的。 皮蛋向陈深汇报,有个吴龙的人准备绕开华老板做一批烟土生意,而吴龙是重庆方面的人,他知道不少贩卖烟土的军统的底细,这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吴龙说,这个军统中有一个刘三金、刘三木两兄弟。 其中的刘三金正是前段时间陈深奉命抓捕的军统六人组中的一个。 陈深迅速推断出,军统正想把这贪腐六人组除掉,而这六人正是唐山海初到行动处时带来的礼物,为的是在行动处站稳脚跟。 陈深问出了吴龙与刘三木交货的时间地点,开始了部署。 唐山海、徐碧城两人在夜间赶往一个秘密基地,取出藏好的无线电,准备发送特务名单。 徐碧城欲向上级报告唐山海的私自行动,被唐山海组织。 达成共识后,徐碧城迅速上报了特务名单,随后回到家中。 而陈深则一路尾随,看到他们回家后,将第二天的交易情况打电话告诉了唐山海。 唐山海与徐碧城连夜与陶大春会面,将刘三木和吴龙的交易告诉了他,要求陶大春干掉刘三木。 紧接着,毕忠良去往南京执行秘密任务,离开了上海。 第9集 山海坦白暗杀计划 碧城下决心护陈深 刘三木在和吴龙的交易中被军统射杀,吴龙趁乱逃走。 这一切都被皮蛋所看到,吴龙知道军统的很多秘密,这样一个重要的人,陈深和军统都想要先行一步找到他。 陈深要求皮蛋、汪嫂、老K务必找到逃跑的吴龙,一天的搜寻却丝毫没有结果。 陈深跟随着唐山海在暗中观察他,唐山海在楼下若有所思地抽完一支烟才上楼,这让陈深感到奇怪。 他的直觉已经发觉了唐山海的特殊身份,却找不到更多证据。 晚上九点,唐山海夫妇在广播中收到了组织的回电,他们迅速地记录播报的代码,快速地翻译,结果却让徐碧城陷入了困境——组织准予将陈深划入暗杀名单。 这个消息让徐碧城万分痛苦,她将自己关在房间内失声痛哭,她当然不想看到心爱的人死去,更不想这个任务是由自己所完成。 她想要阻止唐山海对陈深的暗杀,她不能表现得太过明显,她必须用她自己的方式。 这个善良单纯的女孩儿,为了保护心爱的人,决定实施自己的计划。 正当两派人都在寻找吴龙时,吴龙却将电话打到毕忠良办公室,约定下午一点在青峰茶馆茶馆与他见面。 毕忠良此时并不在办公室,电话被秘书接到,恰巧陈深就在办公室,于是轻而易举地掌握了吴龙的行踪。 而在另一边,唐山海、陶大春等人正谋划在当晚李默群的生日宴上除掉陈深。 这当然是徐碧城所不能接受的。 徐碧城找到陶大春,向陶大春说明了她与陈深的关系,她表示出对陶大春的极度信任,请求陶大春不要让李小男在晚宴上出现,理由是李小男喜欢陈深,而她也感觉到了徐碧城与陈深的不寻常关系,李小男怀疑的眼光总是使徐碧城感到紧张,她不希望她的紧张破坏了唐山海、陶大春的计划。 陶大春找人以试镜为名拖住了李小男,徐碧城随后迅速离开。 陈深带着皮蛋来到吴龙与毕忠良约定的青峰茶馆,等待吴龙的出现。 警觉的吴龙发觉了陈深一行人后迅速跑掉,跑过几条街后终于被陈深堵在巷子里。 陈深以带他见毕忠良为理由,说服吴龙,想要带走他,而狡猾的吴龙却趁机跑掉。 陈深意识到,事情已变得无法收拾,如果吴龙见到毕忠良,那自己的身份一定会被暴露。 除非以暴露唐山海为代价保护自己,如果那样,毕忠良顶多会埋怨自己暗自调查唐山海,而不会过多地怀疑到自己。 第10集 绑架小男另有隐情 名流聚会暗流涌动 徐碧城派人将李小男牵制住之后,让一个小朋友打电话给陈深,说明李小男被绑架,要陈深当晚带1000块钱前往指定地点救出李小男。 徐碧城对李小男的绑架并非出于恶意,他知道陈深不会对李小男的失踪置之不理,他一定会去营救李小男,这样他就不会出现在当晚的宴席上。 陈深在扁头的提醒下很快想通,,无缘无故绑架李小男并且只要1000块赎金,一定不是为了谋财害命,可能是有人不想让他出现在李默群的寿宴上,陈深的直觉告诉他,今晚要有大事发生。 令徐碧城没有想到的是,陈深还是来参加了当晚的宴席。 看到陈深出现的一刹那,徐碧城大惊失色,打破了面前的盘子,这一切都让唐山海看在眼里。 原来,陈深已经顺藤摸瓜寻找到了李小男的下落,对于今晚将要发生的大事,他无论无何都不能错过。 宴席聚集了上海滩所有有头脸的人物,推杯换盏,暗流涌动。 在宴席间隙,陈深告诉了徐碧城吴龙与刘三木的交易,并且他向徐碧城指明了他们要找的吴龙,就在楼下。 他也明白,上次在湘菜馆、以及这次对李小男的绑架,都是徐碧城想要就自己而做的,所以陈深将乌龙的行踪告诉徐碧城,算是还她一个人情,也请求徐碧城放过自己和毕忠良。 徐碧城大吃一惊,陈深好像已经洞察了一切,她不禁害怕起来,如果陈深正是自己的敌人,那么他和唐山海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对于陈深,徐碧城始终认为他不是汉奸,她想要说服唐山海,保护陈深的性命。 而唐山海的答复则必定要置陈深于死地。 整场寿宴中,徐碧城始终带着惊慌失措的表情,从这点上来看,她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特工,从徐碧城的表情中,陈深已经推算出了整个事件,徐碧城绑架李小男不过是不想让自己出席当晚的寿宴,唐山海一行人一定会在今晚对自己进行刺杀。 而唐山海则表情木然,陈深始终读不懂他。 在饭店门外,吴龙一直吵闹着要求见毕忠良一面。 陈深安排好的森严门禁让吴龙一直没有办法见到毕忠良,只好打电话来,第一个电话被陈深挂断,第二个恰好又被徐碧城接到,为了隐藏自己和唐山海的卧底身份,徐碧城也挂断了吴龙的电话。 之后,徐碧城不断占用着电话,假装不断地与人在电话中聊天,防止吴龙再一次打电话进来找到毕忠良。 在饭桌上,李默群要求陈深喝酒,而陈深无论如何都不肯喝酒,这让场面一度尴尬。 然而陈深机智的逃酒反而得到了李默群的赞赏。 陈深、毕忠良等人结束了敬酒,走出大厅,一众名流向他祝寿。 宴席结束后,是来自南阳的烟火表演,一行人走出了饭店。 此时,想方设法要见到毕忠良的吴龙看时机大好,大叫着向毕忠良奔去。 第11集 深海联手除吴龙 陶大春私自实施计划 一行人走出饭店观看烟火表演,此时吴龙的叫喊声终于引起了毕忠良的注意。 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唐山海立刻出面上前阻止。 人们正沉浸在烟火表演的欢乐中,此时黑暗处有一把枪正对准了李默群的脑袋,毕忠良发现后,立刻将上司推向一边,开枪反击。 唐山海顺势将身边的吴龙推了出去,吴龙中枪而死。 唐山海以误杀的方式除掉了吴龙,保护了自己的身份不被暴露,同时还间接救了毕忠良和李默群的性命,如此聪明的做法让陈深不由赞叹,但又因为唐山海的城府而感到不安。 吴龙的出现,无形中将唐山海、徐碧城和陈深划入了同一战壕,吴龙的死让三人形成了统一的默契。 对于这样的关系,最高兴的莫过于徐碧城,她终于不用再跟心爱的人站在对立的两面,现在他们形成了统一的战线,陈深的名字将在军统的汉奸名单上抹掉。 结束了一天的活动,毕忠良坐在回家的汽车上,仔细思量起今晚的事情。 吴龙这样急迫地要见自己,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汇报,这件事是什么呢? 为什么与吴龙素不相识的唐山海要拉吴龙做替死鬼,是情急之下无意举动还是故意为之? 而现在,吴龙已经死了,真相将会被封存下去。 陈深回到家中,李小男给他带来了亲手煲的汤,一边喝汤,一边听着李小男的絮絮叨叨,李小男向他讲述了自己如何智斗绑架她的绑匪。 面对眼前大大咧咧的李小男,陈深泛起了嘀咕,李小男是不是用巧妙的方法解决了这件事? 同时他又想起了自己公文包的事情,毕忠良已经看过了自己的公文包,却没有后续,那么自己公文包里的东西应该没有被毕忠良看到,那么李小男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呢? 很可能,外表粗枝大叶的李小男,是在伪装自己。 第二天,毕忠良向陈深分析起昨晚的行刺事件,他也注意到了徐碧城昨晚的失态。 无奈,陈深只好向毕忠良坦白了自己曾经与徐碧城有过一段感情。 唐山海和徐碧城在去秘密会见陶大春的路途中发现有人正跟踪他们,唐山海假借下车卖水果而避开了追踪,两人猜疑是毕忠良已经怀疑到了他们的身份,两人只好暂时不去会见老陶,并决定最近要尽量小心行事。 陈深在空闲时总喜欢去看看皮皮,每当看到皮皮他总会想起为革命牺牲的大嫂沈秋霞和她的嘱托,陈深暗下决心,要把皮皮当做亲生孩子对待,培养成一个勇敢、有担当的孩子。 办公室里,徐碧城向陈深提交了自己的工作报表。 陈深想起毕忠良对自己接近徐碧城的要求,就留她在办公室多坐一会儿。 他将特意准备好的徐碧城爱吃的点心交给她,他一直记得关于她的很多事情。 徐碧城也向他讲出了因为怕陈深受到伤害,才绑架了李小男,两人的谈话间,一直涌动着淡淡的暖流。 一段时间的调查并没有任何结果,毕忠良也撤去了对唐山海的跟踪,这一段时间,过得风平浪静。 陈深邀李小男下棋,期间问起了自己曾让李小男代为保管的公文包。 李小男调皮地打着差,表示自己并没有打开过她的公文包,对于这个看起来傻大姐一样的李小男,陈深也难以捉摸。 第12集 陈深遇袭生死一线 山海失态迷失情网 晚上,陈深回到家中,刚想要用暖瓶倒一杯水,却听到了李小男的敲门声。 门打开,李小男拿着一个大皮箱子,哭哭啼啼地跑进陈深家中。 将箱子打开,把衣服一件一件拿出来,自顾自得挂在衣柜里,随即放声大哭。 李小男因为与片场的地痞发生了矛盾,她打骂了地痞,却挨了打,委屈得不得了。 她哭着要求借宿在陈深家,陈深自然是拒绝。 李小男哭累了,走向桌子,拿起暖壶准备倒水。 陶大春和同伴悄悄潜入陈深的家,在暖壶下面设置了一颗炸弹,只要陈深移动暖瓶,就立刻会爆炸。 此时,李小男端着这个暖瓶炸弹不知如何是好,越发地急躁起来。 与之相对的,是陈深,他冷静地从李小男手中接过暖瓶,让李小男逃出房间,跑得越远越好。 这颗炸弹的威力并不大,但对付陈深一人,绰绰有余。 没想到在楼下撞见了陶大春,唐山海并没有想到老陶会独自行动,立刻要求他停止计划,然而,一切都已经太晚了,爆炸已经发生了。 顿时,整栋房屋火光四射,一切都化为了废墟,李小男哭喊着冲进房间寻找陈深,此时,就在楼下的唐山海也迅速赶到现场,将陈深送进了医院。 接到消息的毕忠良、刘兰芝迅速赶往医院看望陈深,没想到唐太太徐碧城也在医院中。 徐碧城连夜赶往医院看望陈深,这引起了毕忠良的注意,更是深深激怒了唐山海。 唐山海早已假戏真做,爱上了徐碧城,徐碧城对于陈深难以忘怀的情感伤害到了唐山海,一向理智的他,在爱情中迷失了方向。 唐山海与徐碧城在回家的路上因为陈深再次起了争执,怒气中的唐山海没有送碧城回家,而是到云南会馆找到了老陶,向他交代了两个任务:一是暂时保留毕忠良、陈深的性命;而是将陈深家楼下知乎书店的老板换成自己人。 交代完这些,唐山海才开车回到了家中。 迎接他的是徐碧城对他的冷漠、疏远和那把防身的剪刀,两个人的关系,变得冰冷僵硬。 紧接着又向楼下的知乎书店走去。 唐山海果然料事如神,他安排陶大春将陈深楼下书店的老板换成自己人,就是为了防止毕忠良第二天再做调查,果然,毕忠良来到了书店询问老板昨晚发生的事情,因为唐山海的提前安排,并没有发现什么破绽。 第13集 徐碧城接触机要情报 情感用事铸大祸 毕忠良和刘兰芝误会了陈深与李小男的关系,甚至为两人的婚事张罗起来。 陈深与毕忠良谈心,陈深坦言只把李小男当做兄弟,并没有打算娶她。 陈深出院后,带着一行人来到到片场,当着李小男的面儿将欺负她的小流氓一段胖揍,失去亲人孤零零的李小男第一次体会到被人保护的感觉,尤其是被自己所爱的男人所保护。 唐山海主动向徐碧城示好,徐碧城却跟他约法三章,保持距离。 两人谈话的间隙,李小男跑来了来做客,李小男已经被当做陈深的未婚妻而被毕忠良安排住在了行动处,恰好就在唐山海夫妇夫人隔壁。 单纯的李小男带徐碧城带来了点心,大肆宣扬陈深对自己的好,一旁的徐碧城虽然不动声色,但内心泛起一阵酸酸的感觉。 李小男走后,徐碧城再次拿出了她写好的与唐山海的约法三章,唐山海伤心地向徐碧城保证,不会再越雷池,并交给徐碧城一把枪,如果他有所预约,就让徐碧城一枪把他杀掉。 两人通过电报接到消息,中共卧底麻雀正在奉命寻找一份国军的机密情报。 让两人毫无头绪。 唐山海怀疑到了陈深,经过了解,陈深并不会军统的人,而为什么陈深总是帮助唐山海和徐碧城两人? 李默群约自己的外甥女徐碧城和唐山海吃饭,了解了一下两人的工作状态。 得知两人在行动处工作都很轻松,被安置在闲置上。 自己的人没有得到重任,李默群感觉到了毕忠良对他的提防和威胁。 为了第一时间了解到毕忠良行动处的状态,李默群打算安排徐碧城到机要处做秘书。 徐碧城一口答应下来,而唐山海则担忧徐碧城的安危,不愿意让她身处在危险的岗位上。 最终,两人还是达成了一致,徐碧城成为了机要室的秘书,这对她又是一个新的考验。 徐碧城在给一份文档归档时,发现了自己曾经在黄埔十六期要好的同学,周丽出现在罪犯转移通知单上。 徐碧城在上学期间总是做什么都做不好,只有周丽不断帮助她安慰她,善良的徐碧城向陈深说明,想要救出周丽。 在毕忠良手里救人,这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陈深开导碧城,有些事情不管愿不愿意都无法避免,他不希望一干人陪着徐碧城冒险。 徐碧城也把这件事说给了唐山海,同样遭到了唐山海的强烈反对。 在徐碧城心中,周丽是比亲人还要亲的姐姐,她苦苦哀求唐山海和陈深,想要救出周丽。 这天晚上,李默群的秘书孙秘书和太太在毕忠良家打麻将,孙太太中途借做头发的名义先走一步,陈深奉命送孙太太一程。 孙太太下车后将丝巾落在了车上,陈深掉头给孙太太送丝巾,却发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秘密。 第14集 碧城单枪匹马救友人 陈深出手相助 陈深拿着丝巾折回去找孙太太,却发现她并没有去理发店,而是转向走进了伯林顿饭店。 敏感的陈深以自己行动处队长的特权,查看了伯林顿饭店的住宿记录,发现孙太太竟然和江医生私会,这个江医生正是行动处负责给转移犯人例行体检的医生。 陈深正在深思中,李小男的喊叫声打破了他的沉思,他暂时停下了手中的事务,边喝着李小男精心准备的汤,边听着她的絮叨。 李小男说起,自从陈深收拾了欺负她的地痞之后,她在剧组的地位就有了明显的提高,导演总是给她加戏,明天就要到漕河泾拍外景。 第二天,陈深就跟着扁头一起来到了漕河泾监狱,他看到了周丽,没错,这正是徐碧城最要好的同学。 想到了徐碧城和周丽的感情,他总想为她们做些什么,即使不能帮助徐碧城救出周丽,让他们见上一面也会让碧城的心里好受一些,虽然这样也需要冒很大的风险,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陈深想到了利用江医生与孙太太的私情。 他这些天尾随着孙太太,拍到了不少孙太太与江医生幽会的照片,他将这些照片拿给江医生,作为交易的筹码。 江医生答应了自己回避,由陈深带一个人进去进行例行检查。 去看周丽的这一天,徐碧城假借身体不适,拜托唐山海帮她向单位请假。 唐山海走后,徐碧城坐上了陈深的汽车,穿上陈深事先为她准备好的白大褂,以行动处医生的身份,顺利进入了漕河泾监狱。 陈深将周丽带到了医务室,碧城与故友相见,百感交集。 陈深心中很清楚,自己肩负着寻找日军机密文件的重任,帮助徐碧城很可能暴露自己的身份,这太过冒险。 但是,对徐碧城的怜惜不断地涌上心头,看着与周丽谈话的徐碧城,他渐渐抛开了心中的那些挣扎,眼下,还能看到所爱的人,能为她做她想做的事,陈深已然感到了满足。 离开漕泾河监狱的徐碧城,听闻了好友的遭遇,不禁心疼的啜泣起来。 陈深为她擦干了眼泪,耐心地安慰她,别人的遭遇都是对自己际遇的折射,伤心地她与沉重的他,情不自禁地紧紧拥抱在一起。 徐碧城又接触到了一份新的文件,文件上清楚地写明了周丽这一批囚犯的转移路线。 徐碧城看到这样的消息,迫切想要救出周丽的念头在她心中挥之不去,她决定隐瞒唐山海而铤而走险。 徐碧城找到陶大春,陶大春答应帮助徐碧城营救周丽。 徐碧城叮嘱陶大春注意安全,如果在十一点仍等不到囚车,就放弃营救。 而唐山海,他看到了碧城的失落,却仍不能任由她做出冒险的事情。 押运的时间已到,扁头因为母亲住院而不能押送犯人转狱,押运犯人的工作临时被安排给了陈深。 这让徐碧城意想不到,如果陈深去押送犯人,那么必然和陶大春针锋相对,后果可能不堪设想,此时的局面,是徐碧城没有能力左右的。 第15集 徐碧城任性闯大祸 唐山海情急漏破绽 徐碧城找到陈深,请他不要去押送犯人,陈深一下子就猜出了徐碧城准备劫囚。 徐碧城跟陈深坦白,她安排了人在乔家栅劫囚,但是如果十一点看不到囚车,自己的人就会停止行动。 徐碧城深感情况不妙,她唯有向唐山海求助。 唐山海听到徐碧城已经展开了任性的计划,并且一发不可收拾时,大发雷霆,抱怨徐碧城总在事情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时才告诉自己。 短暂的责怪之后,唐山海只能尽快想办法去弥补徐碧城的失误。 唐山海早已料到毕忠良将会包围乔家栅,他命令徐碧城引开毕忠良手下的注意力,自己去则去乔家栅通知陶大春取消计划。 而负责押送犯人的陈深,则在尽量帮助徐碧城拖延时间。 首先,他将希望给予自己的学生周丽身上,他主动与周丽对话,周丽则破口大骂陈深狗汉奸,因而被牢头拖到一边殴打,这顺利地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陈深趁乱,对押解犯人的囚车做了手脚,出发的时间已到,汽车却怎么也发动不着了。 徐碧城引开了毕忠良手下的注意,唐山海也得以抽身赶往乔家栅,此时,刘二宝已奉命将乔家湾包围了起来。 即使同是行动处的唐山海,也只能被挡在毕忠良的戒严中。 而毫不知情的陶大春等人,正严正以待,准备营救人贩。 在陶大春一行人中,有一个名叫吕明,这不是别人,正是周丽的丈夫。 陶大春发现了毕忠良的埋伏,深感处境的危险,眼下已经十点半了,他决定在等半小时,并叮嘱吕明,千瓦不要为营救自己的妻子而破坏了整个计划。 另一边,被陈深做了手脚的汽车,竟然没过多久就修好了,为了弥补修车耽误的时间,司机一路飞驰不歇,这让他懊恼不已,只好祈祷此时徐碧城已经顺利取消了计划。 无法进入乔家栅联络陶大春的唐山海只好另想出路。 他绕到行动处看守的一个关卡,将关卡上看守的两个行动处队员骗到一处偏僻地,暗杀了这两人,其中一人在打斗中扯下了唐山海的扣子,死死地攥在手里。 陈深押送的囚车行至乔家栅入口,被刘二宝拦截下来,此时囚车又爆了胎,押送队伍只好停下来。 唐山海杀死行动处队员后,顺利进入了乔家栅,找到陶大春,命令他立刻取消任务。 陶大春只好带着一众同伴撤回安全地带,然而,救妻心切的吕明却没有撤回。 吕明埋伏在暗中,远远望向昼思夜想的妻子,周丽也看到了他,两人用眼神温情而热烈地交流着。 心爱的妻子就在眼前,吕明按捺不住地掏出了怀中的枪,这一切都被周丽看在眼里。 以一敌众,吕明不是行动处的对手,为了掩护吕明,周丽向行动处队员发出挑衅,大骂狗汉奸,她再一次集中了行动队所有人的注意力。 吕明挣扎着被陶大春强行撤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妻子被殴打。 行动处的两个队员被杀,让毕忠良蓬勃大怒,而刘二宝则在现场发现了那颗被扯下的纽扣,也许一切都将真相大白。 第16集 山海身份险些暴露 陈深山海再次结盟 没有救出妻子的吕明只能接受组织的安排,暂时撤离,想到妻子的悲惨遭遇,吕明躲在黑暗中放声大哭起来,此时的陈深也一样充满了痛苦。 刘二宝带回了两样重要的物件,一是一颗被拽下来的扣子,另一个是一块在乔家栅捡到的玉佩。 刘二宝也将遇到唐山海的事情报告给了毕忠良,毕忠良要求刘二宝调查两件事情,一是唐山海从乔家栅离开后又去了哪里,那颗扣子,是不是他的;而是让刘二宝将玉佩放回原处,他要用这个玉佩做诱饵,等鱼上钩。 毕忠良撒出去的网果然没有落空,第二天,吕明因为思念妻子又返回了前一天的事发地,捡回妻子送给他的玉佩,被早已埋伏好的行动处队员抓个正着,等待他的将是残酷的严刑拷打。 在行动处阴暗的牢狱中,毕忠良拿出那颗纽扣,向吕明抛出了一个难以抉择的问题——纽扣的主人和玉佩的主人只能保住一个。 毕忠良抓回吕明后,封锁了所有消息,连一向消息最灵通的刘美娜都不知道抓到的究竟是什么人。 同时,他召集了所有人召开紧急会议。 接到会议通知时,唐山海才发现自己丢了扣子,一个小小的扣子,可能会将一个人推向最危险的边缘。 会上,毕忠良要求全体人员起立,目的是为了在暗中观察唐山海究竟有没有丢掉纽扣,没想到的是,唐山海的西装上所有的纽扣都安安稳稳地钉在衣服上。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陈深的帮助,陈深在会议前找到了唐山海和徐碧城,他有一颗同样的纽扣,让徐碧城迅速钉到唐山海的西装上,这使得唐山海至于有明显的破绽。 与毕忠良的单独谈话中,三人彼此配合得天衣无缝,似乎并没有露出破绽。 调查结束后,毕忠良解散了所有人,却留下了刘美娜、徐碧城两个女子,被列为了重点怀疑对象。 唐山海一筹莫展,向李默群求助却不得以成功。 陈深也充满了焦虑,在毕忠良的强大攻势之下,徐碧城不知能否经受住考验。 除了对碧城的担忧,被抓起来的飓风队员究竟是谁,也让陈深毫无头绪,他决定去找唐山海商量对策。 来到唐山海楼下,陈深发现有人跟踪着他,而他,必须想办法掩饰起来自己与唐山海私下的交往。 第17集 碧城被软禁自责 吕明牺牲保全大局 楼下的线人并不是为了跟踪陈深,而是监视唐山海的。 陈深首先敲开了李小男的门,听到陈深的到来,唐山海如同见到了救星。 他换上了陈深的衣服,开陈深的车离开了公寓。 陈深与唐山海换装后,坐在李小男家等待。 李小男向陈深炫耀自己将家具换成了陈深家的样子,李小男对陈深的爱热烈而忠诚,她已经做好了嫁给陈深的准备。 陈深与毕忠良的对话中,提到了囚车抛锚,又在乔家栅爆胎的事实,毕忠良由此将漕河泾监狱的于胖子也列为了重点怀疑对象之一。 这一夜,刘胖子被绑在行动处的大牢中,等待着审问。 唐山海驱车找到了陶大春,确认了被抓队员的身份,并且得知了吕明曾经见过徐碧城。 如果吕明经受不住严刑拷打,他就会供出徐碧城。 一旦徐碧城的身份被暴露,她和唐山海就只剩死路一条。 陶大春建议唐山海先撤退,而唐山海此时却做好了与碧城一同牺牲的准备。 徐碧城和刘美娜被软禁在行动队中,她们将要度过一个难熬的晚上。 徐碧城这样的一顿哭诉,搅乱了毕忠良的思绪。 唐山海回到公寓,摆脱陈深伺机杀掉吕明以保证徐碧城的身份不会败露,陈深表示此事难度极大。 唐山海只好决定劝说吕明,只有他死,才能确保妻儿平安。 与唐山海分别后,陈深来到行动处,带给徐碧城一瓶安神药。 之后又与毕忠良进行了短短的会面,报告唐山海并没有任何反常。 吕明的存在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如何排除这颗炸弹成为了唐山海、陈深此时最大的难题。 而徐碧城也陷入了深深的自责,正是因为自己的一意孤行,非但没有救出周丽,还让吕明受到了这样的折磨。 徐碧城躺在行动处冰冷的长凳上,听着犯人挨打时的哭嚎,辗转反侧,备受折磨。 吕明经不住非人的虐待,交代出了飓风队的秘密驻地以及队长陶大春。 唐山海更加忐忑不已,这样下去,吕明可能很快就会交代出徐碧城。 为了尽快解决此事,唐山海再一次拨通了李默群的电话,告知了毕忠良对徐碧城的软禁。 陈深奉命跟着毕忠良审问吕明,吕明透露出,自己的妻子正是特别行动处所关押的囚犯。 毕忠良答应,只要吕明交代出军统卧底,就放出他和周丽。 在这样的糖衣炮弹之下,一心想要和妻子团聚的吕明彻底被击垮,他交代出自己曾见陶大春与他的上级见面,毕忠良召集了处里所有的女人,让吕明指证。 如果吕明指认出徐碧城,陈深的也会陷入不安全的境地,阻止吕明的指认,迫在眉睫。 此时,李默群打来电话质问自己的外甥女被毕忠良软禁的事情,毕忠良答应,只要没有证据,一定放碧城回家,而他的内心,却希望徐碧城的身份在今天就能被揭露。 吕明并没有指认徐碧城,让毕忠良大感意外。 吕明其实已经认出了徐碧城,他之所以没有指认,是因为陈深将吕明妻儿的照片拿给他,希望他牺牲自己,保全碧城,同时也保全自己的妻儿。 被押解回牢房的吕明想抢下行动处队员的枪了结性命,在两人的搏斗中,陈深开枪杀死了吕明。 第18集 碧城受挫萌生退意 碧城山海关系缓和 陈深举起了枪仍然不敢扣动扳机,行动处队员开枪打死了吕明,毕忠良狂躁地痛斥两人,但一切已经来不及了,人已经死了,所有的线索都将中断。 对于吕明的死,毕忠良感到万分的遗憾,一条到手的大鱼,就这样跑了。 失望之极的毕忠良,放了于胖子、柳美娜和徐碧城。 经过了一夜的折磨,徐碧城终于回到了家中。 她本想要帮助周丽,却因为自己的任性和鲁莽闯下了大祸,徐碧城在唐山海面前嚎啕大哭,自责自己的愚笨。 她对唐山海坦言,不想要再做他的搭档,她将成为唐山海的累赘,她害怕自己会害死唐山海。 经历了这一场心惊胆战,唐山海也感触颇深,本来今天的他已经做好了和碧城共同牺牲的准备,这一场重生让他决定要更多地去关系、理解碧城。 同样,陈深也没有怪罪碧城,而是劝导、鼓励着她。 经历了这样的危急关头,但愿徐碧城能吃一堑长一智。 陈深将徐碧城带到了孟将堂孤儿院,希望碧城教自己哑语,这样他最能和最亲近的皮皮交流了。 徐碧城用哑语问皮皮为什么是男孩子却要留小辫子,皮皮说道要等妈妈回来才会剪掉。 徐碧城被软禁的事情使得毕忠良彻底得罪了李默群,原本布局严谨的毕忠良此时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 李默群以此为理由,想要刁难毕忠良,要求他把劫囚一事彻底追查下去。 已经与唐山海达成同盟的陈深将彻查劫囚事件的消息告诉了唐山海,并提示唐山海,想要了结此事,只有寻找一个替死鬼。 谈话间,两人提起了碧城,这两个男人都深深地爱着碧城,而显然,陈深更加了解碧城,如果不经历这样的尔虞我诈,她应该会更加美好,她不仅背负着任务,更重要的,她应该又自己的生活。 唐山海再次向徐碧城道歉,不该把任务强加成她的全部,她可以追求自己的生活。 两人的关系已经不再那么冰冷。 受到鼓励的徐碧城将一些花花草草搬回家中,并请邻居李小男喝茶。 两人相谈甚欢,徐碧城优雅文静,李小男活泼率直。 第19集 于胖子替死了悬案 山海感激陈深 为了尽快了解此事,于胖子成为了唐山海眼中最适当的替死鬼人选。 这一天,于胖子在赌馆中赌钱,赌运不佳的他输红了眼,却没人愿意借钱给他。 这时陶大春借给了他钱。 几天过去了,于胖子还没有还钱。 这些,陶大春当然知道,这只是他故意设的计谋,他就是要于胖子走投无路,逼他离开。 一晚,陶大春的人尾随于胖子到家,发现行动处的人也在监视着于胖子。 他们砸碎了于胖子家的玻璃,行动处队员应声查看,被于胖子误认为是债主,他打晕了这两人,收拾了细软,驾车逃跑。 毕忠良派人四处搜寻于胖子,同时叫陈深来询问他对此时的看法,谈话间唐山海敲门进来主动请命要带领二分队捉拿于胖子。 唐山海一反常态的积极,让毕忠良充满了怀疑,他的直觉告诉自己,唐山海想要借机杀人灭口,他一直深深地怀疑唐山海才是真正的内鬼。 毕忠良派刘二宝跟唐山海一同抓捕于胖子,以防唐山海灭口。 陈深从唐山海的主动请命中,已经察觉到了唐山海知道于胖子的下落,但是他并不知道,毕忠良已经洞察了一切,碍于刘二宝也在身边,陈深不能向唐山海一探虚实。 在追捕路上,细心的陈深发现,路上除了有于胖子的汽车轮胎印记,还有其他汽车的印记,陈深确定唐山海已经派人开始了对于胖子的追杀,他在心里希望,这些人能先于他们解决掉刘胖子。 陈深一行三人很快找到了于胖子藏匿的旅馆,当唐山海和刘二宝冲进房间时,于胖子已经吊死在客栈的房梁上。 看着唐山海如释重负的表情,陈深知道,唐山海的人已经将于胖子解决掉了,顿时,他也松了一口气。 早在他们赶到前,陶大春就用被子闷死了于胖子,然后将他悬挂在房梁上,还以于胖子的口吻写了一封信,信中写到自己就是卧底,周丽正是自己的妻子。 陶大春把一切做得不着痕迹,毕忠良只好结案,劫囚的内鬼事件,到此为止。 回到家中,徐碧城质问唐山海为什么要杀死无辜地于胖子,唐山海希望徐碧城能够找到自己的生活,尽量不要操心这些事情。 同时再一次提醒了徐碧城,虽然现在与陈深结盟,但陈深毕竟是共党,赶走日本人之后,他们将会是敌人。 陈深送李小男回家,正遇上唐山海出门倒垃圾。 陈深看到唐山海的垃圾桶中放着几只纸团,对于这些纸团,他充满了好奇,他想要帮唐山海倒垃圾,借机窥探其中的奥秘,而唐山海则婉转地拒绝,并且邀请陈深、李小男改日来家中做客。 陈深、李小男如约来到唐山海家做客。 李小男向徐碧城炫耀陈深送给她的银杏叶项链,徐碧城微微有些出动,银杏叶,这是她最喜欢的叶子。 陈深、唐山海则在厨房里准备,唐山海感谢了陈深对自己的帮助,两人看着相谈甚欢的两个女孩儿,陈深告诉山海,如果一个女孩儿喜欢你,她看你的眼神一定是放光的。 第20集 山海示爱遭拒绝 苏三省投奔行动处 李小男向徐碧城透露出与陈深将要订婚,徐碧城心中黯然神伤。 这两个人女孩子相谈甚欢,相互喜欢。 李小男早已看出了陈深对待徐碧城有特殊的感情,她学着碧城读书、养花、一举一动,以期得到陈深的爱情。 夜晚,碧城想起陈深将要订婚的消息,听到李小男房间中传来他们的欢声笑语,心情更是复杂,陈深的旧情和唐山海无微不至的照顾,夹杂着身上肩负的使命,碧晨隐隐约约地又陷入纠结中。 徐碧城吃不惯唐山海准备的西式早餐,自己出门吃中式早餐,在吃早餐时正巧碰到了陈深,没想到,陈深还记得碧城的所有饮食爱好,这让徐碧城感动不已。 在吃饭间,徐碧城询问陈深他是不是共党,陈深默认。 如此看来,能问出这样的话来,徐碧城果然是一个不合格的特务,她这样问,只是想确认陈深会不会伤害到她。 随后,徐碧城又向陈深说起了日军绝密计划的事情,这说明,军统也想要这份材料。 如此说来,陈深和唐山海还想将要面临一场对决。 唐山海看到前一晚徐碧城非常喜欢李小男的银杏叶项链,于是也买了一条同样的送给徐碧城。 没想到,徐碧城并不领情。 唐山海追问,如果项链是陈深送的她会喜欢吗?徐碧城不置可否。 这段三角关系让唐山海倍感痛苦。 徐碧城在柳美娜的办公室聊天,陈深走进来送文件,这时正巧柳美娜出去上洗手间,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陈深让碧城守着,自己进入档案室寻找日军的重要文件。 更巧的是,钱秘书正来找美娜,如何掩护陈深带给徐碧城一个不小的考验。 这一次的碧城大有长进,自然而然地支开了柳美娜和钱秘书,但却没有找到日军的计划。 唐山海与陶大春见面时,发现了陶大春被跟踪。 他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也并不知道跟踪他的是什么人,他希望陶大春能尽快解决此人。 两人只能约定明天换一个地方接头。 毕忠良的太太刘兰芝来到陈深的办公室,邀请陈深带着李小男赴宴,地点在华懋饭店,是李默群攒的局。 按理说,李小男并不是行动处的人,不该出现在这样的场面中,唐山海与徐碧城深知,这一定不是一个简单的聚会。 聚会的时间已到,饭店内推杯换盏,饭店外,毕忠良已安排人马将饭店重重包围。 李默群透露,还有一位贵客将要来到。 这位贵客就是苏三省,军统上海区副区长。 唐山海马上认出了这正是白天跟踪陶大春的人,他与陶大春新的会面地址,就是苏三省帮忙找到的。 而为什么现在他又投奔了国军? 第21集 苏三省投诚国军 上海军统将遭遇灭顶 眼前的苏三省,被雨淋湿了头发,眉眼间充满了冷峻、杀气和桀骜不驯,对于苏三省的到来,除了李默群夫妇,其他人都充满着不解,还有一丝无法言说的担忧。 而饭店门外,行动处一分队、二分队的队员严正以待,但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要在这样一个大雨天封锁整个饭店,只听刘二宝神秘地说道,好好执行今晚的任务,有赏。 苏三省还未落座,就表示对陈深和唐山海久仰大名,还透露陈深是飓风队锄奸名单上的二号人物,陈深并未表示出太多情绪,只是玩笑着搪塞过这个话题。 唐山海转而向苏三省询问,这次苏三省背叛军统投向国军,想必也带了大礼来。 不出唐山海所料,苏三省果然向李默群敬献了大礼——一份军统上海区各分站的秘密据点地址和主要人物代号。 李默群收到这样的礼物自然非常开心,带头鼓起掌来,一众人跟着掌声四起,笑容背后却各有各的心事。 这份名单意味着陶大春等人已经暴露,唐山海和徐碧城两人万分焦急。 徐碧城想起唐山海曾说过,在这个华懋饭店中,有一个女服务员是老陶的人,如果有任何状况发生,都可以通过这个服务员通知到老陶。 想到这儿,徐碧城决定马上去通知这个女服务员,她借口上厕所离开了包间。 陈深意识到,苏三省向国军的投诚,很可能使军统遭遇灭顶之灾,徐碧城的离开,是为了传递情报吗?他不由地紧张起来。 李默群和毕忠良没有立即行动,就是为了等待那个内鬼暴露出来,而徐碧城的此时的行为,只会加快身份的暴露。 陈深这时看到毕忠良向自己投来一瞥,他知道这是毕忠良要自己盯住徐碧城的意思,他会意地起身离席,必须要在徐碧城露出马脚前阻止她。 徐碧城躲在厕所里,将情报写在纸条上,与女服务员接上了头。 这一幕被跟出来的陈深所察觉,他告诉徐碧城,不要轻举妄动。 此时苏三省、李小男都离开了包厢,两人在楼道中相遇,李小男递给苏三省一只手帕,让他擦干头上的雨水,苏三省受宠若惊。 女服务员得到徐碧城的情报,正准备马上去找老陶,却发现饭店大门已被行动处的人挡住,任何人都不得出门。 她想从后门出去,却被等待多时的行动处队员逮个正着。 徐碧城亲眼目睹女服务员被特工处队员对打,她此时惊恐万分,一旦女服务员经不住拷问交代出她,那么一切都将毁于一旦。 女服务员毕竟是受过军统多年训练的人,她从二楼楼梯上一跃而下,只有死才能保住秘密。 毕忠良下令,从现在开始,陈深和唐山海受苏三省指挥,联合捣毁军统在上海的老窝。 唐山海明白,毕忠良在等待自己露出马脚,他将被毕忠良所监视,他根本无法向队友传达情报,这让他陷入了深深的绝望。 苏三省受命后迅速行动,带着唐山海直奔军统上海区秘密基地,在这里,军统的主要领导正在召开秘密会议。 苏三省利用自己上海区副区长的身份将行动处的人马顺利带入基地,捣毁了基地,逮捕了上海区区长,带给军统致命一击。 而唐山海为了不暴露身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战友被无情杀害。 此次行动后,苏三省又准备守株待兔,等待军统其他秘密基地人员自投罗网。 这让陈深与唐山海感到了他的手段和野心。 李默群、毕忠良和各位夫人在饭店打麻将,徐碧城的惊慌失措、故作镇定都被毕忠良看在眼里。 行动处内,被抓捕的军统一百多人,都在咒骂着苏三省的叛变。 苏三省在牢房中审问军统上海区区长曾树,言语间充满了蔑视与敌意。 而毕忠良则想要规劝曾树为国军所用。 唐山海和徐碧城的一举一动果然都在毕忠良的监视下。 两人回到家中,唐山海回想起自己眼睁睁看到上海区秘密基地被捣毁,身心俱疲,充满了愧疚、仇恨,他拿起酒杯的手不由地颤抖起来。 他开始怀疑自己潜伏在行动处的意义,苟且偷生的愧疚在他心中蔓延开来。 唐山海拉起徐碧城的手,要求她尽快离开上海,一旦曾树投降,两人都将处于最危险的境地。 而徐碧城坚持要留下来,陪唐山海一起渡过难关,这让唐山海倍感温暖。 陈深此时也沉重万分,今天的场景让他想起了宰相的死。 面对李小男的示爱,他不能忍受让这个他并不爱女孩子跟着他出生入死,这一次,他坚决地拒绝了李小男。 第22集 曾树叛变供情报 山海传递情报恐露馅 陈深之所以对李小男如此决绝,是因为心中那份沉重的爱,他像一个走钢丝的人,时刻危险的境地,军统被捕的一百多人,让他更加觉得如履薄冰,他不能再让身边的人重蹈嫂子沈秋霞的覆辙。 第二天一早,唐山海夫妇出门吃早饭,发现毕忠良的人依旧在紧紧监视着他们,唐山海提醒徐碧城一定要镇静自若,不要漏出破绽。 早点摊位上,正在吃早饭的唐山海夫妇偶遇到陈深。 唐山海向陈深提出了需要他掩护的请求,陈深知道,如果帮助唐山海可能会使自己暴露,但是现在,除了自己,谁又能帮到唐山海呢?饭后,陈深将唐山海夫妇带去了盛记裁缝铺,唐山海在这样的掩护之下,从后门悄悄出去,找陶大春报信。 毕忠良没有对牢中的军统上海区区长曾树严刑拷打,而是心平气和地劝说曾树为国军所用,曾树果然投诚,交代出了军统其他的秘密据点,毕忠良立刻安排苏三省带人出发,准备将军统一网打尽。 唐山海还未将情报传递给大春,倒是让准备执行任务的苏三省看到,唐山海无奈,只得立即赶回盛记裁缝铺。 苏三省带着队伍很快赶到陶大春等人的秘密据点,将其中的军统人员一网打尽,抓得抓,杀得杀,这一幕正被未与唐山海接头成功而回到据点的陶大春看到,陶大春藏在门外不敢声张,算是躲过了此劫。 毕忠良安排陈深唐山海两人守在军统大本营,调查可疑情况。 走出会议室,陈深向唐山海问起陶大春的事情,楼道里碰上徐碧城,三人闲谈了几句。 这一幕被刘二宝所看到,他迅速报告给了毕忠良陈深与唐山海夫妇走得很近。 并提到了三人在盛记裁缝铺待了很久。 陈深和唐山海来到军统大本营,行动处队员门抓捕了一个来此处送菜的农民,但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毕忠良命人画出了陶大春的画像,让陈深唐山海守在军统大本营,守株待兔。 陶大春的漏网让唐山海倍感欣慰,但他不知道陶大春究竟是逃过了此劫,还是只是凑巧不在现场。 他必须向老陶发出信号,即使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他的想法很快被陈深看穿,陈深提醒唐山海,切不可轻举妄动。 陶大春远远观望着大本营,却不敢走近,他对国军的计划毫不知情,不敢贸然行动。 陶大春向一个小贩买了十碗馄饨,要求他送进院中,刘二宝感到可疑,立即出门察看,陶大春拔腿就跑,这样一探虚实之后,他清楚的明白了行动处的人已经包围了大本营,等待着自己去送死。 陈深帮助陶大春逃脱,并告诉他三天后唐山海将在马尔塞咖啡厅与他会面。 唐山海又欠下陈深一个大大的人情。 李默群和日军影佐将军来到行动处召开会议,毕忠良向他报告了拘捕138名军统的丰硕成果,将苏三省任命为特工行动处第三分队队长。 对于苏三省的快速升迁,毕忠良在私底下感到倍感压力。 苏三省与李默群走得很近,作为一个新人,他本不该受到这样的礼遇,很明显,李默群想要拉拢苏三省制衡毕忠良。 毕忠良在郁闷之中向陈深说出了心里话,他只是希望多赚一些钱,照顾好自己的家眷。 花无百日红,他也为自己留好了后路,希望能在赚够钱之后带着家人远走高飞到国外。 刚刚上任的苏三省给了曾树一个下马威,曾树三年来对他的压制让他愤恨不已,他终于等到了能压过曾树的这一天,苏三省以一种小人得志的心态为难着曾树,对他百般凌辱。 三天后,唐山海和陶大春终于得以见面。 陶大春义愤填膺地想要除掉叛徒苏三省,而唐山海则要求陶大春尽快返回重庆总部,为以后的行动做好准备。 李默群给苏三省安排了住处,并请来了老家的姐姐来照顾他,免除了他的后顾之忧,从姐弟俩的相处中,才难得能看到苏三省眼中的一丝温情。 李小男向徐碧城哭诉自己被陈深甩掉的遭遇,并承诺永远地等着陈深。 徐碧城反问道李小男,如果陈深真的不爱她呢?李小男义无反顾地回答道,她爱他。 李默群正是要苏三省调查此事,把握毕忠良的把柄。 唐山海与徐碧城照例打开电报机接收情报,然而却与组织失去了联系。 在这样的条件下,组织不与他们联系,反而是件好事。 唐山海知道,陈深曾答应过要帮徐碧城寻找日军的绝密计划,然而他并不相信陈深真的会拼上性命帮助徐碧城。 毕忠良也意识到了苏三省带给自己的威胁,整日愁眉不展。 陈深替毕忠良想出一个主意,放手让苏三省去查,等到快要查到时再给他下套。 毕忠良听后将此事安排给陈深处理。 每月十号是行动处发工资的日子,而苏三省的工资却被七七八八扣得所剩无几。 苏三省将这一情况报告给李默群,以李默群来压制毕忠良。 第24集 陈深唐山海合作设计 苏三省步步上钩 毕忠良将苏三省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向他解释了工资的事情,并透露出围剿上海军统的奖金也被填补了行动处的资金空缺,如果手头紧大可以向他提出要求。 毕忠良表面上表现出了极大的兄弟情义,却给他一杯滚烫的黄酒,使苏三省不得不喝下去。 心胸狭隘的苏三省对毕忠良的下马威怀恨在心,他又想起了李默群告诉他行动处藏着共党与军统的特务,苏三省决定查个水落石出,好将毕忠良置之于死地。 徐碧城询问陈深与李小男分手的原因,但他并不想再提此事。 陈深很快转移话题,对于他们来说,完成任务比儿女情长更加重要。 李小男还是无法控制对陈深的思念,又一次带着宵夜到行动处看望陈深,几个小时的等待,却等到陈深又一次无情的拒绝,这一切都被苏三省所看到。 李小男被陈深气走后,独自一人走在大街上,苏三省骑着摩托车追出去,无限怜爱地要求送李小男回家。 李小男坐在苏三省的摩托车上,手臂轻轻环着苏三省的腰,这让苏三省感到无比幸福。 失落中的李小男将自己包的饺子送给苏三省,苏三省竟像一个得到宝贝的孩子一样笑得开心。 唐山海按照计划,带着礼物上门拜访苏三省。 苏三省洋洋得意地走进档案室,让他没想到的是,这正中了陈深等人的圈套。 陈深的计划展开了。 徐碧城打电话给柳美娜,将她支出档案室,碧城与她谈论着旗袍的花色,尽量拖延时间。 陈深趁空悄悄锁上了档案室的门,几分钟之后,走廊里传出了档案室失火的喊叫声。 柳美娜、徐碧城应声而出,柳美娜还在担忧档案室中的苏三省,但已被唐山海和徐碧城拉向楼下。 阅读文件的苏三省听到门外的骚乱,想要出门一探究竟,却发现档案室的门以及被人从外面紧紧锁上。 第25集 铲除三省计划失败 老毕不慎透露情报 苏三省慌忙命令人把门打开,他刚刚走出档案室,就被人偷袭,当头一棒使他立刻晕了过去。 行动处的人都从楼上逃跑下来,唯独没有见到苏三省,毕忠良下令点名,发现苏三省确实不知所踪。 原来,这场火正是毕忠良派人故意制造出来的烟雾,一众人不过是在人前演一场戏罢了,曾树感到此事有蹊跷,竟然偷偷跑掉了。 徐碧城发现了曾树的失踪,陈深和唐山海担忧曾树去向李默群求助,他们必须要在李默群到来之前,让苏三省死得合情合理。 苏三省醒来后,发现自己正被拷在行动处的牢房中。 苏三省很快意识到,这是在诬陷自己,他已经中了毕忠良的圈套。 陈深审问过后,轮到了唐山海登场,唐山海依旧以一个同盟者的身份面对苏三省,说明自己会帮助他离开行动处。 唐山海将一把没有子弹的枪递给苏三省,要苏三省劫持自己,向毕忠良要一辆车,这样才能活着离开行动处,见到李默群。 一切都在陈深的计划当中,然而苏三省还是不能完全信任唐山海,他放弃了那把没有子弹的枪,而是改用玻璃杯碎片架在唐山海脖子上,劫持着他与陈深谈条件。 陈深为了制衡苏三省,派人请来了他的姐姐作为人质。 陈深要求苏三省放过有家室的唐山海,由自己的作为人质。 交换人质的一瞬间,陈深抓准时机,眼看就要控制住苏三省。 正当这时,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两辆日本车驶入行动处,李默群果然老谋深算,他没有亲自出面,而是搬出了影佐将军。 当着影佐将军的面,毕忠良、陈深、唐山海又演了一出戏,将嫁祸苏三省的推理重复了一遍。 影佐没有下结论,只是带走了苏三省,调查事件的真相。 影佐对毕忠良坦言,自己也不喜欢嚣张跋扈的苏三省,但苏三省身上那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精神正是日军所需要的。 一场风波结束后,唐山海和徐碧城送受伤的陈深去医院,两人对此次计划的失败感到万分惋惜。 陈深推测,这次火灾之后,档案室会重新进行归档,毕忠良一定会让陈深参与归档,这样他就有机会接触到绝密计划了。 果然不出陈深所料,毕忠良要求他和柳美娜加班归档文件。 毕忠良支开了柳美娜,但没有回避陈深,将一份绝密计划放回只有他自己知道密码的保险柜里。 苏三省从李默群的办公室走出来,外面瓢泼大雨,曾树将一把伞递给苏三省。 曾树在事发当天的消失正是去帮苏三省通风报信,这得到了苏三省的万分感谢。 由于日本人的干预,毕忠良只好将设计圈套陷害苏三省的罪名安在一个无名之辈头上,使得事情圆满解决。 苏三省的回归让毕忠良和陈深担忧不已,锱铢必较的苏三省早晚会报复他们两人。 第26集 苏三省强势追爱 唐山海使美男计 苏三省又一次看到徐碧城走进陈深的办公室,为什么唐山海的太太总是出入陈深的办公室,这引起了苏三省的怀疑。 他命令曾树想办法查清陈深和徐碧城的底细,此时在他的心里,正酝酿的一次反击的战争。 曾树出门后,苏三省拿出李小男曾经送给他的手帕,轻轻地浅笑起来。 他立刻放下手头的工作,去剧组看望李小男。 李小男在剧组依旧心事重重,扁头和女朋友的恩爱甜蜜深深地刺激着李小男,她正在气头上,却看到苏三省捧着花站在她面前。 按照计划,唐山海晚上约柳美娜在红灯笼湘菜馆吃饭,陈深和徐碧城则适时出现,将两人抓个正着。 当晚,唐山海和柳美娜共进晚餐,唐山海向柳美娜抱怨了徐碧城的种种不是,与徐碧城对比,柳美娜的温柔、懂事让唐山海喜欢不已。 柳美娜听到动情之处,也向唐山海当面表白,她刚刚把自己的手轻轻放在唐山海手上,徐碧城就以一个妻子的身份出现在他们身后。 徐碧城故意表现得怒气冲冲,柳美娜丝毫没有看出破绽,心中忐忑不已。 为了拿到柳美娜的手包,三人继续演戏,徐碧城佯装吃醋冲出饭店,唐山海和柳美娜相继追了出去,徐碧城与唐山海大吵,也指责柳美娜的不忠。 陈深留在饭店里,趁机拿到柳美娜的包,但是,钥匙并不在包中。 为了拿到钥匙,唐山海只好继续演下去。 他追上柳美娜,开车送她回家。 路上,唐山海向美娜道歉,不该让她受到这样的委屈。 柳美娜赌气般的继续向唐山海表白对他的爱慕,唐山海假装感动不已。 柳美娜说完自己的一席心里话,准备下车离去,唐山海不愿丧失这样好的时机,一把拉住将欲下车的美娜,轻轻地吻上了她的嘴唇。 柳美娜正沉浸在这突如其来的幸福中,丝毫没有在意唐山海已经悄悄从她的口袋中偷走了档案室的钥匙。 唐山海走后,陈深送徐碧城回家,一路上徐碧城总是不由地想起两人曾经的过往。 唐山海和柳美娜的约会,原本是他故意设计的圈套,但柳美娜却付出了真心,这个敢爱敢恨的女孩儿此时变得毫无城府,直到回到家中,她才发现自己装在身上的钥匙不见了。 第27集 假夫妻即将暴露 山海碧城掩人耳目 柳美娜下车后,唐山海立刻将档案室的那一把从钥匙串上取下来,将其余的扔在车上。 柳美娜发现钥匙不见了之后,迅速折返到唐山海车上寻找,唐山海从车上捡起那串钥匙,交给柳美娜。 苏三省吃过晚饭后,来到李小男家找她。 刚走到楼下,恰巧看到陈深和徐碧城边聊边走,便躲在角落里听两人的谈话。 陈深再一次拒绝了李小男,并希望两人都能找到各自的幸福。 唐山海虽然拿到了钥匙,但是这份违心的感情让他痛苦不已,他的心里只有徐碧城,尤其是看到徐碧城对于他和柳美娜丝毫无所谓的样子,他更加的心痛不已,这份不被接受的感情,一直隐隐地折磨着他。 锱铢必较的苏三省一定要找到机会报复毕忠良和陈深等人,无论唐山海是不是熟地黄,他都希望行动处内部能发生一场内讧,这样他们就没有心思对付自己了。 徐碧城在行动处仍然表现出了对柳美娜的极大厌恶,丝毫没有漏出破绽。 徐碧城对柳美娜的冷淡态度反而激起了她的斗志,柳美娜更加坚定了倒追唐山海的决心。 柳美娜越是主动,唐山海就越控制不住对碧城的感情,为了完成任务,他只好纠结万分地继续伪装下去。 因为陈深每晚都住在行动处,唐山海和徐碧城决定让陈深去试试档案室钥匙的真假。 下班后,陈深支开了值班的队员,拿着那把钥匙去开档案室的门,却无论如何都打不开。 而此时苏三省却悄悄地走到他身后,他只好当机立断编出一个理由,将苏三省搪塞过去。 深夜,徐碧城和唐山海正在睡觉,一个蟊贼蹑手蹑脚趴在他们家的窗台上。 警惕性非常高的唐山海立刻被惊醒,这个蟊贼在家中四处翻腾,顺手偷走了一块表和一支金笔。 他行动敏捷,并不像是普通的蟊贼,原来这个人曾是苏三省的手下,苏三省派他来,就是要查看唐山海、徐碧城是不是假扮夫妻。 唐山海、徐碧城知道两人分居的现实已经暴露,两个人都以为蟊贼是毕忠良派来的。 为了补救,他们决定放风出去,唐山海、徐碧城因为柳美娜而吵架、冷战,才会分房而睡。 徐碧城当晚就跑去与李小男同睡,希望李小男能将两人感情出现裂痕的事情告诉毕忠良夫妇。 为了解释两人的分居,第二天上班后,唐山海、徐碧城继续上演着夫妻吵架的戏码。 唐山海送花和礼物给徐碧城,而徐碧城则在行动处同事面前表现出相当不满意的情绪。 第28集 三省单恋越陷越深 深海碧遭怀疑 徐碧城故意在办公室与唐山海吵架,言语中表达出了怀疑山海与柳美娜关系暧昧。 两人的谈话被柳美娜和扁头听到,徐碧城洋洋得意,三个人之间的三角关系很快就要传开了,果然,没多久扁头就把这件事在行动处传的沸沸扬扬。 陈深来到徐碧城的办公室,恰好山海也在,陈深坦言,他们得到的钥匙是假的。 为了拿到真的钥匙,唐山海不得不再一次向柳美娜发动攻势。 唐山海来到柳美娜的办公室,将门反锁。 唐山海向柳美娜解释说,他向徐碧城示好,只是为了试探柳美娜到底有多爱他。 真心喜欢唐山海的刘美娜很快相信了他的话,毕竟她是希望唐山海喜欢她的。 柳美娜扑进唐山海怀中,紧紧拥抱着他,而唐山海却一直盯着放在桌子上的档案室钥匙。 柳美娜想要唐山海休了徐碧城,带着她到香港去,唐山海一心想着钥匙,不置可否,竟忘了拒绝柳美娜,给她带来了无穷无尽的希望。 苏三省听到行动处关于唐山海三人的传言,他立刻判断出这是唐山海和徐碧城欲盖弥彰演得戏,他并不急于揭穿,而是想方设法交给毕忠良去处理,他更希望行动处里能发生一场内讧,这样他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苏三省寄给毕忠良一封匿名信,举报陈深与唐山海徐碧城夫妇勾结,意图不轨。 这天,苏三省的姐姐在菜市场买菜,受到一个地痞骚扰,善良的李小男仗义出手,恰好苏三省也赶到现场。 苏三省的姐姐对李小男十分喜欢,硬拉着她回家吃饭。 李小男能到自己家吃饭,这让苏三省欢喜不已,在她面前,飞扬跋扈的苏三省却幻化成一个内敛害羞的小男孩。 苏三省请求李小男在姐姐面前隐瞒自己汉奸的身份。 吃过午饭,苏三省送李小男回家,他向李小男坦言,自己曾发誓杀遍天下的汉奸,却没想到,为了生活沦为了别人眼中的汉奸。 望着李小男的背影,这个单纯善良的可爱少女,让苏三省越陷越深。 毕忠良找来陈深,向他说起了自己收到的检举信。 陈深听后,立刻要求老毕给自己一笔钱,让他远走高飞。 陈深佯装生气,斥责老毕对自己的不信任。 老毕向陈深坦露自己的不容易,他对他说这些话时的确是把他当成兄弟。 陈深试探老毕,如果有一天自己算计了他,他要如何处置自己。 毕忠良一字一顿地说,亲兄弟,明算账。 这听起来,一点儿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陈深与毕忠良推测,这封信一定是李默群或苏三省写的,是一出离间计。 毕忠良热起了黄酒,向陈深打探唐山海与徐碧城的关系,他早就在暗暗怀疑唐山海和徐碧城的夫妻关系。 毕忠良告诉陈深,中共的麻雀又开始了行动。 李小男去看望毕太太刘兰芝,向毕太太哭诉陈深已经和她分手。 毕太太大骂陈深,并为她出了一个主意,她要李小男去照顾陈深在孤儿院领养的干儿子皮皮,如果皮皮也喜欢她,那陈深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第29集 毕忠良苏三省联手 卧底身份恐将败露 李小男在孤儿院中和皮皮玩耍,从孩子温暖的笑容里可以看出,皮皮是非常喜欢她的。 李小男送给皮皮一个百宝箱,告诉他把愿望画在里面,就会实现。 这一幕都被陈深看在眼里,但他仍然不能接受李小男。 没有接到重庆方面的电报之前,毕忠良只认为这封举报信是有人故意离间,而现在,卧底就在自己身边,他突然感觉到不寒而栗。 他将柳美娜叫到办公室,交给她一个秘密任务…下班时,陈深假装偶遇柳美娜,带她到盛记裁缝店做旗袍,在她生日那天穿,她穿了旗袍自然不会把钥匙装在身上,一定会装在手包里,只要拿到她的手包,就能找到真正的钥匙。 毕忠良在行动处楼道里遇到了苏三省,对他格外热情,苏三省仍然无法忘掉他对于毕忠良的仇恨。 不一会儿,毕忠良又约了苏三省吃宵夜并为之前的误会道歉,苏三省他意识到,毕忠良绝不是为了这些而约他。 第一个是柳美娜,告诉柳美娜九点钟他会将这个文件交给徐碧城,由徐碧城整理归档,而柳美娜彼时佯装临时去总部开会,离开行动处。 第二个是刘二宝,他安排刘二宝通知唐山海临时外出办公,务必要他九点前离开。 第三个,他找来苏三省,询问窃听器是否安装妥当。 柳美娜并不在档案室,那么这份绝密计划就会暂时留在徐碧城手上,她将如何处理这份文件,就是毕忠良、苏三省等待的结果。 徐碧城又将电话打给陈深,恰好当时陈深也不在办公室,碧城胜利的快乐竟然找不到人分享。 盘查库房的陈深回到行动处大楼里,猛然发现墙上突然多出几道电线,这些电线正是行动处仓库里的牌子,他发现,这些电线连通着徐碧城和苏三省的办公室,似乎明白了什么。 陈深敲门进入徐碧城办公室,四下张望,果然发现了装在房间的窃听器。 他暗示徐碧城这是个圈套,两人为了躲避窃听,立即用纸笔交流起来。 陈深要她按照正常处理文件的方式对待这份绝密文件,将文件退还给毕忠良。 徐碧城马上会意,和陈深说起唐山海和柳美娜的事,苏三省的监听没有任何价值。 这个突如其来的圈套让陈深有些措手不及,难道是他们露出了马脚吗?如果毕忠良真的与苏三省结盟,那么他们以后的每一步都将如履薄冰。 徐碧城找到钱秘书,将文件原封不动放回了毕忠良的办公桌上。 此时,毕忠良正与唐山海会面,毕忠良提醒唐山海后院起火的事情千万不要被李默群知道。 他拿出小刀,慢慢地拆开了文件袋,他为了试探徐碧城故意放的羽毛,一根都没有被动过,看来她果然没有打开过。 毕忠良、苏三省两人对这个结果大失所望。 徐碧城要么真的不是卧底,要么早已发现了办公室的窃听器,如果被她反咬一口,那么毕忠良一定会得罪李默群,毕忠良千思万想,下令立刻将徐碧城办公室的窃听器撤掉,柳美娜更加迷恋着唐山海,她送给唐山海一条领带。 唐山海告诉柳美娜,毕忠良因为此事找他谈过话,唐山海要柳美娜千万小心谨慎,不要被李默群发现了两人的关系,并承诺一定会陪她过生日。 新的难题又将出现在陈深三人的面前。 陈深帮了唐山海和徐碧城这么多忙,唐山海理应还他很多人情,但毕竟,军统和共党归根到底也要面临着一场较量。 说到这里,唐山海和徐碧城又起了争执。 夜幕降临,苏三省带着曾树敲响了陈深办公室的门,陈深假装不在,目睹了曾树在办公室做手脚的全过程。 第31集 李小男示好苏三省 毕忠良设局等大戏 夜幕降临,苏三省带着曾树敲响了陈深办公室的门,陈深假装不在。 曾树悄悄拆下了徐碧城房间里安装的窃听器。 陈深正在培训几个同事,日本人的电讯侦缉车一到,这些人就将参加战斗。 他将这件事告诉徐碧城,要他们小心注意。 苏三省又一次来到电影制片厂找李小男,李小男想反正已经跟陈深分手了,跟谁都一样,况且此时的李小男已经不再那么讨厌苏三省了。 这一次,李小男没有再打苏三省,欣然接受了他带来的鲜花和点心。 苏三省邀请李小男再一次去家中吃饭,李小男也欣然答应。 李小男在拍戏时,苏三省就在一旁看着,一脸宠溺。 突然间,意外发生了,李小男在拍戏中险些撞上柱子,苏三省毫不犹豫一把抱住了她,却弄伤了自己的胳膊。 小孩子的一番话让陈深又一次想起了逝去的亲人。 徐碧城问为什么陈深如此喜欢这个甚至不能跟他正常交流的孩子,陈深回答,皮皮能静静地听他的秘密,这与跟行动处的人谈话不同,心灵的交流才是真正的交流。 第二天,陈深在行动处的走廊里,迎面碰上了手臂受伤的苏三省,他正疑惑苏三省究竟是何原因缠满了纱布,就听到扁头来报信,说李小男带着汤来找苏三省。 陈深快步流星走到会议室,推开大门,果然看到李小男正亲昵地喂苏三省喝汤。 陈深一把拽过李小男,夺过她手中的汤,竟然代替李小男喂苏三省喝起汤来。 陈深拉着李小男穿过走廊,进入自己的办公室,丝毫不在意旁人的眼光。 他告诫李小男,不能和苏三省在一起,他希望她找一个好男人,而不是跟苏三省在一起作践自己。 而李小男则坚持认为苏三省对自己很好,并且警告陈深,如果想管她就娶了她,否则她嫁给谁,跟他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徐碧城问陈深,是受不了李小男和所有男人在一起,还是因为那个男人是苏三省。 而陈深则气急败坏地说道,如果她能找一个像唐山海这样的好男人,他一定会衷心地祝福她。 唐山海告诉徐碧城,柳美娜希望唐山海在她生日那天陪她在宾馆过夜。 唐山海怀疑柳美娜此时已经被毕忠良所收买,会另有所图。 而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在毕忠良的监视之中。 毕忠良将自己和太太结婚纪念日的庆典设在了柳美娜生日的当天,他要求行动处所有人员必须赴宴,他的举动,正是要给唐山海、柳美娜等人设台,等着看好戏。 柳美娜眼看自己和唐山海的约会将被破坏,就向毕忠良请假,却被毕忠良以种种理由拒绝。 美娜立刻找到唐山海,诉说心中的委屈。 而唐山海则一直在想毕忠良这么做的目的。 毕忠良的目的已经被陈深看穿,他一定已经发觉了唐山海想要从柳美娜身上下手,才做了这样的局。 周五晚上很快就来临了,唐山海决定在毕忠良的戏台上,陪他唱一出大戏。 他与徐碧城早早来到了华懋饭店,而此时,陈深正带着柳美娜在盛记裁缝店改旗袍,并送给他一个漂亮的手包。 不一会儿,人都到齐了。 李小男一到饭店就对苏三省表现出了非同一般的亲昵,这让陈深一阵愤怒。 这个周五的夜晚,注定是不平静的。 第32集 调包计划无法施展 陈深无奈求婚小男 饭后,一众男男女女进入舞池中跳舞,陈深的目光却一直追随着美娜的手包,而美娜则一直期待唐山海和她跳舞。 李小男和苏三省相谈甚欢,惹得陈深一脸不高兴,离开了舞池。 陈深走后,唐山海也跟着出去,这一切都被毕忠良在暗中观察着,苏三省意会地跟了出去,看到唐山海和陈深在走廊尽头抽烟。 苏三省很快将两人的行踪报告给毕忠良,而他们的谈话内容,苏三省并不知道。 原来,陈深和唐山海正计划着调包柳美娜的手包,取出里面真正的钥匙。 为了以防意外,唐山海在假手包中放了一枚戒指,如果调包计被美娜发现,他就圆谎说戒指是他给美娜的惊喜。 一支舞后,毕忠良和刘兰芝将陈深叫到一间包厢中。 刘兰芝语重心长地告诉陈深要珍惜李小男,不然她就要和苏三省结婚了。 陈深以请柳美娜跳舞为借口要离开包厢,毕忠良猜测到他和唐山海有所计划,很快放他进入舞池。 按照计划,唐山海请柳美娜跳舞,而陈深则和徐碧城跳舞。 当然,他们身边也被埋伏了毕忠良的人。 徐碧城的舞姿有些笨拙,总是踩陈深的脚。 她又一次不小心踩到了陈深,陈深一躲,撞到了旁边的美娜,美娜的手包顺势掉在地上。 这是一次绝好的调包机会,然而陈深已经观察到此时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无法下手。 唐山海以为陈深已经调包,就约美娜到旁边一坐。 刚刚坐下,毕忠良带着太太也在傍边落座,毕忠良和太太都夸赞美娜的包很漂亮,毕太太更是爱不释手。 毕太太要求打开美娜的包看看其中的构造,这让唐山海不禁捏了一把汗。 如果美娜发现这个包不是自己的那个,他又该如何收场。 柳美娜大方的打开自己的包,里面东西摆放的位置一如从前,这才让唐山海送了一口气。 没有达到目的的苏三省不肯罢休,他借向陈深敬酒为理由,佯装不小心将酒洒在陈深衣服上。 众人为陈深擦去身上的酒渍,却将陈深放在上衣口袋中的手包打落在地下。 苏三省看到手包落地,立即质问陈深为什么会在身上装一个与柳美娜一模一样的手包。 眼看计划即将败露,陈深突然想到了手包中唐山海为以防万一藏在里面的戒指。 他走向李小男,单膝跪地,拿出那颗戒指,向李小男求婚。 此时,李小男惊讶,唐山海错愕,徐碧城伤心,毕太太欣喜,柳美娜羡慕,毕忠良失望,苏三省则在失望中又多添了一份对陈深的恨。 李小男接过戒指,但并没有立即接受陈深的求婚,她决定先帮陈深保管戒指,等到他不再犹豫时再重新接受他。 一行人分别后,回到各自的家中,有着各自的心事。 唐山海意识到了徐碧城的失态,他想了解她的失望和心痛,而徐碧城则不愿意再提。 唐山海告诉徐碧城,明天会再约柳美娜一次。 刘兰芝对于今天发生的一幕则惋惜不已,毕忠良则反问她真的觉得陈深的戒指是给李小男准备的吗?他不能把真正的原因告诉刘兰芝,只好说起了陈深和徐碧城的绯闻,很快被刘兰芝否定。 陈深早就为当天计划的失败做好了打算,他安排老K在柳美娜换旗袍时趁机拿出手包中的钥匙,拓印出来,这样即使计划失败,陈深依然能够拿到档案室的钥匙。 柳美娜回到家中,无意发现了自己钥匙上留有泥渍,意识到自己的钥匙被人做过了手脚。 第二天,徐碧城向陈深说起昨天的求婚,而陈深则坦言更希望站在对面的是徐碧城。 陈深告诉碧城,昨天关于手包的解释只能缓解当时的尴尬,却不能应付得了毕忠良。 他走进毕忠良的办公室,对于昨天的手包,做了重新的解释。 他说那个戒指是唐山海买来送给柳美娜的,为了防止碧城发现,只好先放在他身上。 手包被发现后,陈深为了顾及徐碧城的面子,只好当众将戒指送给李小男。 而永安公司正好在主推这款手包,两人便凑巧买了同一个。 第33集 柳美娜隐隐不安 老陶重回上海 苏三省打电话去陈深的办公室,想要见他一面。 苏三省敲了好久的门,陈深才前去开门,这让苏三省心中充满了疑问,一进陈深办公室的门,苏三省就发现了他桌子上的泡沫。 苏三省对陈深说起李小男的种种优点,并向陈深发出挑战——如果不能一心一意对待李小男,倒不如离她远一些。 陈深则强势回击,要苏三省有些自知之明,不要再骚扰李小男。 没有得到好脸色的苏三省坐了不多久就离开了。 陈深知道苏三省看到了自己桌上的碎沫,不由地担心起来,但很快又想到了新的办法。 苏三省悄悄尾随着倒垃圾的扁头,试图查看陈深倒出的垃圾,没想到只是一包花生皮。 李小男带着苏三省的姐姐来到行动处,参观他的办公场所,苏姐并不识字,不知道他做着特务的勾当。 苏三省把李小男悄悄拉到一边,询问起昨天求婚的事情,李小男坦言,听到陈深对自己求婚她很激动,但一看到苏三省受伤的胳膊就犹豫起来,苏三省听后心里暗喜。 陶大春从重庆回到上海,立即约见了唐山海。 陶大春告诉他,总部的形势也不容乐观。 但好在陶大春重新回到上海,飓风队就要重建,他们又可以助唐山海一臂之力。 陶大春将一筐送给徐碧城的粽子交给唐山海,两人就匆匆分别了。 李小男和苏三省分别后,陪伴着苏姐到松江喝喜酒。 陈深悄悄交代给老K,要他伪装好自己,不要被李小男发现,将她和苏姐在半路劫持。 之后,陈深和徐碧城一起到孤儿院看望皮皮,皮皮告诉徐碧城,他想学画画,如果再不把妈妈的样子画下来,就要忘记她了。 这让陈深和徐碧城两人不禁感到一丝酸涩。 离开孤儿院,徐碧城询问陈深如此出力帮助他和唐山海,究竟是为了什么。 陈深没有说出自己的任务,只告诉徐碧城自己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 她的脑海中,像过电影一样反复回忆着这几天的画面。 先是陈深旁敲侧击向自己问起了保险柜中的文件;老毕又交给了自己一份秘密任务——负责存档一切文件,包括机要文件;自己的档案室钥匙一次一次被人盯上,这些画面让她感到越来越不安。 她向陈深坦言,她希望快点儿嫁人,放弃这份工作,离开行动处。 陈深则提醒她,不要将离开这里的希望寄托在任何男人身上。 回到行动处,唐山海将老陶带给徐碧城的粽子拿给她。 下班后,唐山海将按照计划约出柳美娜,与她在宾馆过夜。 此时他的心情沉重无比。 徐碧城看出了他心中的不快,她提出要给唐山海重新打一次领带,而唐山海则拿出了柳美娜送的那一条,两个人心中的都藏着说不出的难过。 唐山海此时痛苦不堪,他紧紧拥抱了徐碧城,就好像即将要赶赴刑场。 第34集 柳美娜为爱献情报 唐山海被困档案室 唐山海与徐碧城拥抱后,出门去赴柳美娜的约。 徐碧城叮嘱唐山海一定要注意安全,唐山海则要徐碧城乖乖待在家里,他今晚可能会打电话给她。 唐山海接到柳美娜,回到柳美娜的家中,亲手下厨做牛排给柳美娜吃。 这让柳美娜感觉无比幸福,她再一次要求唐山海带她离开这里。 柳美娜向唐山海说明了自己心中的犹豫,她轻声向唐山海问道,他不会是为了情报才来接近她的吧?唐山海大口吞下一杯红酒,向美娜发脾气,指责她不信任自己。 柳美娜大惊失色,慌忙抱住唐山海道歉,并不小心向唐山海说出,自己现在和毕忠良一样,也可以接触到行动处的机要文件。 唐山海为了继续获得柳美娜的信任,向她承若,一个月后就带她远走高飞。 饭后,柳美娜依偎在唐山海怀里,盘算着离开上海之后到哪里落脚。 苏三省守在行动处,紧紧监视着陈深,让他没有机会接近档案室。 果不其然,不一会儿,苏三省就接到了姐姐和李小男被劫持的消息。 苏三省慌忙离开行动处,去救这两个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唐山海见苏三省已经离开行动处,立刻开始了自己的行动,他一把一把地试着皮蛋配来的钥匙,终于打开了档案室的锁。 他凭借毕忠良无意中说起话,回忆着保险柜密码,却不小心将一摞文件碰到地上。 声响引来了曾树,苏三省离开行动处后,很快打电话给曾树,让他在行动处紧紧盯着陈深。 曾树在档案室门口徘徊着,撞上了正在值班的扁头,扁头赶走了曾树。 回头无意看到了档案室的锁是开着的,他并不知道陈深正在里面,为了防止资料丢失,扁头稍加犹豫后锁上了档案室的锁。 陈深被困到了档案室中。 深夜已至,唐山海见身边的美娜已经睡熟,便伺机下手。 唐山海悄悄摸索着下床,到美娜挂在衣架上的手包中寻找钥匙。 他不知道,柳美娜并没有睡着,此时她正举着枪,愤愤不平地指着他的脑袋。 柳美娜大声质问唐山海究竟是什么人,她为唐山海的欺骗痛哭难过。 而唐山海则沉着地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并再次表白柳美娜。 此时,唐山海将眼前的柳美娜当成了心中的徐碧城,对她说出很多动情的话。 他告诉柳美娜,他和徐碧城只是搭档,而他心中真正爱的女人正是柳美娜。 柳美娜放下枪,投入唐山海的怀抱,唐山海终于化险为夷。 他打电话给徐碧城,要她联系陶大春准备一辆车,从苏州河上车,离开上海。 第35集 苏三省被调虎离山 陈深阻止山海计划 唐山海杀死了楼下苏三省派来盯梢的两个队员,带着柳美娜顺利折回到行动处,柳美娜一心想着今夜之后,就可以跟唐山海远走高飞了。 柳美娜半夜返回行动处,这让值班的扁头感到疑惑不已。 被困到档案室的陈深听到柳美娜开门的声音,立刻藏了起来。 眼见自己要找的绝密计划就要落入别人之手,陈深拔出了枪,对准了柳美娜的脑袋,他威胁柳美娜,如果想要活着离开这里,就将她和唐山海的计划和盘托出。 陈深将柳美娜带到自己的办公室,他告诉柳美娜,他必须打电话给毕忠良,报告她和唐山海的可疑行径,毕忠良必然会派他前去追捕,这样,他才能放走她和唐山海。 柳美娜同意了陈深的做法。 她离开行动处,与唐山海一同赶往苏州河,途中将陈深的计划告诉了唐山海,并透露陈深早在前一天就偷走了她的档案室钥匙。 陈深驾车紧紧对唐山海穷追不舍,最终将他逼停。 唐山海下车后,质疑陈深一直在利用他,而陈深也指责是唐山海在利用自己。 陈深则提醒唐山海,毕忠良将四处寻找柳美娜,而他一旦发现唐山海已经将柳美娜策反,那留下徐碧城该如何收场。 唐山海要求陈深掩护自己,顺利处理掉眼前的麻烦。 而陈深和唐山海毕竟是两个阵营的人,他并不能完全信任唐山海,而是提出暂时帮他保管这份档案,事成之后,他要柳美娜手上的那一份。 此时的徐碧城一个人在家中坐立难安,她对今晚的计划和唐山海的安危忧心忡忡。 刘二宝的电话铃声打破寂静的夜。 刘二宝打电话是来找唐山海的,毕忠良想要以此试探唐山海是不是在家,徐碧城假借通信信号不好,挂断了刘二宝的电话。 毕忠良派刘二宝和钱秘书到唐山海家中搜查,如果唐山海确实不在家,就即刻扣押徐碧城。 唐山海带着柳美娜来到苏州河与陶大春会面,他要陶大春将柳美娜送到宁波,再转去香港,陶大春则建议将柳美娜灭口,唐山海不忍。 柳美娜舍不得唐山海,希望两人一起走,唐山海则不停安抚她。 正当两人惜别间,行动处人马已经赶往苏州河,将唐山海等人包围,双方交起火来,柳美娜不幸中枪,躺在唐山海的怀抱里。 第36集 美娜命丧爱人怀中 山海再次化险为夷 柳美娜知道自己不能逃过此劫,她宁愿死在自己心爱的男人手中,最终,她让唐山海开枪杀死了自己。 陶大春在万分危急之中,拉着唐山海跳河逃脱。 陈深跟毕忠良说柳美娜的同伙只有一个,而此时跳河的有两个男人,难道在行动处还有其他同谋吗?毕忠良下令立刻去寻找唐山海和苏三省,现在这两人有着重大的嫌疑。 钱秘书带人到唐山海家中,徐碧城一再阻挠,自信唐山海不在家的钱秘书对徐碧城百般无理。 他硬闯进两人的卧室,掀开被子,没想到唐山海就在自己面前,理亏的钱秘书慌忙告辞。 但此时的徐碧城并不知道柳美娜已经去世的消息,尽管她一再追问,唐山海依旧没有告诉她柳美娜的下落。 随着唐山海和苏三省背负着重大的内鬼嫌疑,陈深此时成了毕忠良最信任的人。 毕忠良认为柳美娜不可能有这样的韬略,唐山海很可能就是幕后的操控者。 毕忠良和陈深来到柳美娜家中,仔仔细细地查看着家中的一切物件。 徐碧城从钱秘书口中得知柳美娜的死讯,徐碧城一怔,心中无限愧疚。 毕忠良、陈深、刘二宝三人走进行动处大牢,唐山海也紧紧跟上来。 在毕忠良面前,唐山海假装对一切毫不知情,这让毕忠良勃然大怒。 陈深在唐山海和毕忠良面前说起了唐山海想要送柳美娜戒指的事情,唐山海承认了自己对柳美娜动心,但柳美娜并不喜欢他,而是想着跟一个美国佬私奔。 毕忠良咄咄逼人,询问唐山海的车现在何方,唐山海依然对答如流;毕忠良又查看了唐山海的鞋码,这些行为让唐山海烦躁不已。 他仍然装作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要求昨天抓的人犯指认自己。 其实,这一切不过是毕忠良安排的陷阱,没想到唐山海沉着应对,暂时为自己洗去了嫌疑。 此时,被劫持的苏姐和李小男已经被接回了行动处,李小男绘声绘色地给大家讲述自己被劫的经历,看到李小男平安无事,手舞足蹈,苏三省甜蜜地笑了。 毕忠良知道苏三省回来后,立即把他叫到了办公室,怀疑苏三省就是柳美娜内应。 苏三省一再证明自己的清白,他认为自己是中了调虎离山之计,苏姐和李小男很可能就是被对方劫持的。 徐碧城将唐山海带到办公室,质问为什么他不告诉她柳美娜已经死了,为什么他要杀死无辜的柳美娜。 唐山海痛苦地解释道,事已至此已经无法选择,如果柳美娜不死,那么徐碧城或是自己就会死,柳美娜也会生不如死。 徐碧城听后无法反驳,却心如刀割。 唐山海将任务交代给徐碧城之后,独自去到了验尸房看望已经离世的柳美娜,他紧紧握住柳美娜早已冰冷的手,想起她对他好的点点滴滴,想起她明知自己是特务还要为他铤而走险,想起自己亲手杀死了深爱他的美娜,不禁泪如雨下。 陈深知道李小男回来了,立即去看她,在李小男的撒娇下,他背起李小男,将她放到车里,带着她去医院看伤。 比起求婚那天的甜言蜜语,今天的陈深又恢复了以往的冷峻。 从医院回来后,陈深又将李小男送回家里,这使李小男又一次燃起了对陈深热烈的爱慕。 刘二宝将自己的调查结果告诉毕忠良,曾树确实前夜摸黑上过楼,但电线确实是被老鼠咬断的。 唐山海修汽车的时间也和他自己所说的完全吻合。 唐山海前夜也确实是在寻找苏姐和李小男。 毕忠良想找一条切入点,却毫无线索。 李默群和影佐将军正是为此事而来,毕忠良承诺一定会将事情查明,而影佐将军则要将毕忠良交给梅机关处理。 陈深替毕忠良说清激怒了影佐,影佐拔出刺刀直指陈深的喉咙,而陈深毫不畏惧。 陈深告诉刘兰芝,李默群正希望毕忠良出事,求他根本没有用。 陈深再三安抚刘兰芝之后才离开。 正如陈深对刘兰芝所说,毕忠良不会有事。 此时的毕忠良正在梅机关的牢房中和影佐将军谈话,这一切不过是毕忠良故意设计的一个圈套。 李默群将唐山海叫到办公室,告诉他将安排陈深做行动处的代处长。 虽然陈深百般拒绝,但李默群主意已定,他要借日本人的手将毕忠良和陈深一网打尽。 刘二宝敲响了苏三省的门,告诉他毕忠良被影佐将军带走确实是诱敌之计,这件事只有刘二宝和苏三省知道,连李默群也蒙在鼓里。 陈深将前一夜在柳美娜家中发现的领带交给了唐山海,这让唐山海感激不已。 站在柳美娜的坟前,唐山海伤心不已,想起柳美娜对自己的一片痴情,唐山海满心愧疚。 徐碧城不断安慰着山海,唐山海痛苦万分,因为他亲手杀死了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爱他的女人。 徐碧城问唐山海,如果再给他一次选择,他会怎么做?其实,即使再有一次机会,结果也仍是这样。 这就是一个特工的悲哀之处,明明是自己最爱、最想要救的人,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离开。 随后,唐山海到达青峰茶馆,与陶大春见面。 陶大春告诉他新的交通员已经到任,并将新的密码本交给他。 唐山海告诉徐碧城,陈深正是中共的人,他一直在利用着他们两人。 陈深和徐碧城约在教堂交换了情报,但陈深立刻发现了这份情报是新造出来的。 苏三省按照毕忠良的安排,抓获了重庆军统的交通员,拿到了他手上的密码本。 毕忠良建议影佐立刻派出电报侦察车。 第39集 钱秘书误入圈套 毕忠良暗中撒网 苏三省按照毕忠良的安排,抓获了重庆军统的交通员,拿到了他手上的密码本。 唐山海回忆起徐碧城营救周丽失败的那一次,钱秘书疯狂地虐待着周丽,唐山海答应要帮徐碧城报仇。 陈深让老K乔装打扮,冒充钱秘书的老乡,两人在茶馆中相约。 陈深早已将钱秘书的底细打探清楚,老K很快获得了钱秘书的信任。 见钱秘书有些犹豫,老K继续说道,如果钱秘书不要,就将情报卖给苏三省,急功近利的钱秘书一听,立刻成交。 在老毕面前蛰伏多年的钱秘书,一心想要把握这个升迁的绝好机会,却没想到这么轻易就掉进了陈深和唐山海设的圈套。 苏三省和刘二宝也知道了这个消息,狡猾的苏三省感觉疑惑不已,正在这时,他接到了陈深的电话,陈深要调用苏三省的二十个人,苏三省一口答应,但又担忧一旦发生意外自己没有人手。 刘二宝则说,只要将此事及时汇报给毕忠良,那么他们可以调用整个日本军队啊。 这辆电报侦察车缓慢地行驶在马路上,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包括李小男和皮蛋。 李小男得知毕忠良被日本人抓走,立刻赶往刘兰芝家中安慰她。 不一会儿,陈深也来了,带着刘兰芝到梅机关探视毕忠良。 两人一同会见了影佐将军。 苏三省和刘二宝到梅机关的监牢里见到了毕忠良,向他汇报了钱秘书提供情报的事情。 正想到这里,牢房的卫兵向毕忠良报告,陈深和刘兰芝正在劝说影佐,想要见他一面。 毕忠良听后,立即让苏三省和刘二宝离开,自己则脱下衣服,开始换装。 陈深和刘兰芝终于说服了影佐将军,他们一见到毕忠良,刘兰芝就忍不住眼泪,扑向毕忠良的怀抱。 陈深拿起随身带着的剪刀,仔细地为毕忠良剪起头发来,到上海之后,这是陈深第一次为毕忠良剪头发。 第40集 山海碧城遭遇危机 逃跑中丢失信物 陈深也将钱秘书得到情报的消息告诉了毕忠良,他决定无论如何都要跟着钱秘书去看看,这样才有就老毕出去的希望。 毕忠良听后感动不已。 唐山海告诉徐碧城自己和陈深的计划,并将在今晚把情报发出去。 这不禁让徐碧城感慨,正是因为中国人总为难自己人,才让日本人有了欺凌中国人的机会。 陈深在赶往嘉定执行任务的途中也看到了那辆电讯侦缉车,他想到唐山海今晚要把消息传递给重庆方面,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徐碧城换好了衣服,第一次让唐山海带上了他送给她的那条项链,与唐山海前往红灯笼湘菜馆吃饭。 唐山海又一次在徐碧城面前提到了陈深,以及他们的感情。 唐山海经历了这样多的感情波折后,豁达了不少,他向徐碧城提议,也许应该在适当的时间将两人假扮夫妻的事实告诉陈深,这样对陈深和他们的感情才算公平。 饭后,唐山海、徐碧城来到了两人的秘密小屋,由徐碧城将电报发送给重庆方面。 这自然被毕忠良乘坐的那台电讯侦缉车发现,但秘密小屋的突然停电使得电讯侦缉车只能测算出发电报的大概范围。 毕忠良马上通知苏三省带着人马在霞飞路待命。 唐山海很快修好了电闸,发报任务得以重新开始,唐山海并不知道,这会给他和徐碧城带来杀身之祸。 电讯侦缉车通过这失而复得的讯号,很快锁定了他们的位置,此时,苏三省正带着一大批日本兵包围了他们。 唐山海和徐碧城慌忙撤退,然而行动处和日本兵已经封锁了弄堂的所有出口。 两人在弄堂中来回穿行,不料被两个行动处队员发现,唐山海在徐碧城的帮助下杀掉了两人,徐碧城被吓得不轻,唐山海安慰着她,拉起她的手奋力逃跑。 唐山海拉着徐碧城的手,燃起了对生的无限希望,这样才能保护徐碧城,无论他受到怎样的苦难,都要保护徐碧城全身而退。 逃跑中的两人被日本兵发现,徐碧城蹲下身子,全身发抖,弄丢了唐山海送给她的那条项链。 陈深及时赶到,杀死了两个日本兵,唐山海将徐碧城交给陈深,要他们逃跑,自己则投入到眼前的战斗中,他的身份在今天很可能会被揭穿,他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而陈深在逃跑途中被敌人的子弹打中了胳膊,他强忍着伤痛,带着徐碧城驾车而逃。 陈深要徐碧城按唐山海所说回重庆去,而徐碧城则坚持留下来和两人共同面对。 第41集 老毕锁定熟地黄 碧城表白满腔深情 苏三省预料到徐碧城要逃走,下令封锁了所有码头,并亲自前往火车站围堵徐碧城。 陈深忍着枪伤,带徐碧城赶往火车站,陈深要徐碧城先去往南京等候消息。 此时,苏三省已经驾车赶往火车站,陈深和徐碧城只好躲在一个偏僻的角落。 在这个暂时没有被人发现的角落里,徐碧城焦急地对陈深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她告诉陈深自己和唐山海只是因为工作而假扮夫妻,她接受这个任务,就是为了来到行动处,再次见到此生最爱的人。 陈深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表白惊讶到了,徐碧城轻轻投入陈深的怀抱,两个人在这即将生离死别的时刻,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对彼此的思念,动情地吻了对方。 而徐碧城则悄悄将那唯一的一张开往南京的车票放入了陈深的口袋,然后离开这里,准备独自一人面对苏三省。 徐碧城走向售票处,买了一张第二天十点开往南京的车票,她故意让苏三省听到,然后解释说要去南京看望自己的姨娘。 苏三省让曾树先将徐碧城带回行动处,自己则在火车站四处寻找,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而陈深此时正藏在火车站的通风管里,躲过了苏三省。 陈深逃脱后,一个人走在路上,他一直以为是自己在保护着心爱的女人,没想到,徐碧城是为了自己才卷入复杂的行动处。 当他看到徐碧城选择暴露自己身份的时候,那个决绝的眼神,让他更加明白了这个女人对自己的感情,同时他也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被敌人带走。 此时的徐碧城,只庆幸唐山海还没有落网,她唯有多争取一些时间,让唐山海身全而退,这样也不辜负山海这个爱她至深的男人。 况且她在临死前,能向深爱的陈深表达自己的衷心,想到这里,她竟然感到无比轻松。 毕忠良面对徐碧城坐下来,向她讲述梅机关牢房的寂寞和恐怖。 而徐碧城则坚持不承认,甚至搬出了自己的舅舅李默群。 然而,这一切丝毫没有动摇毕忠良对徐碧城的怀疑。 此时,唐山海也被叫回了行动处。 毕忠良决定将他和徐碧城分开审问,唐山海镇定自如,对答如流,丝毫没有破绽。 毕忠良只好让两人单独在会议室中相处,他们所说的一切都会通过窃听器传到毕忠良的耳朵里。 陈深带着伤,坚持着敲响了李小男的门。 李小男见他虚弱的样子和流血的伤口,慌忙把他迎进屋子。 李小男刚给陈深包扎好伤口,就因为晕血昏厥了。 此时陈深打电话给皮蛋,要他想办法制造假象,解释自己晚上的行踪和手上的枪伤。 他在秋风渡一带仔仔细细地搜查起来,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正在这时,毕忠良听到钱秘书和扁头吵吵嚷嚷地回来了,钱秘书还失语说了不少毕忠良的坏话。 毕忠良顾不得理会他,立即询问陈深的去向,原来陈深并没有到嘉定执行任务。 毕忠良虽然跟陈深有着深厚的情谊,但现在也不得不听从影佐将军的安排,全城搜捕陈深。 之后,便带着刘二宝赶往秋风渡现场。 苏三省一遍遍地仔细查看着秋风渡现场留下来的痕迹,从两个被打死的队员身上,他发现现场的枪正是行动处人员的配枪,现场打斗的痕迹很少,一定是熟人所为。 毕忠良、苏三省在秋风渡的另一处现场发现了一把匕首,这让毕忠良不由地联想到陈深,陈深不会用枪,但使用剪刀、匕首等确是十分娴熟的。 苏三省和毕忠良推测出发报的人就是唐山海和徐碧城,而陈深则来接应两人,被发现后,唐山海单独逃跑,徐碧城和陈深从另一路逃跑,并且躲到了火车站。 三人的身份会这样被揭穿吗?晕血昏倒的李小男一醒来就牵挂起陈深来,此时陈深已经将自己的身份向李小男和盘托出,李小男很乐意帮助陈深一起革命。 毕忠良知道三人中有人受了枪伤,他一面派人到各大诊所、医院中寻找陈深,一面安排医生给行动处全体人员验伤。 此时,日本人正在全城四处搜捕陈深,毕忠良希望自己能在日本人之前找到陈深。 毕忠良将自己关在办公室里,回想起最近陈深的种种表现,他陷入了纠结,他极度渴望揪出内奸,但他最不希望这个人就是与自己情头手足的陈深。 唐山海的再次出现,让徐碧城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但她并不能因此而平静下来。 她希望陈深能就此离去,永远不要再回来。 同时,不知何时遗失的项链,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随时可能置她和唐山海死地。 李小男按照陈深计划的时间,将他送到医院,不一会儿,刘二宝推门而入,将陈深带回了行动处。 陈深回到行动处,苏三省带着一群人在门口等着他。 唐山海和徐碧城对于陈深的归来也忐忑不已,一时间,行动处所有的焦点都集中到了陈深的身上。 毕忠良严肃地质问陈深的行踪,反而被陈深先将一军。 第43集 陈深反间计见成效 苏三省为情生恶念 毕忠良严肃地质问陈深的行踪,反而被陈深先将一军。 毕忠良紧紧抓着陈深受伤的胳膊,要他说出昨晚的行踪。 陈深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理直气壮地告诉毕忠良自己不是内鬼。 毕忠良命人将陈深带到牢房等候审问,一众人替陈深求情,相信他不是内鬼。 此时,李小男带着刘兰芝赶来行动处,看到毕忠良要将陈深送到大牢中,刘兰芝对毕忠良发了一顿脾气,指责毕忠良六亲不认。 毕忠良不好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些什么,只好将太太、李小男和陈深带进自己的办公室。 陈深又将线人交给他的情报拿给毕忠良看,李小男配合着陈深演戏,将当晚的事情说的头头是道。 刘兰芝不断地向毕忠良吹耳边风,所有的疑团仿佛已经解开,陈深的嫌疑仿佛已经洗清,但毕忠良却觉得整件事情更加扑朔迷离。 整个晚上,陈深有能力将一切安排妥当,即使这样,在毕忠良的内心深处,依然愿意相信陈深从来没有欺骗过他。 刘兰芝又劝说了毕忠良一会儿,由李小男陪着走出了毕忠良的办公室。 苏三省叫住李小男,询问陈深的情况,李小男则笑笑说一切都是一场误会。 刘兰芝看到苏三省对李小男用情至深的眼神,当着全处的人宣布了李小男要和陈深订婚的消息。 甚至确定了十六号就摆酒席,听到这个消息,行动处不少人都感到兴奋不已,唯独苏三省和徐碧城两人,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陈深望着李小男远去的背影,又想起徐碧城在火车站里对自己的表白,心中纠结不已,他也不知道自己所做的选择到底是对是错。 毕忠良派苏三省彻查昌隆饭店昨晚发生的一切,但影佐已经知道陈深昨晚暂时的失踪,如何向影佐交代,这成了摆在毕忠良面前的一个难题。 眼下心情万分低落的,还有徐碧城,她和唐山海被暂时扣在了行动处,又刚刚听到陈深要结婚的消息,双重的打击让他闷闷不乐。 苏三省一早就在李小男楼下等着她,一见到李小男下楼,他就立刻冲上去,劝说李小男不要嫁给陈深。 他告诉李小男,陈深想要和她结婚只是为了利用她,好救出徐碧城。 李小男轻轻地问苏三省有没有恋爱过。 她说,男人都是骗子,有的骗人一时,有的骗人一辈子,如果陈深骗了她,那就骗一辈子好了。 她只希望能得到苏三省的祝福。 听到这里,苏三省放开了李小男,什么都没有说,扬长而去。 第二天一早,毕忠良就带着早饭到陈深的办公室看望他。 毕忠良告诉陈深,他知道陈深重情义,他怕陈深被徐碧城利用,才会怀疑到陈深。 陈深向毕忠良提出要退出行动处,回去做一个剃头匠,而毕忠良则告诉他现在他已身不由己。 毕忠良此时无比笃信徐碧城就是内鬼,他问陈深是否舍得对徐碧城下手,又能否愿意帮他抓出这个内鬼,陈深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对毕忠良表现出一副冷漠的样子。 苏三省带着对陈深的仇恨,来到昨晚的事发地昌隆饭店调查情况,老板的陈述并没有什么问题。 但苏三省看到饭店中没有伙计,得到的回复是伙计恰巧回乡了,他又看到老板娘神色慌张的样子,总感到有些蹊跷,便继续追查下去。 苏三省查到,昌隆饭店的伙计已经在今天早上九点离开了上海,回到潮州老家,苏三省立刻派人赶往潮州找这个伙计,如果陈深能买通老板,那么他也一定能买通这个伙计。 毕忠良和苏三省决定从陈深的软肋——徐碧城身上下手,找到证明她是内鬼的证据。 苏三省立刻意会,他买通了证人,准备让此人指证徐碧城昨晚和陌生男子在秋风渡一带出现过。 毕忠良叫来陈深,让他一起来审问徐碧城。 此时的徐碧城,已经紧张得六神无主,她尽量表现出镇静,迎接这个巨大的考验。 第44集 陈深联系大春救碧城 碧城项链引麻烦 毕忠良叫来陈深,让他一起来审问徐碧城。 此时的徐碧城,已经紧张得六神无主,她尽量表现出镇静,迎接这个巨大的考验。 毕忠良在徐碧城面前盘问苏三省找来的证人阿毛,阿毛言之凿凿地说曾在昨晚的九点多钟看到徐碧城和一个陌生男人出现在秋风渡一带。 徐碧城在陈深的提示下,反问阿毛昨晚她穿的是什么衣服,阿毛没有真正见过徐碧城,回答得当然漏洞百出。 眼见证人举证失败,毕忠良索性直截了当地质疑起来徐碧城起来,陈深坐在毕忠良后面,用手语告诉徐碧城,他们的交通员被捕,密码本已经落入毕忠良手中,要她多加小心。 同时还暗示徐碧城,要她说出军统的外围人员,好使自己脱身。 徐碧城悄悄在桌子底下,将陶大春的地址告诉陈深,好让陈深寻找到其他帮助她的方式。 两人满以为隔着毕忠良用手语交谈不会被发现,却没想到被一个来送花雕酒的队员看到。 这让陈深一直感觉到忧心忡忡,他找到了这个队员,告诉他自己和徐碧城打手语,其实是毕忠良的主意,为的是让徐碧城误以为陈深在暗中帮助她。 并嘱咐这个队员不要把看到的东西说出去。 陈深让李小男打电话到星辰客栈找陶大春,陶大春此时并不在,但李小男留下的口讯,以徐碧城的身份约他下午三点见面。 到了见面的时间,陈深和李小男准时来到永安百货,陶大春也准时赶到。 没想到陶大春被钱秘书发现,陶大春险些被钱秘书控制,幸好陈深及时赶到,打晕了钱秘书。 李默群听说外甥女徐碧城被关押,立刻找到行动出来。 他见到从梅机关出来的毕忠良,感到十分吃惊。 原来,证人没有派上用场,苏三省气急败坏,但仍然没有放弃寻找新的证据。 在秋风渡的一个下水道中,苏三省无意中找到了徐碧城那晚丢失的项链。 立刻带着赶回行动处。 毕忠良将徐碧城失而复得的项链呈现在她面前,这就是她出现在秋风渡里最好的证据,她和唐山海就是军统派来的卧底。 徐碧城坚决否认项链是自己的,李默群则要求徐碧城把她的项链拿到行动出来,为自己证明清白。 在陈深的暗示下,徐碧城告知众人,自己将项链借给了李小男。 苏三省立即提出找李小男来当面对质。 为了不让徐碧城等人与李小男串通,毕忠良决定在走廊里独自审讯李小男。 毕忠良将徐碧城的项链拿给李小男,问她是否见过,李小男想到扁头和苏三省之前与她的对话,很快意识到事情的不简单,她非常有默契地回答道自己确实向徐碧城借过这条项链。 毕忠良又接着盘问项链是什么时候借的,李小男在陈深的提示下,回答说是在柳美娜生日当天借的。 李小男的回答与徐碧城完全一致,这让毕忠良和苏三省大失所望。 李默群清清楚楚地听到李小男与毕忠良的对话,这下子,他安慰了一下碧城,便理直气壮地指责毕忠良的故意刁难。 并说道如果内鬼一日不除,总有一天会由李默群来挑起这个担子,这让李默群陷入了沉思。 这又给了毕忠良一个不小的打击。 并且故意让日本人截获他所发的电报。 毕忠良下令放掉徐碧城和唐山海,并加大力度寻找这次的发报人。 钱秘书一回到行动处,立刻被押到审讯室。 钱秘书恳求李默群和毕忠良相信自己不是内鬼,但他从前两面三刀的作风使得两人都不愿力保他。 钱秘书在为自己辩驳时,说起了自己跟踪陈深到永安百货,却见到了军统飓风队队长陶大春的情况,这让李默群心头一震,他命令毕忠良彻查此事,并着重强调毕忠良不应该放过任何可疑的人,包括他自己的兄弟。 陈深问李小男为什么愿意拿出自己珍惜的项链帮助自己,李小男答道,因为她知道陈深不想徐碧陈有事,而自己则不希望陈深有事,这让陈深感动不已。 李小男见到获得自由的徐碧城,立刻拉住她的手,关切地询问起来。 陈深被毕忠良叫到审讯室中,钱秘书立即咬向陈深,但他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陈深出现在事发地。 走出审讯室,毕忠良依然感到倍感压力,不知道前路还有多少定时炸弹等着他。 徐碧城和唐山海回到家,自从知道陈深订婚的消息之后,徐碧城一直闷闷不乐。 唐山海看着伤心落泪的碧城,心疼不已。 他那晚将徐碧城交给陈深,正是希望给他们制造同归于好的机会,没想到陈深又一次地伤害了碧城。 陈深和李小男也回到家中,享受着片刻的宁静。 李小男好奇地问陈深是中共还是军统,陈深总是避而不答。 陈深突然严肃地对李小男说,要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李小男哀求陈深不要赶她走,让她留在他身边。 陈深赶李小男走已经不是一两次了,李小男每每想起这些情景,总是痛心不已,但她仍然舍不得自己心爱的人。 即使陈深找到毕忠良和刘兰芝,以各种理由表示自己不愿意订婚,李小男也在一旁懂事的顺从着。

次の

YouTuber麻雀警察|スペネコ|note

麻雀警察

Mリーガーへのダメ出しで話題に、炎上込みのだが~になった麻雀警察ひろーさん。 彼の動画の平均点は僕的にはすこぶる高く、その理由を少し考えてみたので書いておく まず前提として人は集中力がない。 集中力がある人でも15分単位でしか持たずに一度途切れると言われている。 更に言えば人間の意識は8秒程度ごとに途切れているとも言われている。 途切れた意識は後付けで繋げて整合性をとっているわけ。 視覚で言えば盲点とおなじです。 見えていないものを脳が想像で埋めているんですね。 そこで麻雀警察の動画ですが、平均5分、長くても10分 この短さが大事ですね。 まず表示が30分なら最初から敬遠されるでしょうが、5分なら まあつまらなくても5分ならいいか とクリックされる可能性が高まります。 そこで気に入られれば10分の動画も見てもらえるようになるでしょう。 そしてその5~10分の中でも麻雀警察はダラダラ喋らない 昔の小泉ジュンイチローの如く、短い言葉を強めにテンポよく繋げていく、難しい単語は使わない。 ここが大事ですね 更には麻雀警察はどの角度で見ても美形ではない 悪口にしか見えないかもしれないが、これが武器なのは「待ってたぜ沢崎」からも証明されています。 そりゃMリーガーもブロックするわ。 例えば ZEROさんですね、彼がやればどうしてもちょっとカッコよく見えたりするかもしれないシーン 笑いをとるべき場面でそれはマイナス、こち亀にも描いていた 麻雀警察にはその心配がありません これは才能、ギフトですね。 今後どのくらい視聴者を増やしていくのか、私、気になります! この記事の製作時間49分.

次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