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戀不忘。 言承旭 戀戀不忘心得感想 @ 莓喵英文Fun :: 痞客邦 ::

Yahoo is now a part of Verizon Media

戀戀不忘

戀戀不忘第1集劇情介紹 葉氏酒店為了讓厲仲謀讓出三塊地威脅他,如果他不同意,他就讓厲氏集團爆出醜聞,厲仲謀卻反將一軍,如果他不和自己合作,便出手自己手中百分之三十二的股份給孫氏集團,這樣葉氏集團便不再姓葉。 葉總無奈只能答應和厲仲謀合作,他對厲仲謀是又敬又畏。 厲仲謀搞定葉總之後,便告訴自己的助理林建東公司出了內鬼。 厲氏集團開幕式出現意外,童童在意外中受傷,厲仲謀見況急忙把孩子送往醫院。 戀戀不忘劇照 吳桐因為兒子童童要過生日不想加班,可是經理卻不依不饒,還好吳桐的同事幫她頂下。 吳桐正高興地回家,卻接到醫院電話兒子住院,她慌慌張張趕往醫院。 童童因為失血過多陷於休克,吳桐卻因為血型和童童不同無法幫忙,她又無法聯繫孩子的爸爸,厲仲謀此時卻經過,兩人的視線交接,厲仲謀本想離開,吳桐卻求他救孩子,因為他的血型和童童一樣。 厲仲謀卻很奇怪吳桐居然知道自己的血型,當吳桐痛哭失聲,說出童童是他的兒子時,厲仲謀震驚了,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有了這么大的一個兒子。 厲仲謀給童童輸完血後欲找吳桐,吳桐卻急忙躲開。 厲仲謀不太相信吳桐,他帶了童童染血的布條讓建東做DNA檢查。 結果出來,童童的確是他的兒子,吳桐五年前曾經在厲氏集團實習過,當時她很優秀,可不知什么原因離開公司,根據童童的生日,吳桐離開公司時已經懷了厲仲謀的孩子。 厲仲謀卻對此事毫無印象。 童童終於醒來,他一醒來就問吳桐要他的照片,那是媽媽最喜歡的明星張曼迪,他正是為了照片才受傷。 吳桐很感動。 厲仲謀晚上回家吃飯和母親不歡而散,因為母親急著抱孫子,他卻一輩子不想結婚,厲仲謀告訴母親他會給她一個姓厲的孫子做繼承人。 一大堆記者圍住厲氏集團欲採訪厲仲謀有私生子的傳聞,厲仲謀猜到是公司有人想整他,但卻不在乎,他現在關心的是孩子。 雖然吳桐不願見厲仲謀,可還是被厲仲謀找到。 厲仲謀認為吳桐是利用張曼迪讓童童出現在他的面前,詢問吳桐到底想要什么條件,吳桐卻什么都不想要,她只要童童。 吳桐在電視上看到新聞,厲仲謀居然當著媒體說要奪走孩子,吳桐膽戰心驚。 戀戀不忘第2集劇情介紹 美玲關於厲仲謀向吳桐要孩子義憤填膺,她為吳桐感到不值,吳桐當初東躲西藏生下這個孩子,含辛茹苦將孩子養大,那是不見厲仲謀的身影,現在厲仲謀卻說要孩子,無論如何都不能給他,吳桐也絕不妥協。 吳桐一出公司就被一大群記者圍住,厲仲謀將她帶走,在車上他諷刺吳桐這是不是自己想要的結果,吳桐卻堅持不會給他孩子。 吳桐回家後心不在焉,思慮再三決定立馬收拾行李離開。 在公車上,吳桐偶然看到兩隻迷途的羊羔,她突然想到,如果她帶著孩子離開,是不是未來也會這樣孤苦無依? 美玲一大早發現吳桐母子不見了,急著給張源打電話,可剛出門,就看到背著孩子回來的吳桐。 吳桐知道有些事情逃不掉,她不願童童過顛沛流離的生活,她決定堅持下去。 美玲也感嘆,當初最難的時候已經過了,她們一定會堅持下去,美玲甚至拿出自己的私房錢來給她解難。 吳桐一回到公司又被一大群記者圍著,經理很生氣,他怕厲仲謀找他麻煩,於是解僱了吳桐。 吳桐這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她丟了工作,打官司就更渺茫了。 吳桐失魂落魄地去接孩子,卻發現童童已經被厲仲謀接走,她氣沖沖地去找厲仲謀,看她大鬧不止,厲仲謀冷冰冰地說自己沒有接走孩子,當吳桐最終確定童童在美玲家後她才知道錯怪了厲仲謀。 她雖然理虧,可還是告訴厲仲謀她不會放棄童童。 厲媽媽知道自己有個四歲的孫子後很吃驚,她警告厲仲謀一定要把孩子帶回來,至於吳桐,她絕不會允許她進門,她只要一個厲氏集團接班人。 厲仲謀和自己母親的隔閡源於他打敗了自己的父親,他打敗了他一生的仇人,可是他不快樂,他不希望自己的兒子也有痛恨父親的經歷。 張曼迪主動約見吳桐,並給了他一筆錢,還給她介紹了律師向峻,她希望吳桐能夠打贏這場官司。 吳桐拒絕了她的錢,但是堅決告訴她自己一定會贏得孩子。 厲仲謀去幼稚園接童童,卻剛好碰到童童和孩子打架,因為對方罵童童沒有爹,厲仲謀妥善地解決了問題,也贏得了童童的好奇和尊敬。 厲仲謀成功地誘拐童童上了他的車.

次の

小妻迷人,總裁戀戀不忘, 小妻迷人,總裁戀戀不忘小說全文在線閱讀

戀戀不忘

厲仲謀意外得知私生子 厲氏集團盛華酒店開業大典,外面的鑼鼓聲都已敲響,可是主持開幕的葉總跟厲總遲遲不見出來,為此議論聲一片。 葉總威脅厲仲謀,想要得到他三環的幾塊地,可是厲仲謀不甘示弱,拿葉總兒子的前途反威脅他,不禁讓葉總心生怕意,無奈的向葉仲謀認輸。 盛華酒店開幕式正式開始,大家看到偶像張曼迪在台子上面,十分興奮的歡呼著,此時可可吵著肚子疼,美玲想要帶童童兩人一起去廁所,可是童童說他是男子漢不能去女廁所,著急的美玲叮囑童童呆在那裡,之後帶著可可離開。 台下的觀眾一直高呼曼迪的名字,童童擠到了台子最前面,不料台子卻突然塌了,此時小葉拉著父親葉總趕緊離開現場,厲仲謀見狀一個劍步跳上前將摔倒的觀眾拉起,助理要帶著張曼迪離開,可是她卻留下來安撫觀眾的情緒。 此時厲仲謀突然發現了受傷的小童童,於是著急的將他送往醫院。 吳桐下班後著急的回家想要給兒子過生日,卻不小心撞到了徐經理身上,徐經理要求她留下來加班,不管吳桐如何懇求徐經理,他都執意要求吳桐加班,笑笑見狀提出幫助吳桐工作。 護士告訴吳桐,說她的兒子在燕京醫院接受治療,吳桐聽此哭著懇求公交車司機停車,下車後的吳桐在攔出租車的時候又不小心被一電動車撞倒,可是她顧不得自己,依然著急的往醫院趕去。 李醫生告訴吳桐,說童童失血過多已經休克,需要緊急輸血,可是吳桐與其的血型不匹配,而匹配的血型需要五個小時之後才能運到。 此時厲仲謀路過詢問童童的病情,吳桐跪求他給孩子輸血救救孩子,厲仲謀要求她說出一個理由,吳桐說出他是童童的父親。 張曼迪送給吳桐一張她的簽名照,此時厲仲謀從病房出來,吳桐一看到他便著急離開躲避。 回去的路上厲仲謀一直想著童童的事情,他將帶有童童血的手帕交給林建東,要求他去做一個DNA檢查。 童童醒來問起媽媽額頭上的傷,之後問起曼迪的照片。 吳柚將帶有簽名的照片給了童童,童童說這是他送給媽媽的生日禮物,同時他說出生日願望--希望爸爸快點從魔法學院回來,吳桐聽此淚流不止。 林建東拿著DNA報告告訴厲仲謀,童童的確是他的孩子,之後他將調查吳桐的結果一一訴說。 趙國華在公司內鬧事,林建東將他堵在衛生間裡,說出他向葉潤翔透露公司機密的事情,趙國華罵林建東就是厲仲謀身邊的一條狗,為此林建東狠狠的揍了他一拳頭。 厲仲謀回家吃飯,可是他一點胃口都沒有,他與媽媽沒說兩句話便不歡而散。 上班的時候吳桐接到了林建東的電話,她一聽說林建東是厲仲謀的特助,著急的掛斷了電話。 記者去公司採訪厲仲謀私生子的事情,林建東出面將他們攔下。 林建東告訴厲仲謀,一定是有人故意透露這個消息敗壞他的名聲。 厲仲謀說他不在乎私生子的事情,現在最重要的是這個孩子。 林建東開車擋在了吳桐面前,將她強制摁到了車內。 林建東打電話約吳桐跟厲仲謀見面,吳桐拒絕,此時她卻發現厲仲謀二人竟然在她的身後。 厲仲謀向吳桐詢問,他們認識嗎?她利用張曼迪處心積慮的到底是什麼目的?吳桐說她什麼都不想要,只要童童。 林建東告訴厲仲謀,透露私生子事情的人是趙國華,厲仲謀卻認為此事不重要,要求林建東立即安排律師,他要拿下童童的撫養權。 張曼迪與厲仲謀一起出席慈善會,期間她表示非常的喜歡童童,願意跟他在一起。 厲仲謀表示他只要童童而不要吳桐,張曼迪笑著詢問他們將來有了孩子,他會不會也這樣對她?厲仲謀說不會,因為他是不會跟她結婚的,張曼迪聽此差點摔倒。 吳桐被房東趕 厲仲謀要求建東去查查,剛才的房東是受誰指使的?他希望那個人不是她。 徐經理把吳桐叫到公司,笑笑讓他小心一點。 例會上徐經理宣佈人事決定,新的人事組長由吳桐接任,為此吳桐十分的意外。 吳桐向曹總保證,以後一定會好好的工作,得知她的底薪被提升了百分之二十,吳桐激動的向曹總道謝。 曹總交給吳桐一個新案子,吳桐認為她現在的身份很難接觸到梁總梁瑞強,曹總則說吳桐本身關係不強,可是間接關係就很強,讓她明天在高爾夫球場說服梁總。 吳桐在高爾夫球場等待著梁瑞強,當她看到厲仲謀也來到這裡,不由的緊張,此時梁瑞強助理叫吳桐過去。 吳桐想要拿出公司資料給梁總看,梁總阻止,邀請她一起打球,吳桐說她不會,厲仲謀邀請梁總一起打球。 吳桐無聊的走在咖啡廳,笑笑打來電話詢問結果,吳桐認為梁瑞強別有用心。 犯困的吳槽坐在沙發上睡著了,厲仲謀發現她不忍心將她吵醒。 向峻來到咖啡廳發現了吳桐,看到她臉色不好,於是上前將她叫醒,給她叫了一杯熱水。 向峻二人正在聊天時,助理過來喊厲仲謀,得知厲仲謀也在咖啡廳內,吳桐緊張的被熱水燙傷手。 厲仲謀給吳桐送燙傷膏,意外的聽到了吳桐跟向峻的談話,生氣的將燙傷膏扔到了垃圾筒裡離開。 路上林建東告訴厲仲謀,指使房東趕走吳桐的是厲伯母,還有吳桐之前跟向峻不認識,是向峻主動走進這個案子的。 厲仲謀聽此覺得向峻是衝著他來的。 向峻向吳桐講起這個奪子官司,吳桐請求他一定要幫忙打贏官司,因為童童給她的生命都重要。 向峻說如果他們想要打贏官司的話,就要打同情牌。 園長讓厲仲謀給圖書館起一個名字,厲仲謀起名圖書館就叫童童圖書館。 老師將童童跟可可帶到了厲仲謀面前,看到厲仲謀跟孩子在一起的畫面,林建東感嘆要不要把這一幕拍下來,寄到各大網站賣個好價錢。 張曼迪給厲仲謀打來電話,心不在焉接電話的厲仲謀令張曼迪十分的生氣。 童童問爸爸,他是不是爸爸跟媽媽玩火玩出來的?厲仲謀讓童童可可先回教室,之後向林建東詢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向峻帶著吳桐去法院,林建東提醒向峻,五年前他父親的公司可是被厲氏整得很慘,厲仲謀告訴向峻,他想跟自己鬥還差得遠呢。 張曼迪來到法庭,記者們爭相著採訪她,審判長要求大家肅靜。 法庭上吳峻和王律師各持己見,台下的聽眾議論紛紛,審判長宣布休庭半個小時再議。 張曼迪追上厲仲謀,厲仲謀告訴她,之所以讓她留在身邊是因為她聰明,如果發現哪一天她變笨了,很快就會讓她消失。 向峻叮囑吳桐,眼淚是她最後的武器,關鍵時候想想她的兒子,呆會上庭她的任務就是裝柔弱,贏得最大的同情分。 王律師勸厲仲謀將證據拿出來,一舉打贏官司,省得夜長夢多。 林建東勸厲仲謀此時不要有婦人之仁,在林建東二人的勸說下,厲仲謀拿出了證據。 法庭開庭,向峻向吳桐提問,吳桐哭著講述她撫養孩子的過程。 吳桐母子分離 法庭上,厲仲謀要求跟向峻對話,審判長同意。 王律師出示新的證據,證明吳桐無法照顧好一個小孩子。 大家觀看吳桐家裡著火的視頻,之後王律師拿出吳桐深夜不歸的照片,還有厲仲謀中童童在一起的開心的照片。 審判長再次宣布休庭,四十分鐘後宣布結果。 吳桐追上向峻,向他詢問此次他們會贏嗎?向峻生氣的指責吳桐,為什麼那些視頻跟照片她竟然會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在耍他?厲仲謀走了過來,指責吳桐作戲很有一套,之後他將吳桐推進了一個房間裡。 厲仲謀問吳桐到底想要什麼?是不是厲家女主人的位置?厲仲謀離開房間後向峻衝了過去,吳桐發抖的說她可以。 法庭宣判,童童的撫養權歸厲仲謀所有,吳桐聽到這個結果所有的希望都破滅了。 厲仲謀告訴吳桐,童童的撫養權歸他後,她將很難見到童童。 吳桐衝上前狠狠的打了厲仲謀一耳光,之後跑著離開法庭。 向峻追上吳桐,吳桐傷心的趴在他的懷裡哭泣。 向峻被吳桐的母愛所感動,他向吳桐承諾,這件事情還沒有結束,讓吳桐一定要相信他。 張曼迪關心厲仲謀的臉還疼嗎?厲仲謀問她哪天會不會像吳桐那樣對他?張曼迪否認。 看著傷心欲絕的吳桐,美玲哭著勸說她,一聽到兒子回來,吳桐擦乾眼淚衝出去抱住兒子。 看著媽媽的眼淚紅紅的,童童上前幫她呼一呼。 張源帶著美玲離開,把更多的時間留給吳桐母子。 厲媽媽忙活著幫童童挑選好的學校,厲仲謀提醒媽媽,他們現在贏回的只是童童的人,而不是他的心,現在他們應該想的是讓童童怎麼接受他們兩個,同時他告誡媽媽,請不要拿她當年對自己的那套對待童童。 看著吳桐一直坐在那裡發抖,向峻問她沒事兒吧?因為明天就是法庭裁決交出童童的時間,所以他勸吳桐明天不要去學校了。 厲仲謀等待在學校門外,媽媽打來電話讓他晚上帶孩子回去見她。 童童坐上了爸爸的車子,吳桐躲在遠處望著,看著兒子離開,她不停的追在車子後面。 吳桐發現媽媽在車後,不停的招手讓媽媽快點,厲仲謀下令停車,童童下車後跟媽媽抱在一起。 林建東指責吳桐今天的日子追車不合適,童童不明白林叔叔在說什麼?厲仲謀蹲下來想要告訴童童真相,吳桐阻止,她向童童謊稱要去魔法學院學習了,讓爸爸以後陪著他。 童童不願意跟著爸爸走,吳桐將兒子的手交到了厲仲謀的手中。 厲仲謀帶著童童回家,陳伯一見到童童便說他真像厲仲謀,呆會兒厲姐見了一定喜歡。 厲仲謀帶著童童走進他的房間,童童睜開眼睛看到那些玩具十分的喜歡,他說這個房間比他家大了許多,媽媽見了一定會喜歡的。 厲媽媽走過來告訴童童,這是他的房間,跟他的媽媽一點關係都沒有。 童童一見到奶奶便嚇的不敢說話,爸爸讓他跟奶奶打招呼。 厲芷寧當著童童的面告訴厲仲謀,童童進了這個家門,那個女人跟他任何關係都沒有。 厲仲謀一把將童童抓住,童童不喜歡奶奶,他吵著要回家,厲芷寧指責他一點教養都沒有,要求將他關起來。 童童躲在房間裡不出來,他吵著要回家找媽媽,厲仲謀守在那里安慰他,被童童打臉也毫不在意。 吳桐一人傷心的坐在街上,想起法庭的宣判,吳桐渾身發抖。 美齡打來電話詢問她在哪裡,並勸她一定要堅持住。 吳桐無助的走在街上,被逃跑的小偷撞倒在地,警察將昏倒的吳桐送去醫院。 童童一直吵著要媽媽,奶奶和英姐拉著他洗澡。 厲仲謀給吳桐打電話,從警察那裡得知吳桐受傷的消息。 童童失踪 厲仲謀去醫院看望吳桐,看到她睡著了,於是坐下靜靜等待,等著等著便睡著了。 院長走過來跟厲仲謀打招呼,厲仲謀詢問是否可以將吳桐帶走?接受家庭醫生的治療?院長同意。 得知厲仲謀要將她帶去見童童,吳桐十分激動,跟著厲仲謀離開。 厲仲謀讓保姆將吳桐扶進房間,吳桐執意自己走過去,厲仲謀走上前將她抱起,直接抱到了童童的房間。 童童躺在床上一直哭泣,看到媽媽來了,童童跑過去詢問她的腳傷。 童童問媽媽他何時才可以回家?吳桐告訴兒子,這裡就是他的家。 吳桐抱著童童給他講哈利波特的故事,很快童童就在她的懷裡睡著了。 向峻跟張曼迪一起聊天,他看得出來曼迪很在乎厲仲謀,作為前任他提醒曼迪,在她還沒有遍體鱗傷的時候離開他。 陳伯給了吳桐一筆錢,同時告訴他,厲仲謀讓她快點離開這裡。 看到袋子裡的那些錢,吳桐生氣的要求他將錢拿走。 此時厲仲謀靜靜的站在二樓的陽台,吳桐當著他的面將錢撒落一地,之後生氣的離開。 美玲看到司機扶著吳桐回來,得知厲仲謀大半夜的把吳桐叫走,一大早的就叫她回來,她生氣的罵司機他們就是王八蛋。 吳桐抱著美玲哭泣,她說她失去童童之後連站起來的勇氣都沒有,美玲安撫她,扶著她一起上樓。 笑笑幫吳桐擦桌子,同事走過來說風涼話,為此二人絆起了中嘴,徐經理走過來呵斥二人。 夜裡吳桐在酒吧喝酒,向峻走過來阻止。 吳桐訴說她撫養童童的艱辛,不過她現在認為沒有了童童,所有的希望都沒有了。 向峻阻止她繼續喝酒,被吳桐狠狠的咬了手臂。 向峻將吳童扶到了家裡,吳桐不停的吐酒,向峻上前將她扶起,此時他愣下來靜靜的看著吳桐的這張臉。 吳桐推開向峻,執意自己趴在浴盆上洗臉,向峻在外面等待,等了一會兒走過去查看,發現吳桐趴在浴盆上睡著了,於是將她抱到了床上。 第二天一早吳桐醒來,發現自己的衣服被人換了,不禁緊張了起來。 向峻走過來告訴她,他雖然風流但是不下流,之後他做吳桐的思想工作,勸她振作起來,只要她振作起來,他就會全力以赴的幫她。 吳桐承諾不會讓他失望的,也不會讓童童失望的。 向峻送吳桐去公司上班,臨行前他給吳桐鼓氣加油。 厲仲謀給吳桐打電話,接過電話的吳桐差點暈倒,她著急的呼喚向峻回來,因為童童不見了。 向峻帶著吳桐去厲家找童童,管家不允許她進去,雙方爭執時吳桐被推倒在地,向峻生氣的上前指責他。 厲芷寧被推了出來,她呵斥吳桐出去。 厲仲謀回來,他說吳桐是他叫回來的,他需要吳桐幫忙找到童童。 厲芷寧認為童童說不定就是吳桐藏起來的,向峻作證昨晚到現在吳桐跟他在一起,厲仲謀聽此心裡有些不舒服。 厲仲謀猜測童童不見會有兩個原因,他拉著吳桐邊走邊說。 厲芷寧抱怨厲仲謀跟吳桐這樣的女人混在一起,年紀輕輕的不求上進。 向峻指責厲芷寧當年不也是這樣的女人嗎?同時他指責厲芷寧,當年厲家搶了向家的環保計劃,在商場上他們是贏了,可是這輩子,他們母子在感情上都是失敗者。 厲仲謀猜測童童可能是遭到綁架了,吳桐聽此緊張起來,她指責厲仲謀打亂了他們的生活,童童會這樣全都是他造成的。 吳桐給美玲打電話,詢問她是否看到了童童?美玲否認。 吳桐著急的回到家裡查看童童是否在家,結果卻是失望一場。 林建東打電話向厲仲謀報告尋找童童的結果。 吳桐與厲仲謀不停的尋找童童,可是卻一點結果都沒有。 厲仲謀給吳桐買了盒飯,吳桐邊吃邊哭,她詢問厲仲謀,如果童童真是被綁架了,他會不會出錢救兒子?吳桐哭著請求老天爺,只要童童回來了,孩子歸誰都可以。 厲芷寧打電話給厲仲謀,詢問童童是否被找回來了?同時她叮囑厲仲謀,如果是吳桐搗的鬼,一定不會放過她的。 林建東將童童的照片給小弟,要求他們不管用什麼方法,一定要找到童童。 童童被找回 向峻向男子打聽童童不見最大的可能是什麼?男子說無非就是謀財或者是報復,向峻認為報復是最大的可能性。 厲芷寧要求管家給王老闆打電話,希望通過王老闆的關係找出童童。 管家告誡厲姐,如果給王老闆打電話,恐怕會對童童不利,所以還是再等等。 厲仲謀送吳桐回家,向峻告訴吳桐,他懷疑是趙國華對童童不利。 厲芷寧給厲仲謀打電話,讓他趕緊回來準備贖金,因為剛才綁匪打來電話,厲仲謀卻執意要求報警。 吳桐請求厲仲謀拿錢救童童,厲仲謀執意報警,吳桐罵他沒有感情,指責他拿童童當做是報復自己的工具,之後她拿出厲仲謀的支票,要求他在上面簽字。 厲仲謀讓她想清楚,等她收了這張支票,她再也沒有資格見童童。 吳桐哭著說她只要童童平安。 厲仲謀給林建東打電話,立刻報警,同時封鎖童童失踪的消息。 警察在厲家準備著一切,厲仲謀一回到家便被媽媽呵斥,厲仲謀認為報警是最正確的選擇。 厲仲謀與林建東分析童童的情況,厲仲謀要求他繼續派人查找線索。 家裡的電話響了,大家不由的緊張了起來,厲仲謀鎮定的上前接電話,得知是張曼迪打來的電話,大家鬆了一口氣。 張曼迪邀他晚上一起參加慶功宴,厲仲謀拒絕。 厲芷寧因為擔心童童而不吃飯,厲仲謀親自端著飯給她送過去,他向媽媽承諾,一定會把童童找回來的,會不惜一切代價保護童童的安全。 電話又響了,警察們趕緊做好監聽的準備。 綁匪打來電話,厲仲謀故意拖延時間,可是綁匪非常的狡猾,要求孩子的母親去工廠交贖金。 得知綁匪要求吳桐交贖金,吳桐一口答應,為了童童她什麼都不害怕。 吳桐獨自一人帶著錢去見綁匪,厲仲謀在外面等著著急,衝動的想要衝過去,林建東勸阻,可是沒能攔得住他。 綁匪要求吳桐放下錢離開,吳桐執意不肯離開,並大聲的尋找童童。 綁匪衝了出來掐著吳桐的脖子,此時厲仲謀衝過來與綁匪撕打了起來,綁匪見狀掏出了刀子,雙方搏鬥的時候警察衝了過來將綁匪抓住。 綁匪被拿下了口罩,厲仲謀發現他竟然就是趙國華。 警察審問趙國華,他究竟把孩子藏到哪裡了?趙國華說他不知道孩子在哪裡。 警察告訴厲仲謀二人,趙國華沒有綁架童童,他們現在應該繼續尋找童童。 厲仲謀送吳桐回家,吳桐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面哭泣,厲仲謀走過去安慰她,同時她讓吳桐好好想想,童童會在哪裡?吳桐說童童害怕的時候會躲起來。 厲仲謀突然想到了天台,於是跟著吳桐一起去尋找,最後他們終於找到了坐在那裡睡著的童童。 童童睡著了,厲仲謀將他抱到了床上,他向吳桐承認,童童跟媽媽之間是有一些矛盾,不過他會解決這些的。 見吳桐想要要回孩子,厲仲謀讓她想都不要想。 吳桐坦言她會上訴,厲仲謀分析她這樣做的後果。 童童喊媽媽,吳桐發現他發燒,打算送他去醫院。 童童不願意去奶奶家裡,並將自己關到了房間裡,吳桐做他的思想工作。 吳桐拿下探視權 因為童童的體溫不算太高,所以吳桐給他用了退熱貼。 厲仲謀詢問退熱貼管用嗎?吳桐告訴他物理降溫是最保險的,之後她告訴厲仲謀,童童很乖,請他以後對童童好一點。 夜裡厲仲謀躺在沙發上睡覺,第二天一早醒來,感覺渾身酸困,起身的時候發現了垃圾筒裡的筆記本,於是將它撿起裝了起來。 厲仲謀走進童童的房間,看到睡著的吳桐母子,發現童童還是像吳桐的。 吳桐醒來,厲仲謀詢問童童想吃些什麼?吳桐建議吃一些清淡的粥。 厲仲謀給林建東打電話,讓他準備一些清淡的早餐。 厲芷寧給厲仲謀打電話,叮囑他不要太慣童童,因為玉不琢不成器。 吳桐請求厲仲謀,讓童童在家里呆幾天,等他好了就送回去。 厲仲謀不同意,抱著哭泣的童童離開。 因為厲仲謀將童童帶到了他那裡,所以厲芷寧跑去大吵大鬧,在厲仲謀的堅持下厲芷寧答應讓童童在那裡住兩天,兩天后讓老李來接他回去,之後他告訴厲仲謀,她已經向法庭申請,禁止吳桐的監視權,讓厲仲謀見律師談談,盡快把這件事情處理好。 吳桐被徐經理叫到了辦公室,徐經理讓她盡快的把梁氏的案子拿下來。 吳桐認為梁氏並沒有意願跟他們合作,徐經理執意讓吳桐拿下樑氏。 向峻給吳桐打電話,說起一個壞消息:厲仲謀向法院申請,禁止她的探視權。 吳桐去事務所找向峻,向峻建議吳桐找醫生開具她健康的證明,還有她升職加薪就證明她的能力,這樣一來他們不僅可以勝算,說不定還可以奪回撫養權。 吳桐想明白了,厲仲謀雖然話說的有些難聽,不過童童跟著他更有前途,只要讓她每週見到童童就好。 厲仲謀帶著童童去公司,林建東告訴厲仲謀,那間屋子已經按照他的要求準備好了。 厲仲謀讓童童閉上眼睛,當童童看到那間玩具房時十分興奮。 厲仲謀告訴林建東,中午的預約全部取消,他要陪著童童吃飯,得知童童想吃漢堡,厲仲謀讓林建東去準備。 在徵求過童童的意見後,厲仲謀帶著童童去找張曼迪。 張曼迪讓厲仲謀安心的工作,承諾她一定會照顧好童童的。 張曼迪帶著童童去拍攝現場,看童童挺聽曼迪的話,林建東感嘆張曼迪對小孩子還真有一套。 林建東和童童都穿上古裝衣服,然後二人拿著劍舞了起來。 張曼迪將照片拍了下來給厲仲謀發了過去。 張曼迪特意為童童準備了影棚,而且送給他一本《哈利波特》的書。 厲仲謀二人安頓好睡著的童童,二人開始飲酒作樂。 林建東告訴厲仲謀,吳桐向法院申請對童童的探視權,傳票已經到了。 厲仲謀說他會考慮此事的。 法官告訴吳桐,厲仲謀想要採取庭下調解。 林建東代表厲仲謀來到法院,法庭開始調解,雙方律師激烈的爭辯起來。 法官聽過向峻準備的孩子錄音後,當庭決定吳桐持有每週探視孩子的權利。 厲仲謀同意調解書 厲仲謀告訴向峻,他會讓討厭的人從面前消失的。 向峻說他已經領教過厲仲謀的手段了:剛開始搶走自己父親的環保計劃,接下來從一個可憐女人的手中奪走兒子,不過接下來,自己會讓他敗的一無所有。 此時後面的車子一直在按喇叭,厲仲謀下令開車。 林建東向成仲謀抱怨,說那個向峻也太囂張了,要不是看在……早就收拾他了。 吳桐忙著加班工作,向峻打來電話,問她這個工作狂忙完了嗎?吳桐忽然想起向峻,趕緊收拾包下樓去見他。 向峻帶著吳桐去酒吧喝酒,他說這裡的調酒師是從美國請過來的,跟他在美國時喝的酒一模一樣。 吳桐勸稱他在美國的生活挺糜爛的,向峻讓她看人不要光看外表。 吳桐擔心這裡的消費很貴,向峻認為沒什麼,因為今天打敗了厲仲謀,花點錢也是高興的。 吳桐問他為何不喜歡厲仲謀,他可是商業奇才。 向峻指責厲仲謀上位快是因為他夠狠夠絕情。 林建東跟朋友去酒吧喝酒,他無意中看到向峻跟吳桐在一起跳舞。 向峻跟吳桐邊說邊喝酒,他問吳桐是個什麼樣的女人?她當初是怎麼跟厲仲謀好上的?吳桐笑稱她是一個正在讓自己變聰明的女人。 吳桐跟向峻講起了她對厲仲謀一見鍾情的故事,後來她拿到了去厲氏實習的資格。 聽完吳桐的故事向峻說她是個傻瓜,竟然會相信愛情,因為這個世界上連親情都信不過。 吳桐跟向峻講起她周密的還款計劃,向峻阻止,因為他現在對錢根本不感興趣,之後他問吳桐,家裡的小時工她願意不願意去做?吳桐笑稱合作歸合作,價格上絕不能打折。 張曼迪翻看吳桐的那本日記,厲仲謀走過來將日記奪下。 張曼迪說她最近跟童童玩的很開心,相信過不了多長時間他就不會吵著見媽媽了,不過如果再多一個小朋友的話,童童會更開心的。 厲仲謀二人親吻,此時家裡打來電話,得知童童現在鬧情緒,厲仲謀二人趕緊趕了回去。 童童將自己關在房間裡哭泣,一直吵著要媽媽。 張曼迪變巧克力給他,哄他去房間睡覺。 厲仲謀向曼迪表示感謝,之後深深的吻她。 吳桐回到家裡,向峻打電話讓她喝點水醒醒酒。 保安告訴向峻,電梯深夜檢修,他只能走樓梯了。 向峻費了一番力氣爬上了十九樓,在門口發現有兩箱行李。 向峻正在洗澡的時候保安敲門,因為有位小姐困在電梯裡了,而那個小姐一直在喊著他的名字。 向峻詢問裡面的人是誰?梁躍琦吵著讓向峻趕緊去救她,向峻說他有密閉空間恐懼症。 梁躍琦從電梯裡出來後,向峻背著她上樓梯。 向峻說梁躍琦直接來到這裡不好,讓她爸媽知道就麻煩了。 梁躍琦抱怨向峻當年上學讓她英美兩國兜著跑。 夜裡向峻睡著的時候梁躍琦偷偷溜進他的房間,輕輕的撫摸著他的臉。 第二天一早梁躍琦醒來,看到向峻留在桌子上面的字條跟錢,不禁十分的生氣。 吳桐告訴向峻,厲仲謀打電話約她談,向峻提醒吳桐,不管厲仲謀提出任何條件都不要答應。 吳桐去遊樂園,厲仲謀帶著童童走了過來,吳桐母子相見高興的抱在一起。 吳桐問厲仲謀是否看調解書了?厲仲謀說吳桐看起來並不像表面上那樣天真單純,她還學會了用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不過這次看在童童在面子上就算了,調解書周一他會送到法院去。 吳桐愣了,轉眼她跳起來樂呵,因為這樣一來就意味著她可以每週去見童童了。 吳桐陪向峻參加酒會 厲仲謀詢問吳桐,她是在什麼時候懷上童童的?吳桐想起了當年的事情:厲氏集團的周年慶上,美女們都等待著厲總,因為他未到而失望離開。 吳桐在電梯口意外的看到了厲仲謀,於是跟了上去。 厲仲謀坐在酒吧一杯接一杯的喝酒,吳桐也在旁試著學喝酒。 厲仲謀接到電話後便離開,此時酒精的作用讓他腹痛倒在地上,吳桐上前關心他,厲仲謀將她當成了阿曼達親吻。 第二天一早吳桐醒來起身跟厲仲謀打招呼,厲仲謀讓她收了那張支票,忘了昨晚。 吳桐告訴向峻,厲仲謀答應了法院的調解,所以她要好好的工作,等條件好了她不要光探視權,而且把撫養權都奪過來。 向峻笑稱等到時候打官司的時候給她打八折。 吳桐一到公司,徐經理就將她叫到辦公室,詢問梁總那邊的問題解決的怎麼樣了?吳桐說梁總不接電話,她連見梁總的機會都沒有。 徐經理承諾,只要她拿下這個大單子,升她為部門經理也不一定。 向峻收到了梁瑞強的請柬,得知他要在六月二日為梁躍琦舉辦接風派對。 梁瑞強給向峻打電話,詢問他是否收到了請柬,並說到時候他父親也會出現,向峻本想推辭,但礙不過面子只能答應。 厲仲謀也收到了梁瑞強的請柬,林建東問他打算帶哪個女友出現?厲仲謀問林建東做他的舞伴行不?林建東聽此藉口離開。 吳桐在向峻家裡做小時工時向峻出現在她身後,著實把她嚇了一跳。 向峻問吳桐明天週末有何打算?吳桐說她要加班工作。 這時吳桐的手機響了,厲仲謀讓她去厲宅吃飯,一個小時後到公司去接她。 厲仲謀帶著吳桐去厲宅,厲芷寧指責吳桐為何會來?得知吳桐取得了童童的探視權,厲芷寧十分的生氣,要求厲仲謀馬上上訴,厲仲謀說已經決定的事情是不會改變的。 厲芷寧約吳桐談談,她指責吳桐這招使的並不高明。 吳桐明確的告訴她,除了兒子她別無所求。 吳桐拒絕了厲芷寧所給的那張支票,她明確的告訴厲芷寧,就算她拿整個厲氏給她,她也不會賣掉兒子。 吳桐回到家裡發現門口的袋子,回到家打開發現裡面竟然是向峻送的禮服。 梁氏酒會上,大家在議論著厲仲謀今天會帶誰參加酒會?此時張曼迪挽著厲仲謀的胳膊走了過來。 吳桐挽著向峻的胳膊出現,惹得大家十分的吃驚。 當吳桐看到厲仲謀也來到酒會,不禁十分的意外緊張。 酒會上,張曼迪當著梁瑞強的面故意差辱吳桐,吳桐講起了草原上獅子母子的故事,並詮釋了她對幸福的定義。 吳桐的表現令向峻十分的意外。 梁躍琦拉向峻聊天,她坦承從十二歲就喜歡他了,現在整整喜歡他十年了,而爸爸也想給梁氏找個繼承人。 得知昨天是梁躍琦讓梁瑞強給自己打的電話,向峻十分的生氣。 吳桐本想藉機會向梁瑞強詢問計劃書的事情,此時厲仲謀走了過來打斷了他們的談話。 厲仲謀吳桐參加親子日活動 向峻跟張曼迪一起跳舞,她感嘆沒想到吳桐會是向峻的女友,向峻說當年厲仲謀將曼迪從他身邊搶走,如果這樣這叫禮尚往來。 梁躍琦看到曼迪跟向峻一起跳舞,心裡很不是滋味。 梁躍琦獨自一人走在花園裡,看到吳桐在那裡,於是上前打招呼。 吳桐解釋她跟向峻的關係,得知吳桐並不是向峻的女友,梁躍琦十分的興奮。 厲仲謀向林建東詢問向毅是否來了?林建東說還沒有,不過剛才聽說厲伯母快到了。 厲仲謀不明白他們到底在玩什麼把戲?張曼迪走了過來,二人正在聊天開玩笑的時候向峻走了過來,向峻說今晚這個酒會所有的父輩人都會來,這是敘舊呢還是憶情呢?張曼迪打斷他的問話,讓他去陪一下孤單的吳桐。 梁躍琦碰到了張曼迪,張曼迪故意告訴她,向峻對跟厲仲謀有關係的事特別感興趣,特別是女人。 吳桐胃疼,向峻著急的去給她準備熱水。 厲仲謀看到向峻跟吳桐在一起誤會,他走過來告誡吳桐,不要讓她影響到兒子,如果她還敢跟向峻糾纏不清,保證讓她再也見不到童童。 向峻走過來指責厲仲謀就是這樣對待女人的嗎?吳桐要拉向峻離開,向峻將手中的杯子生氣的摔到了地上。 吳桐跟向峻道歉,因為她搞砸了向峻的酒會。 向峻說這不怪她,換作任何一個人都看不慣厲仲謀的所作所為。 吳桐詢問向毅跟向峻是何關係?向峻告訴吳桐,向毅是他父親,之後他講起了他的家庭。 吳桐跟向峻講起了小男孩的故事,所以她勸向峻,不管他的親人對他做了什麼,給他們一個解釋的機會,也給自己一個機會。 厲芷寧向厲仲謀抱怨,吳桐那個女人挑撥,害得他跟向峻差點打起來。 厲仲謀讓媽媽不要把事情牽扯到一個無辜女人的身上,之後她詢問母親,她今天參加酒會到底是為了他還是為了她自己?厲芷寧聽此十分的生氣。 向峻接到了爸爸的留言,向毅為了昨天晚上沒能出席酒會而感到抱歉,讓他有空的時候回家吃個飯。 美玲跟吳桐一起做飯,吳桐一直心來在焉,因為徐經理非咬住梁氏的案子不放。 美玲聽此建議她去找厲仲謀幫忙。 晚上吳桐送童童回去,童童說下週他們學校舉行親子日活動,他想讓爸爸媽媽一起去。 吳桐說爸爸工作忙,她一個人去就行了,童童不答應,嘟著臉不高興。 厲仲謀告訴吳桐,下週他要參加童童的親子日活動,吳桐詢問她要不要一起去?厲仲謀反問她不是童童的母親嗎? 梁躍琦去事務所找向峻,向峻將她關到了門外。 向峻去公司樓下接吳桐,詢問她明天有什麼活動?吳桐說她要去參加童童的親子日活動。 向峻提議明天送吳桐去,得知厲仲謀也要去,向峻十分的生氣。 向峻講起了五年前厲仲謀搶走了公司的環保計劃,吳桐納悶厲仲謀為何要這樣做?向峻指責厲仲謀就是這樣損人不利己。 童童一家三口穿著親子裝參加親子活動,第一輪比賽的時候厲仲謀跟吳桐配合的非常好而獲勝,臨近終點的時候吳桐一不小心倒在厲仲謀身上,此時她的臉忽然紅了。 第二輪比賽還是童童家庭獲勝,老師宣布整個比賽都是童童家獲勝。 仲謀躍琦相親 厲仲謀教導童童,男子漢除了要有憐憫之心外,還要胸懷天下。 童童問什麼是胸懷天下?是不是胸很大?童童的發問惹得吳桐樂呵了起來。 此時突然一個背著老太太的男子攔下車子,請求他們救救生病的老母親。 吳桐下車準備幫助他們,厲仲謀阻止吳桐,指責他頭腦簡單,吳桐不顧他的反對執意幫助男子攔車,可是一輛出租車都沒停下來,這時厲仲謀開著車子走過來。 吳桐在醫院安頓好男子母子後走了出來,厲仲謀問她怎麼那麼容易相信陌生人?吳桐說她天性比較樂觀,所以生活的特別簡單,同時她向厲仲謀承諾,等她發了工資就還那兩千塊錢。 第二天吳桐起床生病不舒服,她給美玲打電話,美玲聽她的聲音不對勁,建議讓張源陪她去醫院,吳桐拒絕。 吳桐打算給厲仲謀打電話,但卻又猶豫,此時向峻打來了電話,待吳桐打開門後發現向峻就在門外,而且手裡提著早餐。 向峻細心的照顧吳桐,吳桐感嘆生病的時候有人照顧真好。 厲仲謀工作的時候一直在偷著樂,林建東說他今天有點不對勁,因為他最近有點會笑了。 厲仲謀扔給他十個投資計劃書,讓他三天之內寫個報告,免得他沒事觀察老闆。 厲芷寧給厲仲謀打電話,讓他陪梁躍琦吃個飯。 吳桐躺在床上想起向峻說過的話,此時向峻在外面打電話,他拒絕了一個案子。 向峻走到吳桐的房間,吳桐趕緊裝著睡著的樣子,向峻輕輕的靠近她的臉,本想親吻她卻又停了下來,之後輕輕的離開了吳桐家。 厲仲謀與梁躍琦去相親,梁躍琦讓他不要太在意,因為她要找個愛的人把自己給埋到婚姻的墳墓裡。 向峻給吳桐買了感冒藥,維生素還有水果跟麵包,此時梁躍琦打來電話,訴說她跟厲仲謀相親的事情,向峻沒說兩句便掛斷了電話。 向峻握著吳桐的手放在他的胸口,希望吳桐能給他一個機會,在她的身邊關心她,照顧她,守護她。 張曼迪去向峻的公司,提起梁瑞強中意厲仲謀,還安排他們相親,而梁躍琦中意的人卻是他,他是怎麼想的?向峻說梁躍琦是溫室裡的小花,不是外面的野花,不能亂採,而吳桐不是野花,而是一顆小草,她越是堅強別人就越想保護她。 張曼迪告誡向峻,當初他幫助吳桐只是拿她當成報復厲仲謀的工具,希望他能從戲裡抽身,明白戲的遊戲規則。 上班的路上林建東看到了報紙上張曼迪的緋聞,於是打電話約她晚上見面。 厲仲謀將緋聞報紙遞到了張曼迪的手中,張曼迪解釋,保證會處理好這件事情。 厲仲謀跟童童一起燒烤,張曼迪跟吳桐坐下來聊天,她先是提到童童,又提到了向峻,吳桐向張曼迪保證,不會讓厲仲謀知道當初是曼迪介紹向峻給她的。 吃飯的時候張曼迪幫厲仲謀整理衣服,惹得吳桐十分的尷尬。 厲仲謀向吳桐說抱歉,並保證下次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情。 吳桐自責,畢竟她是不請自來。 童童吵著肚子疼,厲仲謀著急帶他去醫院,吳桐阻止,她認為童童應該是吃壞肚子了,並陪他在廁所裡將便便拉出來。 見吳桐盯著童童的糞便觀看,厲仲謀詢問她在做什麼?吳桐說童童的消化不好,肯定是烤肉不熟又吃的太多造成的,幸好她帶了治療消化不良的藥。 厲仲謀留吳桐晚上留下過夜,因為他擔心童童夜裡不舒服。 厲芷寧打來電話,得知吳桐晚上在這裡過夜,所以十分的生氣。 張曼迪製造緋聞 厲仲謀向吳桐講起了他的身世,因為當年媽媽被爸爸拋棄過,她的性格就變得特別的偏激。 吳桐向厲仲謀詢問,她是不是害怕童童跟他一樣恨自己的父親嗎?厲仲謀說他只是不想童童跟他一樣沒有父親。 吳桐在厲仲謀的提議下也講起了她的家庭,並講起了她與厲仲謀是如何如何認識的。 向峻在上班的路上碰到了王叔叔,王叔叔勸他有時間回去看看他爸爸,因為他爸爸心裡還是想他的。 向峻去公司找爸爸,前台說向董事長不在,裡面正在開會呢。 向峻衝進會議室,李叔命令前台先出去,向峻詢問爸爸在哪裡,此時他突然看到視頻裡生病在床主持會議的爸爸。 向峻著急的趕到了爸爸那裡,看到護士正在給他治療。 向毅看到兒子回來十分的激動,詢問兒子在外面生活工作是否都好?並叮囑他在外面多注意身體。 向毅說他現在也是力不從心,詢問他是否能夠回來幫自己?向峻讓爸爸給他一些時間。 向峻告訴吳桐,他沒有想到爸爸竟然會老了那多麼,看到他那個樣子,自己答應接手向氏。 吳桐感嘆太好了,向峻心裡矛盾,他不知道如何面對爸爸。 吳桐講起了他對家人的思念,所以她勸向峻幫助父親渡過難關。 向峻接手向氏,他讓李叔將財務報表拿過來看看,李叔表明他的態度,讓向峻放心大膽的干公司的事情,他們這些老臣一定會鼎立支持的。 厲氏集團新樓盤開盤,記者採訪厲仲謀,問厲氏買下北京的新樓王準備做什麼?厲仲謀說他打算為工薪階層建設樓盤,取之於民用之於民。 大家在言論導演將張曼迪睡了的緋聞,剛好被厲仲謀聽到,不禁十分的生氣,回去的路上他告訴林建東,不想听到再關於這件事情的緋聞。 一女的在公司等待著厲仲謀,厲仲謀讓秘書將她帶到辦公室。 女人一見到厲仲謀便跪下道謝,感謝他那天晚上救了生病的母親,並將欠他的兩千塊錢還給他。 厲仲謀拒絕收下那些錢,讓女人將錢捐到他的基金會去。 女子答應,將帶來的家鄉土地產送給厲仲謀。 吳桐回到家裡,看到厲仲謀在門口嚇了一跳,她詢問童童是不是生病了?厲仲謀否認,並將女子還錢帶禮物的事情告訴吳桐。 厲仲謀提議跟吳桐一起吃個飯,而且就在她家裡吃,他想看看吳桐這幾年是怎麼照顧他兒子的。 向峻看過財務報告後得知公司財務情況不妙,而向氏最大的競爭對手是厲氏,現在唯一能跟他們合作的公司是梁氏,可是梁氏近段時間又突然的態度不明。 梁躍琦接到向峻的電話十分的意外,向峻邀請她一起喝酒。 梁躍琦去酒吧見向峻,向峻向梁躍琦打聽她父親的情況,梁躍琦不想談老爸公司的事情,向峻一直揪著話題不放,梁躍琦開玩笑讓向峻做梁氏的上門女婿,向峻則認為梁氏的女婿就是一吃軟飯的,為此梁躍琦不高興吵了他兩句,向峻生氣的離開。 梁躍琦喝了酒之後去跳舞,一男子上前跟她一起跳舞,並坦言讓梁躍琦陪他晚上睡,梁躍琦聽此生氣的打了他一巴掌,男子生氣的要還手,林建東走了過來阻止,他好心好意的幫了梁躍琦,卻也被她打了一巴掌,他剛要還手,梁躍琦便趴在他身上睡著了。 林建東送梁躍琦回去的路上,梁躍琦脫掉了外套,林建東十分的尷尬。 林建東拿水澆到梁躍琦身上幫她醒酒,不料卻被梁躍琦噴了一臉的口水。 記者會上,記者向張曼迪詢問,厲仲謀花數千萬幫她買下了電影合約,此事是否屬實?他們的關係是否有進一步的發展?他們是否訂婚了?張曼迪表明合約確實是厲仲謀幫她買下的,至於訂婚結婚,希望大家給她一個空間。 厲芷寧看過報紙十分生氣,她打電話向厲仲謀詢問什麼訂婚結婚的事情。 厲仲謀生氣的問林建東,他不是已經打點好電影公司了嗎?怎麼會出現報紙上這種傳聞?林建東說這是張曼迪故意讓大家傳出這種誤會的,根本沒有潛規則這種事情,是張曼迪拿錢到公司製造這種緋聞。 美玲拿著報紙給吳桐看,得知厲仲謀要跟張曼迪結婚,心裡不由的傷心起來。 林建東告訴厲仲謀,他已經聯繫了那些報紙網站,明天不會有任何一家報導張曼迪與他的事情了。 厲仲謀讓他查一下迪亞影視賬面上還有多少錢,然後取出來,他要投資一部新電影,由張曼迪主演,而且要求整個影片在國外拍攝,立即啟動。 林建東感嘆,女人不要太自作聰明了。 仲謀向曼迪提出分手 厲仲謀打電話約張曼迪晚上一起吃飯,張曼迪告訴助理,取消晚上一切的行程。 厲仲謀點了一瓶1982年的紅酒,張曼迪詢問他是要慶祝什麼嗎?厲仲謀讓她先吃飯再說。 飯後厲仲謀向張曼迪提出分手,此言一出令張曼迪十分的意外,向他詢問分手的理由?厲仲謀說他從來沒有愛過她,因為他不喜歡女人騙她,尤其是自作聰明的女人,之後他拆穿了張曼迪自編自演的那些所謂的醜聞跟緋聞。 張曼迪向他認錯,哭著請求他的原諒。 厲仲謀詢問張曼迪想要什麼?張曼迪提出她想要厲氏旗下迪亞影視公司的三成股份,厲仲謀答應,張曼迪希望他不要將分手的消息透露出去,因為她最近有部新的影片要上映。 厲仲謀送張曼迪回攝影棚,臨別時張曼迪向他索要一個吻別,因為他們身後有狗仔隊。 吳桐打電話給厲仲謀,說她有些事情想見他,明天越早見面越好,厲仲謀答應,並說明天早上去接她。 睡夢中的向峻被門鈴聲驚醒,當他打開門發現竟然是張曼迪。 向峻向曼迪詢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張曼迪傷心的說厲仲謀不要她了。 向峻卻舉著酒杯跟她慶祝,因為她終於擺脫了一個不值得她愛的人。 張曼迪握著向峻的手情緒十分激動,她讓向峻趕緊罵她,將她罵醒,因為她不想跟厲仲謀分手。 向峻說厲仲謀那個人不值得她愛,只值得每個人恨他,所以讓她徹底把厲仲謀忘了。 張曼迪卻說她不會就這麼認輸的。 吳桐跟厲仲謀一起吃早餐,她詢問厲仲謀快結婚的消息是否是真的?因為他不是不想結婚嗎?厲仲謀不想重複話題,因為這是他的私事。 吳桐擔心童童的生活受到影響,厲仲謀說童童的生活有任何的改變,到時候會通知她的。 吳桐去公司上班,笑笑與同事正在談論張曼迪與厲仲謀香吻的事情。 吳桐一走過來,笑笑便提起上次網傳知名律師跟厲仲謀因為一個女人而差點動起手來的事情,吳桐讓他們別八卦了趕緊工作。 這時快遞給吳桐送來一束鮮花,讓笑笑兩人羨慕嫉妒恨。 張曼迪開車走在路上,一想起厲仲謀提出分手的事情,便情緒十分的激動。 當她路過吳桐公司門口的時候剛好看到吳桐走出來,於是開車停了過去,邀請吳桐坐車送她回去。 吳桐請求張曼迪勸勸厲仲謀,請求他放棄對童童的撫養權,這樣對他們都好。 張曼迪故意當著吳桐的面說厲仲謀最在意的人有兩個,一個是童童,一個就是她自己,之後並謊稱厲仲謀纏著她生一個他們自己的孩子。 吳桐下車後張曼迪獨自一人坐在車內傷心的哭泣,此時影迷們圍了過來索要簽名,張曼迪著急的開車離開。 向峻一大早就去向氏忙工作,李叔與他談論起了公司的運營情況。 梁躍琦打來電話向他詢問律師方面的事情,向峻以藉為理由掛斷電話,李叔勸向峻對梁躍琦好點,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用上樑氏。 向峻去酒吧見梁躍琦,梁躍琦替朋友諮詢法律上面的問題,順帶提起了向峻幫吳桐打官司輸掉的事情,向峻聽此生氣的要離開,梁躍琦將他拉住跳舞。 梁躍琦向向峻詢問吳桐是他第幾任女友,他是不是因為吳桐是厲仲謀的小媽媽而追他?之後她指責向峻是個花花公子,總有一天會嚐到被女人甩的滋味。 向峻生氣的告訴她,那個女人永遠不可能是她。 梁躍琦喝酒出來剛好遇到了林建東,此時她的鞋跟不小心夾到了陰井蓋里,林建東讓她慢慢拔,之後離開。 一男子上前挑戲梁躍琦,林建東出現解圍,男子誤以為梁躍琦是林建東的馬子。 林建東幫梁躍琦將鞋子拔了出來,並幫她修好了鞋子,梁躍琦纏著他聽厲仲謀的八卦。 吳桐辭職 徐經理生氣的呵斥吳桐站起來,指責她是怎麼盯梁氏的案子的?為了此事他被老總劈頭蓋臉的罵了一通。 吳桐說梁氏對這個案子一直都不感興趣,徐經理指責她除了會給男人生孩子還會幹什麼……笑笑對徐經理的所作所為看不下去了,徐經理呵斥小組的幾個人站起來,因為此次小組業績倒數第一名,所以他讓吳桐決定辭誰?吳桐提出辭職。 吳桐收拾東西離開公司,她給向峻打了電話。 向峻勸吳桐不要因為丟了工作而傷心難過,吳桐說這份工作是她接回童童的希望,因為她不想因為自己而連累同事,所以沒辦法只能離開,可是強顏歡笑真的好難。 向峻勸她可以重新找一份工作,再說兒子永遠是她的。 吳桐哭著訴說她是多麼想童童一直在她身邊,向峻上前將她抱住,勸吳桐站在他的身後,所有的事情交給他來解決。 吳桐拿著簡歷去找工作,好不容易排隊排到跟前,公司的工作人員卻說上午的招聘工作結束了。 厲仲謀打電話給吳桐,說有事情要跟她說,呆會兒讓林建東去接她。 厲仲謀詢問吳桐,創美公司的美玲跟她是什麼關係?因為美玲打他的私人電話想談一個融資計劃,而創美公司這幾年一直在虧損,他認為美玲是想藉吳桐的裙帶關係搞特殊。 吳桐承認美玲是她朋友,但是她公司的事情她是真的不知道。 向峻邀請吳桐到他的公司來上班,不管是律師事務所或者向氏企業都行。 吳桐拒絕,她不想因為他們兩人的關係而去他公司上班,而且她不想別人看不起她。 向峻說吳桐是他的女朋友,去他的公司上班又怎麼了。 吳桐與向峻約定,等過一段時間真找不著工作的話,就請向峻幫忙去他公司上班了。 吳桐在樓下見到了美玲,向她詢問張源最近怎麼樣了?美玲向吳桐說起了張源公司的近況,如果張源公司沒有資金注入的話,張源公司就麻煩了,而現在她懷孕了,各方面檢查之後都說是一個男孩。 吳桐說起美玲這些年對她的恩情,不過厲仲謀今天將計劃書還給她了。 美玲聽此情緒激動,因為她連最後的希望都沒有了。 吳桐勸美玲不要難過了,可以讓張源出去找工作,而且她也可以出去賺錢,賺的錢給他們一半,他們一起養活那個孩子。 美玲擦乾眼淚勸吳桐不要難過,就當那個孩子跟他們無緣了。 厲仲謀取消下午的行程,安排五點到幼兒園。 林建東說完長打來電話,說他資助的幼兒園已經建好了,歡迎他隨時參觀,厲仲謀決定就今天下午。 厲仲謀與林建東參觀幼兒園的時候梁躍琦也去了幼兒園,她將員工捐助的圖書送給圖書館。 厲仲謀帶童童回家,路上童童無意中說起是他將爸爸的電話號碼給美玲的。 吳桐去厲仲謀家裡,請求能不能週六接童童回家住?厲仲謀點頭答應。 吳桐帶童童回家,送給他許多的玩具,吳桐問他怎麼買這麼多玩具?向峻說這不是買的,而是他的珍藏。 吳桐在廚房做飯,向峻跑過去親自動手幫她做飯。 向峻告訴吳桐,創美的計劃書他已經看過了,調查過得知創美的法人就是張源,而現面創美存在嚴重的虧損,需要新的資金注入,而美玲錯就錯在不應該去找厲仲謀,因為厲仲謀根本看不上她這樣的公司,而她可以找新的投資人。 吳桐對自己非常的不自信,向峻相勸。 張源給吳桐打電話,得知美玲不見了,吳桐著急下樓尋找。 吳桐跟張源一起去尋找美玲,期間張源不停的自責,自責他沒用,吳桐在一旁相勸,此時美玲哭著從樹後面走了出來,張源一見到她衝上去將她抱住。 向峻幫助創美 張源告訴美玲,如果她真的不想要那個孩子的話,就讓她出去工作。 美玲哭著卻說她認命,吳桐讓他們別難過了,因為她已經找到了新的投資人。 吳桐帶張源夫婦去見向峻,向峻直言他們的計劃書不夠完善,張源非常贊同向峻的建議。 美玲藉口去洗手間拉著吳桐離開,她詢問吳桐跟向峻是什麼關係?同時勸她一定要好好的把握向峻。 向峻跟爸爸談論起張源的公司,向毅認為他們現在資金缺乏,不適合做投資,他擔心這個項目會拖公司的後腿。 向峻則對創美的發展非常感興趣,看到兒子這麼有信心,向毅讓向峻放手去做。 向峻陪著爸爸去花園裡走走,他勸爸爸不如放棄向豪帝都,向毅則說向豪帝都不僅代表他們向家的根,也代表他們的信念,聽完父親的話向峻決定一定不會讓他失望的。 母校一百週年紀念,校長給優秀的學生頒發證書,厲仲謀等人上台領獎。 唐岳鵬跟厲仲謀相見,厲仲謀問他們萬麗最近有何打算?唐岳鵬說他們萬麗準備開拓一些高檔酒店,聽說向豪帝都虧損嚴重,所以他們萬麗打算注資收購它。 回去的路上林建東告訴厲仲謀,向豪帝都是向氏的姓氏,如果不是虧損的特別嚴重,絕不會將它賣出去,厲仲謀決定就把這個姓氏買回來,林建東詢問他是在害向毅還是幫向毅? 林建東告訴厲仲謀,萬麗跟向氏有意合作,厲仲謀反問他,這樣一來他們就難插手了嗎?林建東則說那可不一定,因為萬麗對厲氏海南房地產很感興趣。 厲仲謀讓林建東給唐岳鵬打電話,他認為唐岳鵬很樂意接受他的一臂之力。 唐岳鵬不明白厲仲謀為何會放棄厲氏海南房地產計劃,而選擇向豪帝都這個虧損的項目?厲仲謀說出了他的理由,唐岳鵬答應厲仲謀的條件與其交換。 厲仲謀給吳桐打電話,向峻故意接了她的電話,吳桐得知詢問他為何要這樣做?向峻說他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得到她。 厲仲謀開車到吳桐家樓下,他給吳桐打電話要求接走童童,同時指責吳桐帶男人回家。 吳桐不同意童童今天回去,並保證明天準時送童童回去。 向峻要回去,臨行前親吻了吳桐的臉頰,厲仲謀看到這些生氣的下車,上前指責吳桐不知道檢點,同時要求向峻離吳桐遠一點。 向峻生氣的告訴厲仲謀,他才是吳桐的男友,請厲仲謀遠點才是。 回去的時候童童告訴爸爸,他希望他們一家人生活在一起,厲仲謀讓童童去說服媽媽。 厲仲謀送給吳桐一束花,吳桐詢問他到底要幹嘛?厲仲謀說他只是想讓童童開心,同時他向吳桐表明心跡:他現在不知道他對吳桐是什麼感覺,在他沒弄明白之前,不准其它的男人出現。 吳桐緊張的拒絕,厲仲謀將吳桐拉住,詢問她是否愛向峻,是否愛他?吳桐想要躲避,厲仲謀再次將她拉住。 吳桐承認曾經愛過他,可是當他搶走童童之後,她知道這五年就是一場夢。 張源與向峻商量計劃書的事情,吳桐走了過去,可是她對計劃書的事情不太懂,向峻提起他請向氏原來的一個經理前來幫忙,那人正在答復中。 林建東告訴厲仲謀,酒店的行政經理突然辭職,需要一個人補上來,他有一個合適的人選,不過那個人曾經在向氏幹過。 厲仲謀將此事將給他去辦。 向峻帶著吳桐去見周茂,周茂說他對電子產品沒有什麼心得,擔心幫不了他們,同時他說出對厲仲謀新的看法跟觀點。 向峻詢問他到底幫不幫忙?周茂實話實說,厲氏找過他,厲氏的工作更適合他。 周茂的決定令向峻十分的受打擊,他生氣的開車離開,吳桐追在身後相勸,此時向峻的手機響了,助理告訴他唐岳鵬放棄對向豪帝都的注資,因為厲仲謀的介入。 向峻生氣的用車子副停厲仲謀的車子,指責他害死了自己的媽媽,害了向氏,活該他這輩子是私生子。 此時吳桐才得知厲仲謀跟向峻是親兄弟。 厲仲謀下車狠狠的給了向峻一拳頭,向峻指責厲仲謀如此狠心的對待自己的父親,還怎麼有臉面跟別人搶兒子,怎麼配點別人的父親? 向峻中陷阱 見厲仲謀一直毆打向峻,吳桐衝上前阻止卻被推到一旁,向峻上前將吳桐扶起,他告訴厲仲謀,他們的賬以後再算。 吳桐向向峻詢問厲仲謀跟他的關係,向峻提起當年爸爸與厲芷寧的事情。 吳桐去找厲仲謀,她說他跟向峻是親兄弟,為何要弄得跟仇人一樣呢?厲仲謀說她只是童童的母親,其它的她不必知道,這件事情跟她沒有關係,讓她不要插手此事。 吳桐故意生氣的說向峻是她男朋友,厲仲謀將她拉住親吻,被吳桐狠狠的甩了一巴掌。 吳桐提著早餐去見向峻,同時開導他,周茂不干他們可以去找別人,只要他們盡心盡力,老天爺一定會幫助他們的。 林建東告訴厲仲謀,向豪帝都的股份將全部歸他們,而樂家的好處就是藉此事收購提升業內的知名度。 厲仲謀叮囑他,讓樂家加快腳步,千萬不能讓向氏知道是他們厲氏在背後操縱。 林建東說向峻現在的確很謹慎,不過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他們會用樂家引誘他。 得知樂家總裁的女兒跟梁躍琦是同學,厲仲謀叮囑林建東,讓梁躍琦為此事牽線搭橋,順便賣個人情給她。 林建東明白厲仲謀這樣做同時是為了讓向峻離吳桐遠點。 張源跟向峻介紹新招來的行政助理楊揚,之後又介紹新的接待員。 看到新的接待員竟然是笑笑,吳桐十分的意外。 梁躍琦約向峻見面,提起樂家願意為創美注資,這樣就可以幫他渡過眼前的難關。 向峻擔心樂家有那個實力嗎?梁躍琦說樂家這二十多年可是一直贏利,拿出這些錢肯定不是問題。 向峻決定有機會去跟樂家談談。 吳桐給厲仲謀打電話,希望童童聽電話。 童童邀請媽媽一起聽爸爸講故事,厲仲謀講起了灰姑娘的故事,詢問她的水晶鞋在哪裡?吳桐說厲仲謀不是她的王子,因為灰姑娘要找的人是真心真意愛著她,想著她,而不是為他犧牲的人。 向峻與樂家簽訂了協議,梁躍琦吵著讓向峻帶她出去玩慶祝一下,向峻讓她別鬧了,改天再帶她出去玩。 梁躍琦擺著一張臭臉坐在那裡,林建東端著咖啡走了過去。 梁躍琦抱怨他們這些臭男人,她好不容易幫向峻與樂家牽線日搭橋,本想著讓向峻帶她出去慶祝,可是他一聲不吭的就走了。 林建東批評梁躍琦,說男人在外面很累的,哪能像她這樣整天嘰嘰喳喳的,讓她稱早回家好好修練去。 梁躍琦認為林建東說話很有道理,所以決定以後聘他為戀愛顧問。 夜裡向峻去了吳桐家裡,他說酒店的事情總算解決了,但對於爸爸來說,此事還不能保住他的命根。 吳桐詢問他有沒有回家跟爸爸說?向峻說起這些年他跟爸爸的隔閡。 向峻向吳桐詢問,自從她知道自己跟厲仲謀的關係後,她有沒有想過自己是在利用她?吳桐說就算是,她也沒有怪他。 向峻在身後抱住吳桐,他承認剛開始利用過她,可是後來一點點的愛上她。 樂總將收購向豪帝都的合同給了厲仲謀,厲仲謀希望樂總幫他先保守這個秘密。 林建東詢問厲仲謀,他打算拿向豪帝都怎麼辦?厲仲謀覺得向豪帝都應該重新開始。 林建東擔心向毅是否會受得了,因為向氏被斬了頭相當於要了他的命。 厲芷寧指責厲仲謀,他為何要對向毅趕盡殺絕,向毅怎麼說也是他的親生父親,他不怕遭報應嗎?厲仲謀態度堅決,厲芷寧希望厲仲謀放向毅一條生路。 厲仲謀則說他這樣做是在放向氏一條生路。 吳桐給厲仲謀過生日 吳桐去接童童,得知厲仲謀帶他去海洋館,而他的電話打不通。 吳桐告訴向峻,童童特別喜歡他帶的玩具賽車,其實他特別想告訴童童,向峻是他的親叔叔。 此時楊揚出現在向峻的視線中,看到楊揚坐到了林建東的車子內,而且林建東親自送她回去,向峻打算親自上前問清楚,吳桐阻止。 她認為事情未必是他們想像的那個樣子,向峻以不舒服為由開車離開。 向峻開車將梁躍琦的車子追尾,得知她在半個小時內著急去機場接朋友,向峻決定送她去。 梁躍琦哭哭蹄蹄的,她說此事都怪向峻,害她連身患絕症的朋友最後一面都沒見著。 向峻安慰她,決定請她吃飯。 向峻喝了許多的酒,梁躍琦將他安排在副駕駛坐上,梁躍琦望著他的臉,輕輕的想要上前親吻他,向峻推開她,他說他愛的不愛他,而不愛的人卻愛他。 梁躍琦抱怨自己哪一點配不上他?之後生氣的離開。 向峻自言自語,他抱怨為何梁躍琦不是她? 梁躍琦獨自一人坐在路邊喝酒,林建東接到電話趕了過去,阻止她繼續喝酒。 梁躍琦抱怨自己哪點比不上她?林建東說她的胸沒她大,梁躍琦聽此將林建東的手放到了她的胸上。 林建東認為梁躍琦真是喝醉了,從後備箱裡搬出一筒水,梁躍琦阻止,並走直線證明她沒有喝醉。 梁躍琦說出他對向峻的那份愛,林建東勸她盡其所能的感動向峻,追求他。 林建東向梁躍琦講起他跟厲仲謀的事情,得知當年林建東為厲仲謀擋了一刀,從此跟著他在一起九年,梁躍琦認為他就是一個Gay,林建東聽此大聲的說他就是一個純爺們,根本不是Gay。 吳桐在樓下見到了厲仲謀跟童童,童童說他和爸爸去吃大餐了,而且給她帶回來了一些,吳桐向厲仲謀道謝。 吳桐請求厲仲謀,能不能晚上讓童童住在這裡,星期天就把他送回去,厲仲謀答應。 厲仲謀詢問吳桐,創美是不是向峻注資的?向氏為了投資真是飢不擇食,而向峻這樣做是不是為了她?吳桐生氣的站起來指責厲仲謀,同進她表態,一定會用盡全力讓創美髮展下去。 厲仲謀問童童,他此次出差幾天,童童想要什么生日禮物?童童想要爸爸的生日蛋糕。 厲仲謀臨走的時候吳桐向他詢問,認不認識一個叫楊揚的女人?厲仲謀否認。 吳桐指責向峻為何要對楊揚那樣的極端?向峻指責楊揚就是公司的內奸,同時他勸吳桐清醒一點。 楊揚做了新的計劃書給吳桐,吳桐拿著計劃書給張源看,張源認為這個計劃書做的不錯,他建議將此計劃書給向峻看,吳桐擔心向峻對楊揚有偏見,所以讓張源拿著計劃書給向峻。 吳桐陪著童童一起為厲仲謀做生日蛋糕,這時楊揚打來電話,說昌平的網點到期了,可是他們不肯續約,但他們手裡有一大批的客戶資料不肯交出來,給張源打電話又聯繫不上。 吳桐聽此匆匆的趕去網點,網點工作人員要求創美先給錢,否則他們就不交出客戶資料。 向峻以律師的身份走了過來,可網點的工作人員根本不被法律所畏懼,吳桐拉住衝動的向峻。 童童打來電話催促吳桐回去,向峻讓吳桐先回去,這裡的事情由他來處理。 吳桐提著蛋糕趕去餐廳,厲仲謀詢問她想吃什麼?吳桐說她隨意。 吳桐趕去洗手間,自責每次都搞得這麼狼狽,同時補了妝匆匆出去。 厲仲謀親自切了蛋糕,童童說媽媽做的蛋糕不好吃,吳桐緊張的望著厲仲謀,讓他不要吃蛋糕了,厲仲謀卻吃的津津有味,因為第一次過生日,有人幫他做蛋糕。 厲仲謀送吳桐回去,待吳桐下車的時候厲仲謀將她拉住,當他靠上前準備親吻吳桐的時候電話響了,楊揚告訴吳桐,整個網點的人都鬧了起來,雙方打了起來,向峻受傷,他們正趕往醫院的路上,吳桐聽此著急的趕過去。 吳桐詢問受傷的向峻,到底是怎麼回事?張源也趕來醫院,向峻認為楊揚不會再出現了,因為現在東窗事發了,吳桐依然認為楊揚不是那樣的人。 得知楊揚有可能是臥底,張源明白怪不得楊揚那麼努力的做計劃書。 此時的向峻才得知那個計劃書是楊揚做的。

次の

戀戀不忘

戀戀不忘

厲仲謀意外得知私生子 厲氏集團盛華酒店開業大典,外面的鑼鼓聲都已敲響,可是主持開幕的葉總跟厲總遲遲不見出來,為此議論聲一片。 葉總威脅厲仲謀,想要得到他三環的幾塊地,可是厲仲謀不甘示弱,拿葉總兒子的前途反威脅他,不禁讓葉總心生怕意,無奈的向葉仲謀認輸。 盛華酒店開幕式正式開始,大家看到偶像張曼迪在台子上面,十分興奮的歡呼著,此時可可吵著肚子疼,美玲想要帶童童兩人一起去廁所,可是童童說他是男子漢不能去女廁所,著急的美玲叮囑童童呆在那裡,之後帶著可可離開。 台下的觀眾一直高呼曼迪的名字,童童擠到了台子最前面,不料台子卻突然塌了,此時小葉拉著父親葉總趕緊離開現場,厲仲謀見狀一個劍步跳上前將摔倒的觀眾拉起,助理要帶著張曼迪離開,可是她卻留下來安撫觀眾的情緒。 此時厲仲謀突然發現了受傷的小童童,於是著急的將他送往醫院。 吳桐下班後著急的回家想要給兒子過生日,卻不小心撞到了徐經理身上,徐經理要求她留下來加班,不管吳桐如何懇求徐經理,他都執意要求吳桐加班,笑笑見狀提出幫助吳桐工作。 護士告訴吳桐,說她的兒子在燕京醫院接受治療,吳桐聽此哭著懇求公交車司機停車,下車後的吳桐在攔出租車的時候又不小心被一電動車撞倒,可是她顧不得自己,依然著急的往醫院趕去。 李醫生告訴吳桐,說童童失血過多已經休克,需要緊急輸血,可是吳桐與其的血型不匹配,而匹配的血型需要五個小時之後才能運到。 此時厲仲謀路過詢問童童的病情,吳桐跪求他給孩子輸血救救孩子,厲仲謀要求她說出一個理由,吳桐說出他是童童的父親。 張曼迪送給吳桐一張她的簽名照,此時厲仲謀從病房出來,吳桐一看到他便著急離開躲避。 回去的路上厲仲謀一直想著童童的事情,他將帶有童童血的手帕交給林建東,要求他去做一個DNA檢查。 童童醒來問起媽媽額頭上的傷,之後問起曼迪的照片。 吳柚將帶有簽名的照片給了童童,童童說這是他送給媽媽的生日禮物,同時他說出生日願望--希望爸爸快點從魔法學院回來,吳桐聽此淚流不止。 林建東拿著DNA報告告訴厲仲謀,童童的確是他的孩子,之後他將調查吳桐的結果一一訴說。 趙國華在公司內鬧事,林建東將他堵在衛生間裡,說出他向葉潤翔透露公司機密的事情,趙國華罵林建東就是厲仲謀身邊的一條狗,為此林建東狠狠的揍了他一拳頭。 厲仲謀回家吃飯,可是他一點胃口都沒有,他與媽媽沒說兩句話便不歡而散。 上班的時候吳桐接到了林建東的電話,她一聽說林建東是厲仲謀的特助,著急的掛斷了電話。 記者去公司採訪厲仲謀私生子的事情,林建東出面將他們攔下。 林建東告訴厲仲謀,一定是有人故意透露這個消息敗壞他的名聲。 厲仲謀說他不在乎私生子的事情,現在最重要的是這個孩子。 林建東開車擋在了吳桐面前,將她強制摁到了車內。 林建東打電話約吳桐跟厲仲謀見面,吳桐拒絕,此時她卻發現厲仲謀二人竟然在她的身後。 厲仲謀向吳桐詢問,他們認識嗎?她利用張曼迪處心積慮的到底是什麼目的?吳桐說她什麼都不想要,只要童童。 林建東告訴厲仲謀,透露私生子事情的人是趙國華,厲仲謀卻認為此事不重要,要求林建東立即安排律師,他要拿下童童的撫養權。 張曼迪與厲仲謀一起出席慈善會,期間她表示非常的喜歡童童,願意跟他在一起。 厲仲謀表示他只要童童而不要吳桐,張曼迪笑著詢問他們將來有了孩子,他會不會也這樣對她?厲仲謀說不會,因為他是不會跟她結婚的,張曼迪聽此差點摔倒。 吳桐被房東趕 厲仲謀要求建東去查查,剛才的房東是受誰指使的?他希望那個人不是她。 徐經理把吳桐叫到公司,笑笑讓他小心一點。 例會上徐經理宣佈人事決定,新的人事組長由吳桐接任,為此吳桐十分的意外。 吳桐向曹總保證,以後一定會好好的工作,得知她的底薪被提升了百分之二十,吳桐激動的向曹總道謝。 曹總交給吳桐一個新案子,吳桐認為她現在的身份很難接觸到梁總梁瑞強,曹總則說吳桐本身關係不強,可是間接關係就很強,讓她明天在高爾夫球場說服梁總。 吳桐在高爾夫球場等待著梁瑞強,當她看到厲仲謀也來到這裡,不由的緊張,此時梁瑞強助理叫吳桐過去。 吳桐想要拿出公司資料給梁總看,梁總阻止,邀請她一起打球,吳桐說她不會,厲仲謀邀請梁總一起打球。 吳桐無聊的走在咖啡廳,笑笑打來電話詢問結果,吳桐認為梁瑞強別有用心。 犯困的吳槽坐在沙發上睡著了,厲仲謀發現她不忍心將她吵醒。 向峻來到咖啡廳發現了吳桐,看到她臉色不好,於是上前將她叫醒,給她叫了一杯熱水。 向峻二人正在聊天時,助理過來喊厲仲謀,得知厲仲謀也在咖啡廳內,吳桐緊張的被熱水燙傷手。 厲仲謀給吳桐送燙傷膏,意外的聽到了吳桐跟向峻的談話,生氣的將燙傷膏扔到了垃圾筒裡離開。 路上林建東告訴厲仲謀,指使房東趕走吳桐的是厲伯母,還有吳桐之前跟向峻不認識,是向峻主動走進這個案子的。 厲仲謀聽此覺得向峻是衝著他來的。 向峻向吳桐講起這個奪子官司,吳桐請求他一定要幫忙打贏官司,因為童童給她的生命都重要。 向峻說如果他們想要打贏官司的話,就要打同情牌。 園長讓厲仲謀給圖書館起一個名字,厲仲謀起名圖書館就叫童童圖書館。 老師將童童跟可可帶到了厲仲謀面前,看到厲仲謀跟孩子在一起的畫面,林建東感嘆要不要把這一幕拍下來,寄到各大網站賣個好價錢。 張曼迪給厲仲謀打來電話,心不在焉接電話的厲仲謀令張曼迪十分的生氣。 童童問爸爸,他是不是爸爸跟媽媽玩火玩出來的?厲仲謀讓童童可可先回教室,之後向林建東詢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向峻帶著吳桐去法院,林建東提醒向峻,五年前他父親的公司可是被厲氏整得很慘,厲仲謀告訴向峻,他想跟自己鬥還差得遠呢。 張曼迪來到法庭,記者們爭相著採訪她,審判長要求大家肅靜。 法庭上吳峻和王律師各持己見,台下的聽眾議論紛紛,審判長宣布休庭半個小時再議。 張曼迪追上厲仲謀,厲仲謀告訴她,之所以讓她留在身邊是因為她聰明,如果發現哪一天她變笨了,很快就會讓她消失。 向峻叮囑吳桐,眼淚是她最後的武器,關鍵時候想想她的兒子,呆會上庭她的任務就是裝柔弱,贏得最大的同情分。 王律師勸厲仲謀將證據拿出來,一舉打贏官司,省得夜長夢多。 林建東勸厲仲謀此時不要有婦人之仁,在林建東二人的勸說下,厲仲謀拿出了證據。 法庭開庭,向峻向吳桐提問,吳桐哭著講述她撫養孩子的過程。 吳桐母子分離 法庭上,厲仲謀要求跟向峻對話,審判長同意。 王律師出示新的證據,證明吳桐無法照顧好一個小孩子。 大家觀看吳桐家裡著火的視頻,之後王律師拿出吳桐深夜不歸的照片,還有厲仲謀中童童在一起的開心的照片。 審判長再次宣布休庭,四十分鐘後宣布結果。 吳桐追上向峻,向他詢問此次他們會贏嗎?向峻生氣的指責吳桐,為什麼那些視頻跟照片她竟然會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在耍他?厲仲謀走了過來,指責吳桐作戲很有一套,之後他將吳桐推進了一個房間裡。 厲仲謀問吳桐到底想要什麼?是不是厲家女主人的位置?厲仲謀離開房間後向峻衝了過去,吳桐發抖的說她可以。 法庭宣判,童童的撫養權歸厲仲謀所有,吳桐聽到這個結果所有的希望都破滅了。 厲仲謀告訴吳桐,童童的撫養權歸他後,她將很難見到童童。 吳桐衝上前狠狠的打了厲仲謀一耳光,之後跑著離開法庭。 向峻追上吳桐,吳桐傷心的趴在他的懷裡哭泣。 向峻被吳桐的母愛所感動,他向吳桐承諾,這件事情還沒有結束,讓吳桐一定要相信他。 張曼迪關心厲仲謀的臉還疼嗎?厲仲謀問她哪天會不會像吳桐那樣對他?張曼迪否認。 看著傷心欲絕的吳桐,美玲哭著勸說她,一聽到兒子回來,吳桐擦乾眼淚衝出去抱住兒子。 看著媽媽的眼淚紅紅的,童童上前幫她呼一呼。 張源帶著美玲離開,把更多的時間留給吳桐母子。 厲媽媽忙活著幫童童挑選好的學校,厲仲謀提醒媽媽,他們現在贏回的只是童童的人,而不是他的心,現在他們應該想的是讓童童怎麼接受他們兩個,同時他告誡媽媽,請不要拿她當年對自己的那套對待童童。 看著吳桐一直坐在那裡發抖,向峻問她沒事兒吧?因為明天就是法庭裁決交出童童的時間,所以他勸吳桐明天不要去學校了。 厲仲謀等待在學校門外,媽媽打來電話讓他晚上帶孩子回去見她。 童童坐上了爸爸的車子,吳桐躲在遠處望著,看著兒子離開,她不停的追在車子後面。 吳桐發現媽媽在車後,不停的招手讓媽媽快點,厲仲謀下令停車,童童下車後跟媽媽抱在一起。 林建東指責吳桐今天的日子追車不合適,童童不明白林叔叔在說什麼?厲仲謀蹲下來想要告訴童童真相,吳桐阻止,她向童童謊稱要去魔法學院學習了,讓爸爸以後陪著他。 童童不願意跟著爸爸走,吳桐將兒子的手交到了厲仲謀的手中。 厲仲謀帶著童童回家,陳伯一見到童童便說他真像厲仲謀,呆會兒厲姐見了一定喜歡。 厲仲謀帶著童童走進他的房間,童童睜開眼睛看到那些玩具十分的喜歡,他說這個房間比他家大了許多,媽媽見了一定會喜歡的。 厲媽媽走過來告訴童童,這是他的房間,跟他的媽媽一點關係都沒有。 童童一見到奶奶便嚇的不敢說話,爸爸讓他跟奶奶打招呼。 厲芷寧當著童童的面告訴厲仲謀,童童進了這個家門,那個女人跟他任何關係都沒有。 厲仲謀一把將童童抓住,童童不喜歡奶奶,他吵著要回家,厲芷寧指責他一點教養都沒有,要求將他關起來。 童童躲在房間裡不出來,他吵著要回家找媽媽,厲仲謀守在那里安慰他,被童童打臉也毫不在意。 吳桐一人傷心的坐在街上,想起法庭的宣判,吳桐渾身發抖。 美齡打來電話詢問她在哪裡,並勸她一定要堅持住。 吳桐無助的走在街上,被逃跑的小偷撞倒在地,警察將昏倒的吳桐送去醫院。 童童一直吵著要媽媽,奶奶和英姐拉著他洗澡。 厲仲謀給吳桐打電話,從警察那裡得知吳桐受傷的消息。 童童失踪 厲仲謀去醫院看望吳桐,看到她睡著了,於是坐下靜靜等待,等著等著便睡著了。 院長走過來跟厲仲謀打招呼,厲仲謀詢問是否可以將吳桐帶走?接受家庭醫生的治療?院長同意。 得知厲仲謀要將她帶去見童童,吳桐十分激動,跟著厲仲謀離開。 厲仲謀讓保姆將吳桐扶進房間,吳桐執意自己走過去,厲仲謀走上前將她抱起,直接抱到了童童的房間。 童童躺在床上一直哭泣,看到媽媽來了,童童跑過去詢問她的腳傷。 童童問媽媽他何時才可以回家?吳桐告訴兒子,這裡就是他的家。 吳桐抱著童童給他講哈利波特的故事,很快童童就在她的懷裡睡著了。 向峻跟張曼迪一起聊天,他看得出來曼迪很在乎厲仲謀,作為前任他提醒曼迪,在她還沒有遍體鱗傷的時候離開他。 陳伯給了吳桐一筆錢,同時告訴他,厲仲謀讓她快點離開這裡。 看到袋子裡的那些錢,吳桐生氣的要求他將錢拿走。 此時厲仲謀靜靜的站在二樓的陽台,吳桐當著他的面將錢撒落一地,之後生氣的離開。 美玲看到司機扶著吳桐回來,得知厲仲謀大半夜的把吳桐叫走,一大早的就叫她回來,她生氣的罵司機他們就是王八蛋。 吳桐抱著美玲哭泣,她說她失去童童之後連站起來的勇氣都沒有,美玲安撫她,扶著她一起上樓。 笑笑幫吳桐擦桌子,同事走過來說風涼話,為此二人絆起了中嘴,徐經理走過來呵斥二人。 夜裡吳桐在酒吧喝酒,向峻走過來阻止。 吳桐訴說她撫養童童的艱辛,不過她現在認為沒有了童童,所有的希望都沒有了。 向峻阻止她繼續喝酒,被吳桐狠狠的咬了手臂。 向峻將吳童扶到了家裡,吳桐不停的吐酒,向峻上前將她扶起,此時他愣下來靜靜的看著吳桐的這張臉。 吳桐推開向峻,執意自己趴在浴盆上洗臉,向峻在外面等待,等了一會兒走過去查看,發現吳桐趴在浴盆上睡著了,於是將她抱到了床上。 第二天一早吳桐醒來,發現自己的衣服被人換了,不禁緊張了起來。 向峻走過來告訴她,他雖然風流但是不下流,之後他做吳桐的思想工作,勸她振作起來,只要她振作起來,他就會全力以赴的幫她。 吳桐承諾不會讓他失望的,也不會讓童童失望的。 向峻送吳桐去公司上班,臨行前他給吳桐鼓氣加油。 厲仲謀給吳桐打電話,接過電話的吳桐差點暈倒,她著急的呼喚向峻回來,因為童童不見了。 向峻帶著吳桐去厲家找童童,管家不允許她進去,雙方爭執時吳桐被推倒在地,向峻生氣的上前指責他。 厲芷寧被推了出來,她呵斥吳桐出去。 厲仲謀回來,他說吳桐是他叫回來的,他需要吳桐幫忙找到童童。 厲芷寧認為童童說不定就是吳桐藏起來的,向峻作證昨晚到現在吳桐跟他在一起,厲仲謀聽此心裡有些不舒服。 厲仲謀猜測童童不見會有兩個原因,他拉著吳桐邊走邊說。 厲芷寧抱怨厲仲謀跟吳桐這樣的女人混在一起,年紀輕輕的不求上進。 向峻指責厲芷寧當年不也是這樣的女人嗎?同時他指責厲芷寧,當年厲家搶了向家的環保計劃,在商場上他們是贏了,可是這輩子,他們母子在感情上都是失敗者。 厲仲謀猜測童童可能是遭到綁架了,吳桐聽此緊張起來,她指責厲仲謀打亂了他們的生活,童童會這樣全都是他造成的。 吳桐給美玲打電話,詢問她是否看到了童童?美玲否認。 吳桐著急的回到家裡查看童童是否在家,結果卻是失望一場。 林建東打電話向厲仲謀報告尋找童童的結果。 吳桐與厲仲謀不停的尋找童童,可是卻一點結果都沒有。 厲仲謀給吳桐買了盒飯,吳桐邊吃邊哭,她詢問厲仲謀,如果童童真是被綁架了,他會不會出錢救兒子?吳桐哭著請求老天爺,只要童童回來了,孩子歸誰都可以。 厲芷寧打電話給厲仲謀,詢問童童是否被找回來了?同時她叮囑厲仲謀,如果是吳桐搗的鬼,一定不會放過她的。 林建東將童童的照片給小弟,要求他們不管用什麼方法,一定要找到童童。 童童被找回 向峻向男子打聽童童不見最大的可能是什麼?男子說無非就是謀財或者是報復,向峻認為報復是最大的可能性。 厲芷寧要求管家給王老闆打電話,希望通過王老闆的關係找出童童。 管家告誡厲姐,如果給王老闆打電話,恐怕會對童童不利,所以還是再等等。 厲仲謀送吳桐回家,向峻告訴吳桐,他懷疑是趙國華對童童不利。 厲芷寧給厲仲謀打電話,讓他趕緊回來準備贖金,因為剛才綁匪打來電話,厲仲謀卻執意要求報警。 吳桐請求厲仲謀拿錢救童童,厲仲謀執意報警,吳桐罵他沒有感情,指責他拿童童當做是報復自己的工具,之後她拿出厲仲謀的支票,要求他在上面簽字。 厲仲謀讓她想清楚,等她收了這張支票,她再也沒有資格見童童。 吳桐哭著說她只要童童平安。 厲仲謀給林建東打電話,立刻報警,同時封鎖童童失踪的消息。 警察在厲家準備著一切,厲仲謀一回到家便被媽媽呵斥,厲仲謀認為報警是最正確的選擇。 厲仲謀與林建東分析童童的情況,厲仲謀要求他繼續派人查找線索。 家裡的電話響了,大家不由的緊張了起來,厲仲謀鎮定的上前接電話,得知是張曼迪打來的電話,大家鬆了一口氣。 張曼迪邀他晚上一起參加慶功宴,厲仲謀拒絕。 厲芷寧因為擔心童童而不吃飯,厲仲謀親自端著飯給她送過去,他向媽媽承諾,一定會把童童找回來的,會不惜一切代價保護童童的安全。 電話又響了,警察們趕緊做好監聽的準備。 綁匪打來電話,厲仲謀故意拖延時間,可是綁匪非常的狡猾,要求孩子的母親去工廠交贖金。 得知綁匪要求吳桐交贖金,吳桐一口答應,為了童童她什麼都不害怕。 吳桐獨自一人帶著錢去見綁匪,厲仲謀在外面等著著急,衝動的想要衝過去,林建東勸阻,可是沒能攔得住他。 綁匪要求吳桐放下錢離開,吳桐執意不肯離開,並大聲的尋找童童。 綁匪衝了出來掐著吳桐的脖子,此時厲仲謀衝過來與綁匪撕打了起來,綁匪見狀掏出了刀子,雙方搏鬥的時候警察衝了過來將綁匪抓住。 綁匪被拿下了口罩,厲仲謀發現他竟然就是趙國華。 警察審問趙國華,他究竟把孩子藏到哪裡了?趙國華說他不知道孩子在哪裡。 警察告訴厲仲謀二人,趙國華沒有綁架童童,他們現在應該繼續尋找童童。 厲仲謀送吳桐回家,吳桐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面哭泣,厲仲謀走過去安慰她,同時她讓吳桐好好想想,童童會在哪裡?吳桐說童童害怕的時候會躲起來。 厲仲謀突然想到了天台,於是跟著吳桐一起去尋找,最後他們終於找到了坐在那裡睡著的童童。 童童睡著了,厲仲謀將他抱到了床上,他向吳桐承認,童童跟媽媽之間是有一些矛盾,不過他會解決這些的。 見吳桐想要要回孩子,厲仲謀讓她想都不要想。 吳桐坦言她會上訴,厲仲謀分析她這樣做的後果。 童童喊媽媽,吳桐發現他發燒,打算送他去醫院。 童童不願意去奶奶家裡,並將自己關到了房間裡,吳桐做他的思想工作。 吳桐拿下探視權 因為童童的體溫不算太高,所以吳桐給他用了退熱貼。 厲仲謀詢問退熱貼管用嗎?吳桐告訴他物理降溫是最保險的,之後她告訴厲仲謀,童童很乖,請他以後對童童好一點。 夜裡厲仲謀躺在沙發上睡覺,第二天一早醒來,感覺渾身酸困,起身的時候發現了垃圾筒裡的筆記本,於是將它撿起裝了起來。 厲仲謀走進童童的房間,看到睡著的吳桐母子,發現童童還是像吳桐的。 吳桐醒來,厲仲謀詢問童童想吃些什麼?吳桐建議吃一些清淡的粥。 厲仲謀給林建東打電話,讓他準備一些清淡的早餐。 厲芷寧給厲仲謀打電話,叮囑他不要太慣童童,因為玉不琢不成器。 吳桐請求厲仲謀,讓童童在家里呆幾天,等他好了就送回去。 厲仲謀不同意,抱著哭泣的童童離開。 因為厲仲謀將童童帶到了他那裡,所以厲芷寧跑去大吵大鬧,在厲仲謀的堅持下厲芷寧答應讓童童在那裡住兩天,兩天后讓老李來接他回去,之後他告訴厲仲謀,她已經向法庭申請,禁止吳桐的監視權,讓厲仲謀見律師談談,盡快把這件事情處理好。 吳桐被徐經理叫到了辦公室,徐經理讓她盡快的把梁氏的案子拿下來。 吳桐認為梁氏並沒有意願跟他們合作,徐經理執意讓吳桐拿下樑氏。 向峻給吳桐打電話,說起一個壞消息:厲仲謀向法院申請,禁止她的探視權。 吳桐去事務所找向峻,向峻建議吳桐找醫生開具她健康的證明,還有她升職加薪就證明她的能力,這樣一來他們不僅可以勝算,說不定還可以奪回撫養權。 吳桐想明白了,厲仲謀雖然話說的有些難聽,不過童童跟著他更有前途,只要讓她每週見到童童就好。 厲仲謀帶著童童去公司,林建東告訴厲仲謀,那間屋子已經按照他的要求準備好了。 厲仲謀讓童童閉上眼睛,當童童看到那間玩具房時十分興奮。 厲仲謀告訴林建東,中午的預約全部取消,他要陪著童童吃飯,得知童童想吃漢堡,厲仲謀讓林建東去準備。 在徵求過童童的意見後,厲仲謀帶著童童去找張曼迪。 張曼迪讓厲仲謀安心的工作,承諾她一定會照顧好童童的。 張曼迪帶著童童去拍攝現場,看童童挺聽曼迪的話,林建東感嘆張曼迪對小孩子還真有一套。 林建東和童童都穿上古裝衣服,然後二人拿著劍舞了起來。 張曼迪將照片拍了下來給厲仲謀發了過去。 張曼迪特意為童童準備了影棚,而且送給他一本《哈利波特》的書。 厲仲謀二人安頓好睡著的童童,二人開始飲酒作樂。 林建東告訴厲仲謀,吳桐向法院申請對童童的探視權,傳票已經到了。 厲仲謀說他會考慮此事的。 法官告訴吳桐,厲仲謀想要採取庭下調解。 林建東代表厲仲謀來到法院,法庭開始調解,雙方律師激烈的爭辯起來。 法官聽過向峻準備的孩子錄音後,當庭決定吳桐持有每週探視孩子的權利。 厲仲謀同意調解書 厲仲謀告訴向峻,他會讓討厭的人從面前消失的。 向峻說他已經領教過厲仲謀的手段了:剛開始搶走自己父親的環保計劃,接下來從一個可憐女人的手中奪走兒子,不過接下來,自己會讓他敗的一無所有。 此時後面的車子一直在按喇叭,厲仲謀下令開車。 林建東向成仲謀抱怨,說那個向峻也太囂張了,要不是看在……早就收拾他了。 吳桐忙著加班工作,向峻打來電話,問她這個工作狂忙完了嗎?吳桐忽然想起向峻,趕緊收拾包下樓去見他。 向峻帶著吳桐去酒吧喝酒,他說這裡的調酒師是從美國請過來的,跟他在美國時喝的酒一模一樣。 吳桐勸稱他在美國的生活挺糜爛的,向峻讓她看人不要光看外表。 吳桐擔心這裡的消費很貴,向峻認為沒什麼,因為今天打敗了厲仲謀,花點錢也是高興的。 吳桐問他為何不喜歡厲仲謀,他可是商業奇才。 向峻指責厲仲謀上位快是因為他夠狠夠絕情。 林建東跟朋友去酒吧喝酒,他無意中看到向峻跟吳桐在一起跳舞。 向峻跟吳桐邊說邊喝酒,他問吳桐是個什麼樣的女人?她當初是怎麼跟厲仲謀好上的?吳桐笑稱她是一個正在讓自己變聰明的女人。 吳桐跟向峻講起了她對厲仲謀一見鍾情的故事,後來她拿到了去厲氏實習的資格。 聽完吳桐的故事向峻說她是個傻瓜,竟然會相信愛情,因為這個世界上連親情都信不過。 吳桐跟向峻講起她周密的還款計劃,向峻阻止,因為他現在對錢根本不感興趣,之後他問吳桐,家裡的小時工她願意不願意去做?吳桐笑稱合作歸合作,價格上絕不能打折。 張曼迪翻看吳桐的那本日記,厲仲謀走過來將日記奪下。 張曼迪說她最近跟童童玩的很開心,相信過不了多長時間他就不會吵著見媽媽了,不過如果再多一個小朋友的話,童童會更開心的。 厲仲謀二人親吻,此時家裡打來電話,得知童童現在鬧情緒,厲仲謀二人趕緊趕了回去。 童童將自己關在房間裡哭泣,一直吵著要媽媽。 張曼迪變巧克力給他,哄他去房間睡覺。 厲仲謀向曼迪表示感謝,之後深深的吻她。 吳桐回到家裡,向峻打電話讓她喝點水醒醒酒。 保安告訴向峻,電梯深夜檢修,他只能走樓梯了。 向峻費了一番力氣爬上了十九樓,在門口發現有兩箱行李。 向峻正在洗澡的時候保安敲門,因為有位小姐困在電梯裡了,而那個小姐一直在喊著他的名字。 向峻詢問裡面的人是誰?梁躍琦吵著讓向峻趕緊去救她,向峻說他有密閉空間恐懼症。 梁躍琦從電梯裡出來後,向峻背著她上樓梯。 向峻說梁躍琦直接來到這裡不好,讓她爸媽知道就麻煩了。 梁躍琦抱怨向峻當年上學讓她英美兩國兜著跑。 夜裡向峻睡著的時候梁躍琦偷偷溜進他的房間,輕輕的撫摸著他的臉。 第二天一早梁躍琦醒來,看到向峻留在桌子上面的字條跟錢,不禁十分的生氣。 吳桐告訴向峻,厲仲謀打電話約她談,向峻提醒吳桐,不管厲仲謀提出任何條件都不要答應。 吳桐去遊樂園,厲仲謀帶著童童走了過來,吳桐母子相見高興的抱在一起。 吳桐問厲仲謀是否看調解書了?厲仲謀說吳桐看起來並不像表面上那樣天真單純,她還學會了用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不過這次看在童童在面子上就算了,調解書周一他會送到法院去。 吳桐愣了,轉眼她跳起來樂呵,因為這樣一來就意味著她可以每週去見童童了。 吳桐陪向峻參加酒會 厲仲謀詢問吳桐,她是在什麼時候懷上童童的?吳桐想起了當年的事情:厲氏集團的周年慶上,美女們都等待著厲總,因為他未到而失望離開。 吳桐在電梯口意外的看到了厲仲謀,於是跟了上去。 厲仲謀坐在酒吧一杯接一杯的喝酒,吳桐也在旁試著學喝酒。 厲仲謀接到電話後便離開,此時酒精的作用讓他腹痛倒在地上,吳桐上前關心他,厲仲謀將她當成了阿曼達親吻。 第二天一早吳桐醒來起身跟厲仲謀打招呼,厲仲謀讓她收了那張支票,忘了昨晚。 吳桐告訴向峻,厲仲謀答應了法院的調解,所以她要好好的工作,等條件好了她不要光探視權,而且把撫養權都奪過來。 向峻笑稱等到時候打官司的時候給她打八折。 吳桐一到公司,徐經理就將她叫到辦公室,詢問梁總那邊的問題解決的怎麼樣了?吳桐說梁總不接電話,她連見梁總的機會都沒有。 徐經理承諾,只要她拿下這個大單子,升她為部門經理也不一定。 向峻收到了梁瑞強的請柬,得知他要在六月二日為梁躍琦舉辦接風派對。 梁瑞強給向峻打電話,詢問他是否收到了請柬,並說到時候他父親也會出現,向峻本想推辭,但礙不過面子只能答應。 厲仲謀也收到了梁瑞強的請柬,林建東問他打算帶哪個女友出現?厲仲謀問林建東做他的舞伴行不?林建東聽此藉口離開。 吳桐在向峻家裡做小時工時向峻出現在她身後,著實把她嚇了一跳。 向峻問吳桐明天週末有何打算?吳桐說她要加班工作。 這時吳桐的手機響了,厲仲謀讓她去厲宅吃飯,一個小時後到公司去接她。 厲仲謀帶著吳桐去厲宅,厲芷寧指責吳桐為何會來?得知吳桐取得了童童的探視權,厲芷寧十分的生氣,要求厲仲謀馬上上訴,厲仲謀說已經決定的事情是不會改變的。 厲芷寧約吳桐談談,她指責吳桐這招使的並不高明。 吳桐明確的告訴她,除了兒子她別無所求。 吳桐拒絕了厲芷寧所給的那張支票,她明確的告訴厲芷寧,就算她拿整個厲氏給她,她也不會賣掉兒子。 吳桐回到家裡發現門口的袋子,回到家打開發現裡面竟然是向峻送的禮服。 梁氏酒會上,大家在議論著厲仲謀今天會帶誰參加酒會?此時張曼迪挽著厲仲謀的胳膊走了過來。 吳桐挽著向峻的胳膊出現,惹得大家十分的吃驚。 當吳桐看到厲仲謀也來到酒會,不禁十分的意外緊張。 酒會上,張曼迪當著梁瑞強的面故意差辱吳桐,吳桐講起了草原上獅子母子的故事,並詮釋了她對幸福的定義。 吳桐的表現令向峻十分的意外。 梁躍琦拉向峻聊天,她坦承從十二歲就喜歡他了,現在整整喜歡他十年了,而爸爸也想給梁氏找個繼承人。 得知昨天是梁躍琦讓梁瑞強給自己打的電話,向峻十分的生氣。 吳桐本想藉機會向梁瑞強詢問計劃書的事情,此時厲仲謀走了過來打斷了他們的談話。 厲仲謀吳桐參加親子日活動 向峻跟張曼迪一起跳舞,她感嘆沒想到吳桐會是向峻的女友,向峻說當年厲仲謀將曼迪從他身邊搶走,如果這樣這叫禮尚往來。 梁躍琦看到曼迪跟向峻一起跳舞,心裡很不是滋味。 梁躍琦獨自一人走在花園裡,看到吳桐在那裡,於是上前打招呼。 吳桐解釋她跟向峻的關係,得知吳桐並不是向峻的女友,梁躍琦十分的興奮。 厲仲謀向林建東詢問向毅是否來了?林建東說還沒有,不過剛才聽說厲伯母快到了。 厲仲謀不明白他們到底在玩什麼把戲?張曼迪走了過來,二人正在聊天開玩笑的時候向峻走了過來,向峻說今晚這個酒會所有的父輩人都會來,這是敘舊呢還是憶情呢?張曼迪打斷他的問話,讓他去陪一下孤單的吳桐。 梁躍琦碰到了張曼迪,張曼迪故意告訴她,向峻對跟厲仲謀有關係的事特別感興趣,特別是女人。 吳桐胃疼,向峻著急的去給她準備熱水。 厲仲謀看到向峻跟吳桐在一起誤會,他走過來告誡吳桐,不要讓她影響到兒子,如果她還敢跟向峻糾纏不清,保證讓她再也見不到童童。 向峻走過來指責厲仲謀就是這樣對待女人的嗎?吳桐要拉向峻離開,向峻將手中的杯子生氣的摔到了地上。 吳桐跟向峻道歉,因為她搞砸了向峻的酒會。 向峻說這不怪她,換作任何一個人都看不慣厲仲謀的所作所為。 吳桐詢問向毅跟向峻是何關係?向峻告訴吳桐,向毅是他父親,之後他講起了他的家庭。 吳桐跟向峻講起了小男孩的故事,所以她勸向峻,不管他的親人對他做了什麼,給他們一個解釋的機會,也給自己一個機會。 厲芷寧向厲仲謀抱怨,吳桐那個女人挑撥,害得他跟向峻差點打起來。 厲仲謀讓媽媽不要把事情牽扯到一個無辜女人的身上,之後她詢問母親,她今天參加酒會到底是為了他還是為了她自己?厲芷寧聽此十分的生氣。 向峻接到了爸爸的留言,向毅為了昨天晚上沒能出席酒會而感到抱歉,讓他有空的時候回家吃個飯。 美玲跟吳桐一起做飯,吳桐一直心來在焉,因為徐經理非咬住梁氏的案子不放。 美玲聽此建議她去找厲仲謀幫忙。 晚上吳桐送童童回去,童童說下週他們學校舉行親子日活動,他想讓爸爸媽媽一起去。 吳桐說爸爸工作忙,她一個人去就行了,童童不答應,嘟著臉不高興。 厲仲謀告訴吳桐,下週他要參加童童的親子日活動,吳桐詢問她要不要一起去?厲仲謀反問她不是童童的母親嗎? 梁躍琦去事務所找向峻,向峻將她關到了門外。 向峻去公司樓下接吳桐,詢問她明天有什麼活動?吳桐說她要去參加童童的親子日活動。 向峻提議明天送吳桐去,得知厲仲謀也要去,向峻十分的生氣。 向峻講起了五年前厲仲謀搶走了公司的環保計劃,吳桐納悶厲仲謀為何要這樣做?向峻指責厲仲謀就是這樣損人不利己。 童童一家三口穿著親子裝參加親子活動,第一輪比賽的時候厲仲謀跟吳桐配合的非常好而獲勝,臨近終點的時候吳桐一不小心倒在厲仲謀身上,此時她的臉忽然紅了。 第二輪比賽還是童童家庭獲勝,老師宣布整個比賽都是童童家獲勝。 仲謀躍琦相親 厲仲謀教導童童,男子漢除了要有憐憫之心外,還要胸懷天下。 童童問什麼是胸懷天下?是不是胸很大?童童的發問惹得吳桐樂呵了起來。 此時突然一個背著老太太的男子攔下車子,請求他們救救生病的老母親。 吳桐下車準備幫助他們,厲仲謀阻止吳桐,指責他頭腦簡單,吳桐不顧他的反對執意幫助男子攔車,可是一輛出租車都沒停下來,這時厲仲謀開著車子走過來。 吳桐在醫院安頓好男子母子後走了出來,厲仲謀問她怎麼那麼容易相信陌生人?吳桐說她天性比較樂觀,所以生活的特別簡單,同時她向厲仲謀承諾,等她發了工資就還那兩千塊錢。 第二天吳桐起床生病不舒服,她給美玲打電話,美玲聽她的聲音不對勁,建議讓張源陪她去醫院,吳桐拒絕。 吳桐打算給厲仲謀打電話,但卻又猶豫,此時向峻打來了電話,待吳桐打開門後發現向峻就在門外,而且手裡提著早餐。 向峻細心的照顧吳桐,吳桐感嘆生病的時候有人照顧真好。 厲仲謀工作的時候一直在偷著樂,林建東說他今天有點不對勁,因為他最近有點會笑了。 厲仲謀扔給他十個投資計劃書,讓他三天之內寫個報告,免得他沒事觀察老闆。 厲芷寧給厲仲謀打電話,讓他陪梁躍琦吃個飯。 吳桐躺在床上想起向峻說過的話,此時向峻在外面打電話,他拒絕了一個案子。 向峻走到吳桐的房間,吳桐趕緊裝著睡著的樣子,向峻輕輕的靠近她的臉,本想親吻她卻又停了下來,之後輕輕的離開了吳桐家。 厲仲謀與梁躍琦去相親,梁躍琦讓他不要太在意,因為她要找個愛的人把自己給埋到婚姻的墳墓裡。 向峻給吳桐買了感冒藥,維生素還有水果跟麵包,此時梁躍琦打來電話,訴說她跟厲仲謀相親的事情,向峻沒說兩句便掛斷了電話。 向峻握著吳桐的手放在他的胸口,希望吳桐能給他一個機會,在她的身邊關心她,照顧她,守護她。 張曼迪去向峻的公司,提起梁瑞強中意厲仲謀,還安排他們相親,而梁躍琦中意的人卻是他,他是怎麼想的?向峻說梁躍琦是溫室裡的小花,不是外面的野花,不能亂採,而吳桐不是野花,而是一顆小草,她越是堅強別人就越想保護她。 張曼迪告誡向峻,當初他幫助吳桐只是拿她當成報復厲仲謀的工具,希望他能從戲裡抽身,明白戲的遊戲規則。 上班的路上林建東看到了報紙上張曼迪的緋聞,於是打電話約她晚上見面。 厲仲謀將緋聞報紙遞到了張曼迪的手中,張曼迪解釋,保證會處理好這件事情。 厲仲謀跟童童一起燒烤,張曼迪跟吳桐坐下來聊天,她先是提到童童,又提到了向峻,吳桐向張曼迪保證,不會讓厲仲謀知道當初是曼迪介紹向峻給她的。 吃飯的時候張曼迪幫厲仲謀整理衣服,惹得吳桐十分的尷尬。 厲仲謀向吳桐說抱歉,並保證下次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情。 吳桐自責,畢竟她是不請自來。 童童吵著肚子疼,厲仲謀著急帶他去醫院,吳桐阻止,她認為童童應該是吃壞肚子了,並陪他在廁所裡將便便拉出來。 見吳桐盯著童童的糞便觀看,厲仲謀詢問她在做什麼?吳桐說童童的消化不好,肯定是烤肉不熟又吃的太多造成的,幸好她帶了治療消化不良的藥。 厲仲謀留吳桐晚上留下過夜,因為他擔心童童夜裡不舒服。 厲芷寧打來電話,得知吳桐晚上在這裡過夜,所以十分的生氣。 張曼迪製造緋聞 厲仲謀向吳桐講起了他的身世,因為當年媽媽被爸爸拋棄過,她的性格就變得特別的偏激。 吳桐向厲仲謀詢問,她是不是害怕童童跟他一樣恨自己的父親嗎?厲仲謀說他只是不想童童跟他一樣沒有父親。 吳桐在厲仲謀的提議下也講起了她的家庭,並講起了她與厲仲謀是如何如何認識的。 向峻在上班的路上碰到了王叔叔,王叔叔勸他有時間回去看看他爸爸,因為他爸爸心裡還是想他的。 向峻去公司找爸爸,前台說向董事長不在,裡面正在開會呢。 向峻衝進會議室,李叔命令前台先出去,向峻詢問爸爸在哪裡,此時他突然看到視頻裡生病在床主持會議的爸爸。 向峻著急的趕到了爸爸那裡,看到護士正在給他治療。 向毅看到兒子回來十分的激動,詢問兒子在外面生活工作是否都好?並叮囑他在外面多注意身體。 向毅說他現在也是力不從心,詢問他是否能夠回來幫自己?向峻讓爸爸給他一些時間。 向峻告訴吳桐,他沒有想到爸爸竟然會老了那多麼,看到他那個樣子,自己答應接手向氏。 吳桐感嘆太好了,向峻心裡矛盾,他不知道如何面對爸爸。 吳桐講起了他對家人的思念,所以她勸向峻幫助父親渡過難關。 向峻接手向氏,他讓李叔將財務報表拿過來看看,李叔表明他的態度,讓向峻放心大膽的干公司的事情,他們這些老臣一定會鼎立支持的。 厲氏集團新樓盤開盤,記者採訪厲仲謀,問厲氏買下北京的新樓王準備做什麼?厲仲謀說他打算為工薪階層建設樓盤,取之於民用之於民。 大家在言論導演將張曼迪睡了的緋聞,剛好被厲仲謀聽到,不禁十分的生氣,回去的路上他告訴林建東,不想听到再關於這件事情的緋聞。 一女的在公司等待著厲仲謀,厲仲謀讓秘書將她帶到辦公室。 女人一見到厲仲謀便跪下道謝,感謝他那天晚上救了生病的母親,並將欠他的兩千塊錢還給他。 厲仲謀拒絕收下那些錢,讓女人將錢捐到他的基金會去。 女子答應,將帶來的家鄉土地產送給厲仲謀。 吳桐回到家裡,看到厲仲謀在門口嚇了一跳,她詢問童童是不是生病了?厲仲謀否認,並將女子還錢帶禮物的事情告訴吳桐。 厲仲謀提議跟吳桐一起吃個飯,而且就在她家裡吃,他想看看吳桐這幾年是怎麼照顧他兒子的。 向峻看過財務報告後得知公司財務情況不妙,而向氏最大的競爭對手是厲氏,現在唯一能跟他們合作的公司是梁氏,可是梁氏近段時間又突然的態度不明。 梁躍琦接到向峻的電話十分的意外,向峻邀請她一起喝酒。 梁躍琦去酒吧見向峻,向峻向梁躍琦打聽她父親的情況,梁躍琦不想談老爸公司的事情,向峻一直揪著話題不放,梁躍琦開玩笑讓向峻做梁氏的上門女婿,向峻則認為梁氏的女婿就是一吃軟飯的,為此梁躍琦不高興吵了他兩句,向峻生氣的離開。 梁躍琦喝了酒之後去跳舞,一男子上前跟她一起跳舞,並坦言讓梁躍琦陪他晚上睡,梁躍琦聽此生氣的打了他一巴掌,男子生氣的要還手,林建東走了過來阻止,他好心好意的幫了梁躍琦,卻也被她打了一巴掌,他剛要還手,梁躍琦便趴在他身上睡著了。 林建東送梁躍琦回去的路上,梁躍琦脫掉了外套,林建東十分的尷尬。 林建東拿水澆到梁躍琦身上幫她醒酒,不料卻被梁躍琦噴了一臉的口水。 記者會上,記者向張曼迪詢問,厲仲謀花數千萬幫她買下了電影合約,此事是否屬實?他們的關係是否有進一步的發展?他們是否訂婚了?張曼迪表明合約確實是厲仲謀幫她買下的,至於訂婚結婚,希望大家給她一個空間。 厲芷寧看過報紙十分生氣,她打電話向厲仲謀詢問什麼訂婚結婚的事情。 厲仲謀生氣的問林建東,他不是已經打點好電影公司了嗎?怎麼會出現報紙上這種傳聞?林建東說這是張曼迪故意讓大家傳出這種誤會的,根本沒有潛規則這種事情,是張曼迪拿錢到公司製造這種緋聞。 美玲拿著報紙給吳桐看,得知厲仲謀要跟張曼迪結婚,心裡不由的傷心起來。 林建東告訴厲仲謀,他已經聯繫了那些報紙網站,明天不會有任何一家報導張曼迪與他的事情了。 厲仲謀讓他查一下迪亞影視賬面上還有多少錢,然後取出來,他要投資一部新電影,由張曼迪主演,而且要求整個影片在國外拍攝,立即啟動。 林建東感嘆,女人不要太自作聰明了。 仲謀向曼迪提出分手 厲仲謀打電話約張曼迪晚上一起吃飯,張曼迪告訴助理,取消晚上一切的行程。 厲仲謀點了一瓶1982年的紅酒,張曼迪詢問他是要慶祝什麼嗎?厲仲謀讓她先吃飯再說。 飯後厲仲謀向張曼迪提出分手,此言一出令張曼迪十分的意外,向他詢問分手的理由?厲仲謀說他從來沒有愛過她,因為他不喜歡女人騙她,尤其是自作聰明的女人,之後他拆穿了張曼迪自編自演的那些所謂的醜聞跟緋聞。 張曼迪向他認錯,哭著請求他的原諒。 厲仲謀詢問張曼迪想要什麼?張曼迪提出她想要厲氏旗下迪亞影視公司的三成股份,厲仲謀答應,張曼迪希望他不要將分手的消息透露出去,因為她最近有部新的影片要上映。 厲仲謀送張曼迪回攝影棚,臨別時張曼迪向他索要一個吻別,因為他們身後有狗仔隊。 吳桐打電話給厲仲謀,說她有些事情想見他,明天越早見面越好,厲仲謀答應,並說明天早上去接她。 睡夢中的向峻被門鈴聲驚醒,當他打開門發現竟然是張曼迪。 向峻向曼迪詢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張曼迪傷心的說厲仲謀不要她了。 向峻卻舉著酒杯跟她慶祝,因為她終於擺脫了一個不值得她愛的人。 張曼迪握著向峻的手情緒十分激動,她讓向峻趕緊罵她,將她罵醒,因為她不想跟厲仲謀分手。 向峻說厲仲謀那個人不值得她愛,只值得每個人恨他,所以讓她徹底把厲仲謀忘了。 張曼迪卻說她不會就這麼認輸的。 吳桐跟厲仲謀一起吃早餐,她詢問厲仲謀快結婚的消息是否是真的?因為他不是不想結婚嗎?厲仲謀不想重複話題,因為這是他的私事。 吳桐擔心童童的生活受到影響,厲仲謀說童童的生活有任何的改變,到時候會通知她的。 吳桐去公司上班,笑笑與同事正在談論張曼迪與厲仲謀香吻的事情。 吳桐一走過來,笑笑便提起上次網傳知名律師跟厲仲謀因為一個女人而差點動起手來的事情,吳桐讓他們別八卦了趕緊工作。 這時快遞給吳桐送來一束鮮花,讓笑笑兩人羨慕嫉妒恨。 張曼迪開車走在路上,一想起厲仲謀提出分手的事情,便情緒十分的激動。 當她路過吳桐公司門口的時候剛好看到吳桐走出來,於是開車停了過去,邀請吳桐坐車送她回去。 吳桐請求張曼迪勸勸厲仲謀,請求他放棄對童童的撫養權,這樣對他們都好。 張曼迪故意當著吳桐的面說厲仲謀最在意的人有兩個,一個是童童,一個就是她自己,之後並謊稱厲仲謀纏著她生一個他們自己的孩子。 吳桐下車後張曼迪獨自一人坐在車內傷心的哭泣,此時影迷們圍了過來索要簽名,張曼迪著急的開車離開。 向峻一大早就去向氏忙工作,李叔與他談論起了公司的運營情況。 梁躍琦打來電話向他詢問律師方面的事情,向峻以藉為理由掛斷電話,李叔勸向峻對梁躍琦好點,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用上樑氏。 向峻去酒吧見梁躍琦,梁躍琦替朋友諮詢法律上面的問題,順帶提起了向峻幫吳桐打官司輸掉的事情,向峻聽此生氣的要離開,梁躍琦將他拉住跳舞。 梁躍琦向向峻詢問吳桐是他第幾任女友,他是不是因為吳桐是厲仲謀的小媽媽而追他?之後她指責向峻是個花花公子,總有一天會嚐到被女人甩的滋味。 向峻生氣的告訴她,那個女人永遠不可能是她。 梁躍琦喝酒出來剛好遇到了林建東,此時她的鞋跟不小心夾到了陰井蓋里,林建東讓她慢慢拔,之後離開。 一男子上前挑戲梁躍琦,林建東出現解圍,男子誤以為梁躍琦是林建東的馬子。 林建東幫梁躍琦將鞋子拔了出來,並幫她修好了鞋子,梁躍琦纏著他聽厲仲謀的八卦。 吳桐辭職 徐經理生氣的呵斥吳桐站起來,指責她是怎麼盯梁氏的案子的?為了此事他被老總劈頭蓋臉的罵了一通。 吳桐說梁氏對這個案子一直都不感興趣,徐經理指責她除了會給男人生孩子還會幹什麼……笑笑對徐經理的所作所為看不下去了,徐經理呵斥小組的幾個人站起來,因為此次小組業績倒數第一名,所以他讓吳桐決定辭誰?吳桐提出辭職。 吳桐收拾東西離開公司,她給向峻打了電話。 向峻勸吳桐不要因為丟了工作而傷心難過,吳桐說這份工作是她接回童童的希望,因為她不想因為自己而連累同事,所以沒辦法只能離開,可是強顏歡笑真的好難。 向峻勸她可以重新找一份工作,再說兒子永遠是她的。 吳桐哭著訴說她是多麼想童童一直在她身邊,向峻上前將她抱住,勸吳桐站在他的身後,所有的事情交給他來解決。 吳桐拿著簡歷去找工作,好不容易排隊排到跟前,公司的工作人員卻說上午的招聘工作結束了。 厲仲謀打電話給吳桐,說有事情要跟她說,呆會兒讓林建東去接她。 厲仲謀詢問吳桐,創美公司的美玲跟她是什麼關係?因為美玲打他的私人電話想談一個融資計劃,而創美公司這幾年一直在虧損,他認為美玲是想藉吳桐的裙帶關係搞特殊。 吳桐承認美玲是她朋友,但是她公司的事情她是真的不知道。 向峻邀請吳桐到他的公司來上班,不管是律師事務所或者向氏企業都行。 吳桐拒絕,她不想因為他們兩人的關係而去他公司上班,而且她不想別人看不起她。 向峻說吳桐是他的女朋友,去他的公司上班又怎麼了。 吳桐與向峻約定,等過一段時間真找不著工作的話,就請向峻幫忙去他公司上班了。 吳桐在樓下見到了美玲,向她詢問張源最近怎麼樣了?美玲向吳桐說起了張源公司的近況,如果張源公司沒有資金注入的話,張源公司就麻煩了,而現在她懷孕了,各方面檢查之後都說是一個男孩。 吳桐說起美玲這些年對她的恩情,不過厲仲謀今天將計劃書還給她了。 美玲聽此情緒激動,因為她連最後的希望都沒有了。 吳桐勸美玲不要難過了,可以讓張源出去找工作,而且她也可以出去賺錢,賺的錢給他們一半,他們一起養活那個孩子。 美玲擦乾眼淚勸吳桐不要難過,就當那個孩子跟他們無緣了。 厲仲謀取消下午的行程,安排五點到幼兒園。 林建東說完長打來電話,說他資助的幼兒園已經建好了,歡迎他隨時參觀,厲仲謀決定就今天下午。 厲仲謀與林建東參觀幼兒園的時候梁躍琦也去了幼兒園,她將員工捐助的圖書送給圖書館。 厲仲謀帶童童回家,路上童童無意中說起是他將爸爸的電話號碼給美玲的。 吳桐去厲仲謀家裡,請求能不能週六接童童回家住?厲仲謀點頭答應。 吳桐帶童童回家,送給他許多的玩具,吳桐問他怎麼買這麼多玩具?向峻說這不是買的,而是他的珍藏。 吳桐在廚房做飯,向峻跑過去親自動手幫她做飯。 向峻告訴吳桐,創美的計劃書他已經看過了,調查過得知創美的法人就是張源,而現面創美存在嚴重的虧損,需要新的資金注入,而美玲錯就錯在不應該去找厲仲謀,因為厲仲謀根本看不上她這樣的公司,而她可以找新的投資人。 吳桐對自己非常的不自信,向峻相勸。 張源給吳桐打電話,得知美玲不見了,吳桐著急下樓尋找。 吳桐跟張源一起去尋找美玲,期間張源不停的自責,自責他沒用,吳桐在一旁相勸,此時美玲哭著從樹後面走了出來,張源一見到她衝上去將她抱住。 向峻幫助創美 張源告訴美玲,如果她真的不想要那個孩子的話,就讓她出去工作。 美玲哭著卻說她認命,吳桐讓他們別難過了,因為她已經找到了新的投資人。 吳桐帶張源夫婦去見向峻,向峻直言他們的計劃書不夠完善,張源非常贊同向峻的建議。 美玲藉口去洗手間拉著吳桐離開,她詢問吳桐跟向峻是什麼關係?同時勸她一定要好好的把握向峻。 向峻跟爸爸談論起張源的公司,向毅認為他們現在資金缺乏,不適合做投資,他擔心這個項目會拖公司的後腿。 向峻則對創美的發展非常感興趣,看到兒子這麼有信心,向毅讓向峻放手去做。 向峻陪著爸爸去花園裡走走,他勸爸爸不如放棄向豪帝都,向毅則說向豪帝都不僅代表他們向家的根,也代表他們的信念,聽完父親的話向峻決定一定不會讓他失望的。 母校一百週年紀念,校長給優秀的學生頒發證書,厲仲謀等人上台領獎。 唐岳鵬跟厲仲謀相見,厲仲謀問他們萬麗最近有何打算?唐岳鵬說他們萬麗準備開拓一些高檔酒店,聽說向豪帝都虧損嚴重,所以他們萬麗打算注資收購它。 回去的路上林建東告訴厲仲謀,向豪帝都是向氏的姓氏,如果不是虧損的特別嚴重,絕不會將它賣出去,厲仲謀決定就把這個姓氏買回來,林建東詢問他是在害向毅還是幫向毅? 林建東告訴厲仲謀,萬麗跟向氏有意合作,厲仲謀反問他,這樣一來他們就難插手了嗎?林建東則說那可不一定,因為萬麗對厲氏海南房地產很感興趣。 厲仲謀讓林建東給唐岳鵬打電話,他認為唐岳鵬很樂意接受他的一臂之力。 唐岳鵬不明白厲仲謀為何會放棄厲氏海南房地產計劃,而選擇向豪帝都這個虧損的項目?厲仲謀說出了他的理由,唐岳鵬答應厲仲謀的條件與其交換。 厲仲謀給吳桐打電話,向峻故意接了她的電話,吳桐得知詢問他為何要這樣做?向峻說他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得到她。 厲仲謀開車到吳桐家樓下,他給吳桐打電話要求接走童童,同時指責吳桐帶男人回家。 吳桐不同意童童今天回去,並保證明天準時送童童回去。 向峻要回去,臨行前親吻了吳桐的臉頰,厲仲謀看到這些生氣的下車,上前指責吳桐不知道檢點,同時要求向峻離吳桐遠一點。 向峻生氣的告訴厲仲謀,他才是吳桐的男友,請厲仲謀遠點才是。 回去的時候童童告訴爸爸,他希望他們一家人生活在一起,厲仲謀讓童童去說服媽媽。 厲仲謀送給吳桐一束花,吳桐詢問他到底要幹嘛?厲仲謀說他只是想讓童童開心,同時他向吳桐表明心跡:他現在不知道他對吳桐是什麼感覺,在他沒弄明白之前,不准其它的男人出現。 吳桐緊張的拒絕,厲仲謀將吳桐拉住,詢問她是否愛向峻,是否愛他?吳桐想要躲避,厲仲謀再次將她拉住。 吳桐承認曾經愛過他,可是當他搶走童童之後,她知道這五年就是一場夢。 張源與向峻商量計劃書的事情,吳桐走了過去,可是她對計劃書的事情不太懂,向峻提起他請向氏原來的一個經理前來幫忙,那人正在答復中。 林建東告訴厲仲謀,酒店的行政經理突然辭職,需要一個人補上來,他有一個合適的人選,不過那個人曾經在向氏幹過。 厲仲謀將此事將給他去辦。 向峻帶著吳桐去見周茂,周茂說他對電子產品沒有什麼心得,擔心幫不了他們,同時他說出對厲仲謀新的看法跟觀點。 向峻詢問他到底幫不幫忙?周茂實話實說,厲氏找過他,厲氏的工作更適合他。 周茂的決定令向峻十分的受打擊,他生氣的開車離開,吳桐追在身後相勸,此時向峻的手機響了,助理告訴他唐岳鵬放棄對向豪帝都的注資,因為厲仲謀的介入。 向峻生氣的用車子副停厲仲謀的車子,指責他害死了自己的媽媽,害了向氏,活該他這輩子是私生子。 此時吳桐才得知厲仲謀跟向峻是親兄弟。 厲仲謀下車狠狠的給了向峻一拳頭,向峻指責厲仲謀如此狠心的對待自己的父親,還怎麼有臉面跟別人搶兒子,怎麼配點別人的父親? 向峻中陷阱 見厲仲謀一直毆打向峻,吳桐衝上前阻止卻被推到一旁,向峻上前將吳桐扶起,他告訴厲仲謀,他們的賬以後再算。 吳桐向向峻詢問厲仲謀跟他的關係,向峻提起當年爸爸與厲芷寧的事情。 吳桐去找厲仲謀,她說他跟向峻是親兄弟,為何要弄得跟仇人一樣呢?厲仲謀說她只是童童的母親,其它的她不必知道,這件事情跟她沒有關係,讓她不要插手此事。 吳桐故意生氣的說向峻是她男朋友,厲仲謀將她拉住親吻,被吳桐狠狠的甩了一巴掌。 吳桐提著早餐去見向峻,同時開導他,周茂不干他們可以去找別人,只要他們盡心盡力,老天爺一定會幫助他們的。 林建東告訴厲仲謀,向豪帝都的股份將全部歸他們,而樂家的好處就是藉此事收購提升業內的知名度。 厲仲謀叮囑他,讓樂家加快腳步,千萬不能讓向氏知道是他們厲氏在背後操縱。 林建東說向峻現在的確很謹慎,不過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他們會用樂家引誘他。 得知樂家總裁的女兒跟梁躍琦是同學,厲仲謀叮囑林建東,讓梁躍琦為此事牽線搭橋,順便賣個人情給她。 林建東明白厲仲謀這樣做同時是為了讓向峻離吳桐遠點。 張源跟向峻介紹新招來的行政助理楊揚,之後又介紹新的接待員。 看到新的接待員竟然是笑笑,吳桐十分的意外。 梁躍琦約向峻見面,提起樂家願意為創美注資,這樣就可以幫他渡過眼前的難關。 向峻擔心樂家有那個實力嗎?梁躍琦說樂家這二十多年可是一直贏利,拿出這些錢肯定不是問題。 向峻決定有機會去跟樂家談談。 吳桐給厲仲謀打電話,希望童童聽電話。 童童邀請媽媽一起聽爸爸講故事,厲仲謀講起了灰姑娘的故事,詢問她的水晶鞋在哪裡?吳桐說厲仲謀不是她的王子,因為灰姑娘要找的人是真心真意愛著她,想著她,而不是為他犧牲的人。 向峻與樂家簽訂了協議,梁躍琦吵著讓向峻帶她出去玩慶祝一下,向峻讓她別鬧了,改天再帶她出去玩。 梁躍琦擺著一張臭臉坐在那裡,林建東端著咖啡走了過去。 梁躍琦抱怨他們這些臭男人,她好不容易幫向峻與樂家牽線日搭橋,本想著讓向峻帶她出去慶祝,可是他一聲不吭的就走了。 林建東批評梁躍琦,說男人在外面很累的,哪能像她這樣整天嘰嘰喳喳的,讓她稱早回家好好修練去。 梁躍琦認為林建東說話很有道理,所以決定以後聘他為戀愛顧問。 夜裡向峻去了吳桐家裡,他說酒店的事情總算解決了,但對於爸爸來說,此事還不能保住他的命根。 吳桐詢問他有沒有回家跟爸爸說?向峻說起這些年他跟爸爸的隔閡。 向峻向吳桐詢問,自從她知道自己跟厲仲謀的關係後,她有沒有想過自己是在利用她?吳桐說就算是,她也沒有怪他。 向峻在身後抱住吳桐,他承認剛開始利用過她,可是後來一點點的愛上她。 樂總將收購向豪帝都的合同給了厲仲謀,厲仲謀希望樂總幫他先保守這個秘密。 林建東詢問厲仲謀,他打算拿向豪帝都怎麼辦?厲仲謀覺得向豪帝都應該重新開始。 林建東擔心向毅是否會受得了,因為向氏被斬了頭相當於要了他的命。 厲芷寧指責厲仲謀,他為何要對向毅趕盡殺絕,向毅怎麼說也是他的親生父親,他不怕遭報應嗎?厲仲謀態度堅決,厲芷寧希望厲仲謀放向毅一條生路。 厲仲謀則說他這樣做是在放向氏一條生路。 吳桐給厲仲謀過生日 吳桐去接童童,得知厲仲謀帶他去海洋館,而他的電話打不通。 吳桐告訴向峻,童童特別喜歡他帶的玩具賽車,其實他特別想告訴童童,向峻是他的親叔叔。 此時楊揚出現在向峻的視線中,看到楊揚坐到了林建東的車子內,而且林建東親自送她回去,向峻打算親自上前問清楚,吳桐阻止。 她認為事情未必是他們想像的那個樣子,向峻以不舒服為由開車離開。 向峻開車將梁躍琦的車子追尾,得知她在半個小時內著急去機場接朋友,向峻決定送她去。 梁躍琦哭哭蹄蹄的,她說此事都怪向峻,害她連身患絕症的朋友最後一面都沒見著。 向峻安慰她,決定請她吃飯。 向峻喝了許多的酒,梁躍琦將他安排在副駕駛坐上,梁躍琦望著他的臉,輕輕的想要上前親吻他,向峻推開她,他說他愛的不愛他,而不愛的人卻愛他。 梁躍琦抱怨自己哪一點配不上他?之後生氣的離開。 向峻自言自語,他抱怨為何梁躍琦不是她? 梁躍琦獨自一人坐在路邊喝酒,林建東接到電話趕了過去,阻止她繼續喝酒。 梁躍琦抱怨自己哪點比不上她?林建東說她的胸沒她大,梁躍琦聽此將林建東的手放到了她的胸上。 林建東認為梁躍琦真是喝醉了,從後備箱裡搬出一筒水,梁躍琦阻止,並走直線證明她沒有喝醉。 梁躍琦說出他對向峻的那份愛,林建東勸她盡其所能的感動向峻,追求他。 林建東向梁躍琦講起他跟厲仲謀的事情,得知當年林建東為厲仲謀擋了一刀,從此跟著他在一起九年,梁躍琦認為他就是一個Gay,林建東聽此大聲的說他就是一個純爺們,根本不是Gay。 吳桐在樓下見到了厲仲謀跟童童,童童說他和爸爸去吃大餐了,而且給她帶回來了一些,吳桐向厲仲謀道謝。 吳桐請求厲仲謀,能不能晚上讓童童住在這裡,星期天就把他送回去,厲仲謀答應。 厲仲謀詢問吳桐,創美是不是向峻注資的?向氏為了投資真是飢不擇食,而向峻這樣做是不是為了她?吳桐生氣的站起來指責厲仲謀,同進她表態,一定會用盡全力讓創美髮展下去。 厲仲謀問童童,他此次出差幾天,童童想要什么生日禮物?童童想要爸爸的生日蛋糕。 厲仲謀臨走的時候吳桐向他詢問,認不認識一個叫楊揚的女人?厲仲謀否認。 吳桐指責向峻為何要對楊揚那樣的極端?向峻指責楊揚就是公司的內奸,同時他勸吳桐清醒一點。 楊揚做了新的計劃書給吳桐,吳桐拿著計劃書給張源看,張源認為這個計劃書做的不錯,他建議將此計劃書給向峻看,吳桐擔心向峻對楊揚有偏見,所以讓張源拿著計劃書給向峻。 吳桐陪著童童一起為厲仲謀做生日蛋糕,這時楊揚打來電話,說昌平的網點到期了,可是他們不肯續約,但他們手裡有一大批的客戶資料不肯交出來,給張源打電話又聯繫不上。 吳桐聽此匆匆的趕去網點,網點工作人員要求創美先給錢,否則他們就不交出客戶資料。 向峻以律師的身份走了過來,可網點的工作人員根本不被法律所畏懼,吳桐拉住衝動的向峻。 童童打來電話催促吳桐回去,向峻讓吳桐先回去,這裡的事情由他來處理。 吳桐提著蛋糕趕去餐廳,厲仲謀詢問她想吃什麼?吳桐說她隨意。 吳桐趕去洗手間,自責每次都搞得這麼狼狽,同時補了妝匆匆出去。 厲仲謀親自切了蛋糕,童童說媽媽做的蛋糕不好吃,吳桐緊張的望著厲仲謀,讓他不要吃蛋糕了,厲仲謀卻吃的津津有味,因為第一次過生日,有人幫他做蛋糕。 厲仲謀送吳桐回去,待吳桐下車的時候厲仲謀將她拉住,當他靠上前準備親吻吳桐的時候電話響了,楊揚告訴吳桐,整個網點的人都鬧了起來,雙方打了起來,向峻受傷,他們正趕往醫院的路上,吳桐聽此著急的趕過去。 吳桐詢問受傷的向峻,到底是怎麼回事?張源也趕來醫院,向峻認為楊揚不會再出現了,因為現在東窗事發了,吳桐依然認為楊揚不是那樣的人。 得知楊揚有可能是臥底,張源明白怪不得楊揚那麼努力的做計劃書。 此時的向峻才得知那個計劃書是楊揚做的。

次の